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和平:2018年新年寄语

2018年01月05日

过去的两年半,对我,对中国的法律人,都是严酷的考验。但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仍然是自己,我们的理想信念依旧。

公义使邦国高举。没有公义,国家不立。而我们法律人,正是寻找公义、捍卫公义的一群人。不管别人给我们贴什么标签,如何去污蔑我们,但我们相信自己的良心,我们从不迟疑,也不惧怕恶人的攻击。良心的指引,​使我们能分辨善恶,爱人如己,又是我们能宽恕仇敌。

法律是正义的事业,只有依良心行事,秉持正直、公义之心,才能担当这份责任。有人把法律当工具,为自己谋不义之利,以法律之名行邪恶之事,这是法律的大忌。法律人必须看清他们,及时制止他们。不管这个他们是一个人,一个团体,还是一个庞大的系统!一旦有人控制了法律,操纵了法律,公义就远离了“法律”。它由公义的祭坛,就蜕变成了屠夫的肉铺,公民的权利、自由、生命、财产就如同砧板上的肉,随屠夫的心情,任意分解、兜售。

法律是勇者的职业。正因为法律是利益、权力分配的天平,自古以来这个领域就征战不断。恶者想借着操控,偷窃、谋财害命,而公义的勇者,也在以血肉之躯,时时捍卫着法律的公平正义,为那些孤儿寡妇撑起一个系统的公平,使他们的田产、财富、生命不至于沦为强人的点心;与邪恶较量,非勇者不行。捍卫法律的公平正义,必须有无数义士的流血牺牲。

中国的法律人面临的是一个并不公平的法律体系,这个体系在今天已经千疮百孔,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司法系统声名狼藉。成千上万的上访者都是在痛苦中为自己的冤案奔波哀鸣。而这个系统仍旧在机制性的、大批量的生产冤案、冤民......

中国司法的出路在于实现侪判团(jury)制度。侪判团在英国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在美加澳香港运行的非常成功,这个侪判团制度是普通人可以当法官裁断自己邻人的案子,也使邻人来裁断自己的案子。这是人人都可以寻找上帝,人人都可以寻找公义的时代,而不是把寻找公义当成特权,完全寄希望于那些“法官”,完全寄希望于僵死的“法律”。在这套系统之下,我就是法官,良心就是主宰,常识就是判案标准,司法活动就是民众的生活常态。没有什么神秘的,别人能做的,我们也做得到。

实行侪判团制度,95%的案子都可以庭前和解,将大大的节约司法资源。实行了侪判团制度,办案的警察将会出庭接受质证,刑讯逼供、酷刑将彻底离开中国。要知道,酷刑之下,任何案子都可以“侦破”,任何人都可以被诬为罪犯。寻找任意作案人的现实,使施酷刑者和被酷刑者,都可能成为酷刑的牺牲品。酷刑如同巨怪,不论你职位多高,权力多大,都难逃沦为它猎物的命运。

当下,红色娘子军对法院的裁决提出抨击,党琳山律师在保姆纵火案中愤然退庭……都说明现在司法体系已经受到普遍的质疑,不被国民信任。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在当下,阶层分化,利益多元,社会矛盾喷发的当口,侪判团制度的引进,无疑会是一副治病的良药,也是狂风巨浪的诉求之海上的定海神针。望法律人思之,望中国的执政掌权者思之。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愿上帝看顾中国,保守你我。

李和平
2018年1月3日

——转自李文足(王全璋妻子)@709liwenzu(2018-01-0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6期,2018年1月5日—1月18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