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康:911十五周年凝思

2016年09月13日

十五年前,正是金秋时节,纽约两座大厦在蓝天白云间灰飞烟灭,世界凝固成一个恐怖惊叹号。

一个身材修长、面容平和的阿拉伯富翁,十来名年轻的伊斯兰信徒,以最简单的念头、最寻常的形式,策划并实施了对人类的进攻,验证了世纪之交唯一一位先知的预言:文明的冲突。

1400年以来中东两大宗教以暴易暴的宿命式对抗,穿过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和笼罩地球的核阴云,蔑视冷战两大阵营的历史废墟,君临全球化时代浮浅寡义的享乐主义和无根的普泛价值,挑战一切文明承诺,飞向史无前例的浩劫:共同毁灭。

尼采、叔本华、马克思、列宁、涅恰耶夫、毛泽东、波尔布特们,卡夫卡、爱略特、哈耶克、马克思•韦伯、别尔嘉耶夫们,所有欲为世界重新立法的主义、学说,一夜之间都沦为博物馆橱窗的摆设,在沙漠和旷野里萌生的哲学——如果还可称为哲学——取代了自然法力,提前预告了人类的末日。

毕达哥拉斯、阿基米得、亚里士多德、伽利略、笛卡尔、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玻尔、普朗克、居里夫人们,所有窥探宇宙奥秘的天才建立的科学大厦,从此不仅继续为各种传统理想效命,为人类的生存、幸福与未来而创造,同时破天荒第一次为所有民族的灭绝并阻止无数尚未降世的生命这一邪恶目标服务。

如果911计划实施者和之前之后在欧美各地实施恐怖袭击的男女,引爆核装置或生物武器,人类恐怕已经同归于尽,至少文明体系经受重创后的世界将回到野蛮时代。自由、人权、富庶、尊严将在水泥墩、安检们和随时随地发生的爆炸、枪杀的恐怖世界中大幅贬值。

911重创了自由世界,获益最大者是红色中国。最有想象和分析力的人,竟然没有严肃考察激狂恐怖势力与韬光养晦的中共之间的精神结构和战略联系。那一天在互联网欢呼的亿万中国小民以及在美国旅游的狂欢一群曾受到悲哀世界的短暂侧目,却几乎无人深入考察北京与伊斯兰世界半个世纪的特殊关系。中国军方人士公然鼓吹“超限战”、“核惩罚”,仅被视为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的胡言乱语。

911成为西方文明的滑铁卢,那一天也成为中共问鼎世界的新纪元肇始。从911开端,红色中国正式超常规地崛起。如果没有确凿证据就断定北京是本•拉登的秘密后台,就可能沦为盛行于中国的阴谋论。但是君子不能永远罔顾小人,西方不能永远甘于对中共的误读。正是美国,现代西方的领袖之国,曾一二再再而三地看好、偏袒中共。杜鲁门、马歇尔在国共内战时期,忍见并肩战斗的蒋中正被斯大林的红军支持的毛泽东取而代之而无所作为;尼克松、基辛格因循对苏冷战,先阻止苏联摧毁中国核基地,又主动解除北京的外交孤立,容忍好战奸诈冷酷的北京统治集团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再次背弃中华民国;克林顿政府则放弃人权原则,协助北京加入世贸组织;直到前几日,奥巴马忍受北京的外交羞辱而自居“万国来朝”之一员。杭州G20已经显示了北京重建其现代“朝贡体系”的帝国意欲,中国西北六口之家的悲惨自杀、北韩第五次核爆炸都是911毁灭哲学的延伸,——中国正走向911之路,华盛顿不能再习焉不察!

四年来,三番五次释放与美国必有一战信号的习近平,不太可能重蹈911覆辙,他沿袭的是传统帝国的老路。他大概不会采取本∙拉登共同毁灭的极端哲学,但北京在周边海域的扩张及其以“一带一路”为幌子的世界战略布局,分明是一根根套向西方的绞索。如果此人继续执政十年乃至二十年,中国势必祸害甚至征服世界。

“谁胜谁负”是毛泽东、习近平们对世界前途唯一的评判标准,韬光养晦只是无奈的休止。从战略理论和世界格局,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与基督教-犹太世界的冲突,是北京梦寐以求的战略利益所在。中共曾成功地利用了国民党政府抗击日本的战争,以及美国与苏联的冷战,又成功地利用了苏联解体和全球化时代,获得天文数字般的红利,911后又成功利用了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本∙拉登已经毙命,但其后继者一定会继续与西方的“圣战”,911的形式不会简单重复,911的精神和目标将继续威胁西方,——中国将继续隐秘而有效地利用并扩大之。

20世纪,各种思潮纷至沓来,极端主义是最有害最危险的一种。纳粹主义、共产主义都是极端主义的变种,它们都不认可人类应当拥有自由生活和选择的权利,都贬低、敌视和否定人类文明,都认为人类的命运就是被征服被奴役。本∙拉登们与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一样,不相信任何文明规范和生命尊严,他们之间不同的只是形式和路径的差异。

911提速了世界毁灭进程,也增强了建立世界文明共同体和人类意识的紧迫性。

2001年9月10日,人们躺下时,谁会想到早上醒来后,那个安全、平凡、文明的世界已经不再。15年过去,纽约仍然高楼林立,世界最古旧的地铁仍然人头攒动,中国中秋节仍然悄然来去。笔者曾在世界贸易中心一号大楼下引颈仰望,竟然萌生一个念头:但愿此楼永远矗立,再邪恶的天才也不能把它摧毁。同时明白,911前再悲观的游客也不会产生这种阴郁的联想,911已经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类的思维。

1945年,纳粹德国战败,1991年,共产苏恶解体,2001年,伊斯兰恐怖主义诞生,中国红色帝国崛起。前两者曾签署“互不侵犯条约”,然后互相开战,战争和自由精神两种传统力量解除了两个邪恶帝国的铁甲。后两者表面上既非盟友亦非仇敌,但他们在宗教和世俗性上都以西方为敌。人类历史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冲突,还看不到解除这种冲突和危机的精神与物质力量。

亨廷顿预告了伊斯兰和基督教世界的“文明冲突”,还预告了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连手夹击基督教文明的前景。

这是历史性的严重误读。1949年后,中国被马列主义及其东方变种毛泽东思想征服,已然背叛了传统的儒家中国,斗争哲学、你死我活的极端主义早已取代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孔孟之道。如果仍然尊崇孔子教诲,中国不会在伊斯兰世界和基督教世界的争斗中火中取栗,更不会选择前者,怂恿其奉行我死你死大家同归于尽的毁灭之道。孔子向往“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大同世界”,主张中正平和,不偏不倚,道并行不悖,推重“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人伦社会,向往“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自然—人文生活;反对一切暴力、苛政、兽行和野蛮,尤其警惕绝对、极端和癫狂。如果中国没有被马列主义和毛污害,仍然是孔子的中国,在宗教和文明冲突中,将会持中调和,立其善风。——怎么会跟伊斯兰恐怖主义沆瀣一气!

孔子不曾直接号召民主自由,——他关心更本质的人性元素,仁爱、良善、德行,伦常(孟子则在人类历史上最早呼吁“民为本”),却是自由民主的精神敌人——各种极端哲学和恣纵妄为的人生哲学——清醒而坚定的拒绝者。孔子倾心的是维护文明常道与人的道德主宰,1993年世界伦理大会曾梳理了人类道德黄金律,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被列在其首。

孔子生活在春秋乱世,深为以暴易暴的滔滔天下所虑。21世纪可视为世界的春秋时代,各种极端主义轮番表演,911则把最极端的极端主义展示在世人面前。孔子曾遭到无数人——包括最有权势的两名中国人秦始皇、毛泽东和最邪性的恶棍盗跖——的咒骂和围剿,今日中国,秦、毛反孔批儒还广有追随者。他们嫌恶老夫子保守、迂腐、不谙人性,既是帝国的世仇,又是民主、自由的对立面。

毛泽东晚年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最忌恨者已不是西方或俄国,而是孔子。毛泽东作为西方极端主义的代理和东方苛刻帝国的继承人,他的障碍当然包括现代自由、民主、人权、宪政,——其实毛从来不理解这些西方式普世价值,但他却本能知道孔子不仅是秦始皇憎恶的对象,也是他本人的精神敌人。从秦始皇到毛泽东,中国专制统治者和奴隶们一直在合力“打倒孔家店”,或以帝国名义,或以自由借口,或以犹大之吻阉割儒家精神,以“孔子学院”为兜售其奸的红色特洛伊木马败坏孔子。以致20世纪现代极端主义在中国登堂入室,以致人类面临灭顶之灾的空前危机、孔子之道几乎是解除危机的唯一方舟时,中国竟漠然旁观至于满怀渔翁得利的小人心态趁火打劫。

十五年过去,911硝烟未散,亡灵没有瞑目。后死者仍在这颗蓝色星球上生生不息,自由世界始终没有从冷战胜利的盲目乐观和911的撞击中振作起来,没有出现罗斯福、丘吉尔、肯尼迪和里根式的政治家,中共新一代骄狂领袖已乾纲独断,俄国仍在帝国与共和之间徘徊,北朝鲜第三代好战统治者和伊斯兰国大大小小的恐怖分子正在磨刀霍霍,世界何去何从?

——转自纵览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1期  2016年9月3日—9月1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