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图)

2018年08月23日


陈卫、陈兵两孪生兄弟(网络图片)

陈卫、陈兵系同卵双胞胎兄弟,无论正面、背影、侧面、坐立行走的姿态甚至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尽管各自成家,兄弟二人仍不由自主选择同样的装束,点同样口味的饭菜。最重要的,是这兄弟二人信奉同样的价值理念,有着心有灵犀的共同追求。

如今,他们都是专制政权之下的政治犯,罪名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兄弟二人一九六八年生于川陕鄂三省交界的遂宁,你没有猜错,在他们上学期间,正赶上轰轰烈烈的六四学运,这兄弟二人深受影响。陈卫在北京理工大学,而陈兵在西南石油学院,虽然兄弟二人并未遭到直接“处分”,激愤之情却从未消退。1992年,陈卫因涉入自由民主党案,以“反革命宣传煽动”获刑七年。他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并非因为是什么高官,而是北京的监狱满了,不得不从秦城借一角来关押他们。一条笔直而冷清的公路通往那“宗人府”,我不知道他在那里留下了什么记忆,只听他津津有味地说:将用不可告人方式得来的烟丝,用纸成鹅毛管细的一根,一人一口轮着吸。说到此处他兴致大发,要为我演示了一番,费尽周折,卷了根直径两毫米左右的烟卷,望着那烟卷他怅然若有所失,似是在望着烟卷背后什么模糊的景象:“多年没有操练,技术退步了……”

他毫无隐晦自己年轻时曾经幻想进入官场的愿望,“效忠朝廷,牧养小民”,颇有传统士大夫遗风的理想。并且,他从不怀疑自己能升到很高的位置,至今依然,若非命运改变使他杜绝此念的话,他自信自己已经处在很高的位置。尽管我深表怀疑,因为我明白官场上步步惊雷,能青云直上者实属运气。只是一直不敢说出了坏了他的兴致,因为接下来的话题变得肃穆。“六月三号那天晚上我在北京,我感觉浑身发冷,情不自禁地颤抖。”他语速急促起来。“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他们居然能干出这种事。”从那一晚开始,效忠朝廷的梦破碎了。

一个新的梦想却就此开始,更加伟大而光辉的梦想——中国的宪政。兄弟二人曾经有过一个协定,陈卫可以尽情地去为理想奋斗;而陈兵则专心侍奉双亲,若陈卫遭遇不测,家中还有一人为援。一人为国尽忠,一人尽人子之孝,这似乎是存在于《说岳》一类小说中的情节,就在当代真实地发生了。九十年代初,陈卫第一次系狱期间,苏联解体,越南失去了后盾,不得不重新奉行亲华政策,宣布效法中国施行“改革开放”,边境对中国商人敞开。年纪轻轻的陈兵承载着家庭的希望,决定到越南去碰碰运气。他的运气不好,或者说他并不具备冒险家所需要的种种天份:胆大包天、不择手段、不发财决不罢休的狂热……诸如此类。他蚀了本钱,只好回国。

兄弟二人最终在遂宁老家安顿下来。这座小城和中国的每一座城市一般,不住地急剧扩张。本籍籍无名,却因一笔埋藏在地下的财宝又闻名于世。这些财宝系蒙古入侵时,商人们匆匆埋入地下的货物,宋代的珍惜瓷器惊动世人,眼花缭乱。当年的商人们也许盼着王师驱逐鞑虏之后再回来掘取,一等就是七百多年。城市扩张的挖掘令这些财宝重见天日,人们为之沉醉。而就在此地,更珍贵的财宝就在人们身边却鲜有人知。这财宝,是被称为“遂宁三杰”的同学三人:刘贤斌、陈卫、欧阳懿。他们为自由不断地付出惨重代价而无所悔恨,人世最珍贵的财富既非古物亦非楼宇,更不可能是金钱。那应当是道德、情感、执着的爱和永恒的追随。

“是共产党自己,把我推到了它的对立面。”我记得陈卫送我上火车时的情景。“我年近四十,才明白自己当初经世济国的幻想何其可笑。”互联网的兴起给他出狱后沉寂的生活带来了希望,他重新变得生气勃勃。在不惑之年看清自己的归宿,非常令他振奋。他体型并不矫健,脚下却轻盈,一种国家未来和个人命运豁然开朗的快意在他脚下飞溅:他仿佛看到越来越多人正在觉醒。这更多的是一种错觉,其实人们早就觉醒,互联网只是改变了人们的社交方式,拉近了人们的距离而已。那一次已经买不到火车票,但是他告诉我大可不必担忧,因为到处都是他的熟人,他可以带我进到火车站内,然后先上车再补票。挤上拥挤的火车到远方去,找回自己的青春和心愿,那正是他所期待的。我明明地感受到,他比几年前初见时要精神百倍,我的旅程似乎就是他的旅程。我为他感到自豪,我相信他身上无以伦比的活力即将复活,但当时我顾不上为他的未来担忧。

几年后,陈卫因组织为同乡故友刘贤斌呼吁活动而被捕,当局逮捕并重判刘贤斌,是想要“杀鸡儆猴”。而陈卫居然“不识时务”,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呼吁、营救活动,令他们大光其火。不久,陈卫被判刑九年。当然,没有这场呼吁活动,陈卫也很难逃脱专制魔爪,他抖擞精神又要挑战风车,一切仅在迟早之中。

陈兵再次成了陈家的主心骨,因为刘贤斌的女儿圆圆在学校里经常受欺负,那些不懂事的孩子们骂她爹是“反革命”,给敏感的女孩身心带来巨大创伤。陈兵决心要让哥哥的孩子健康成长,他花费巨大精力,让所有家庭成员、亲戚朋友在孩子面前,都一致称赞那孩子的父亲,告诉孩子:父亲是他的骄傲,全家都骄傲。言谈中他似乎自认为是成功的,他为自己的努力感到满意。他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地点头,有时在自己满意的地方情不自禁加重语气稍顿一顿。却有一股无法掩饰的不甘,说起这些时他并不愿意与人四目相对,我怀疑多年以来他一直期望着和哥哥换一个位置。

他经营着一个小小的公司,我觉得他的经营状况并不好,因为当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时,他正提着一台旧电脑机箱,大老远从遂宁乘火车到成都找人修理,因为那台机箱里存着一些公司的关键数据,我怀疑他的公司仅有他自己一人。

他并不象陈卫那么健谈而自负,说话的声音稍轻一色,虽然嗓音象极了他的哥哥。脚步也不如陈卫那么轻盈,一种说不出的疲惫和或者稳健在拖累他去幻想远方。我说:“兵哥,你瘦了。”但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照看家族的自豪感中,并且似乎是在自己强迫自己去沉浸其中。

又过了两年,他也随哥哥后尘而去,起因是他参与出品了一款名为“铭记八酒六四”的白酒。同案还有苻海陆、张隽勇和罗富誉,我并不清楚这案件的真相,这对亲兄弟,如今入虎穴去了。

——转自民主中国(2017-11-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2期,2018年8月17日—8月3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