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荔蕻:“烦人”朱承志(图)

2018年11月15日

老朱又进去了。

今年(2018年)4月29日凌晨,朱承志在准备钻过林昭墓地周围的铁丝网的时候,被英勇神武的苏州警方抓捕归案。

林昭是谁?为什么扫个墓也犯忌?去谷歌一下。

记得那年第一次看胡杰的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时,如五雷轰顶,为自己仍然活着的状态感到万分的惭愧。从此,心里有了一块碑。

但是我一次也没去过林昭墓,因为我觉得心里的墓碑已经血淋淋不堪触碰,我支撑不了到墓地前的悲恸。但也许,这不过是我懒惰怯懦的借口。

前几年艾晓明老师拿到了林昭的日记,在整理林昭日记时,也知道了很多林昭并不光彩的过去。比如曾经参加土改工作队,斗争地主(即使后来她用生命来忏悔)……后来在监狱里精神失常(不够勇敢)。

我当然为林昭不能一出生就顶着反体制反独裁的光环(无愧于人们赋予她“女神”的称号)而遗憾,但是看到她日记里以为自己是什么的情节,又大哭若干场。在我,那些并不大义凛然的细节更令人心疼、心碎。所以,我不能去墓地,我太脆弱,不能承受林昭墓地之殇。

艾老师整理林昭日记的时候,我好像刚出来没多久,艾老师心疼我,没让我参加。但是老朱是参与了的。所以他一直不能平息他的伤心、怒火?每年都要去墓地表达敬仰哭泣之心。

前几年扫墓都是被当地警方训诫一番或关几天放回,今年苏州警方新账老账一起算,“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半年后,又刑拘了。前几天黄志强律师去会见,告说“涉及国家秘密”,不允许会见律师。

荒诞国里什么荒诞事儿不会发生呢?我知道,这也有“怪”老朱的地方──当年为李旺阳的事,他曾被老家邵阳警方抓起来关押过。三十天满了的时候,国保来找他,审讯室两扇门,一扇门通往外面,一扇门通往里面,国保说,你只要说李旺阳是自杀的,就可以从那扇门出去,回家了,否则……老朱不是“二话不说”,而是一句话都没说,站起来就向通往看守所里面的门走去。

或许这次又是这个戏码?

要是我能见到老朱,一定对他说,你就把那个狗屎王八蛋的“保证书”签了,又怎样呢?不再去灵山扫墓又怎样呢?林昭就不在了吗?林昭的灵魂只在那一柸土里吗?她在所有知道她的人心里。

可是,老朱会听我的吗?即使我拿出“杀手锏”:对他说,你要是再不出来,明年4月29日我也去灵山扫墓,陪你一起坐牢?

人老泪窝浅,哭过之后还是无法排遣悲伤。

翻出2012年他失去自由的时候给他写的一首诗:

《嶙峋的自由》

山羊胡子撅起
戳穿一个纸做的门神
你的名字叫倔
倔的名字叫不屈
它们揪住你的下巴想让你脱离地面
你抱定铁窗和窗前的塑像
窗外十万大山
六月的悲愤到十二月的坚忍
脊梁打磨成硬弓
你的阳光挂在高处
像上帝的儿子,带给我们嶙峋的自由
南方的下巴是一幅山水啊
胡子比圣诞老人瘦
从朱承志开始
倔强是草泥马的底色
从朱承志开始
山羊胡子使天朝的黑夜在惊骇里飘

时过境迁,现在已经没心情写诗。而所谓“从朱承志开始……”似乎也并没有开始。朱承志还是那个孤独的老头,“倔强”成为了“傻X”的代名词。

还有我的兄弟吴淦,也被狱警斥为“太倔”。我曾经发推说,兄弟(吴淦)无论你从极权的绞肉机里出来被折磨成什么样,我都接着。我当然知道他不会,绝不会出卖同道,那么写个破“保证书”又算什么呢?我希望我的兄弟早点出来喝酒。但是他终究还是倔到让当局判了他八年!八年啊!媳妇的头发会白多少呢……

现在老朱又是倔!我希望他能出来过年,家里有贤慧的朱嫂,两个美丽的女儿,外孙正是最好玩儿的时候。但是如果他又倔到底,我不会像有些人说他“傻X”的。他是我兄长,我为有这样的兄长骄傲。屠夫吴淦是我兄弟,我为有这样的兄弟骄傲。他们是这黑暗时代的亮色,所有的颜料都无法画出他们的光辉,所有的诋毁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挺拔。

除了跟黑暗产生了共鸣的暗黑灵魂,那些被绞肉机羞辱、摧折的肉身啊,我怎么能不怀着深深的悲悯和敬意。

但是有一些挺过了极权绞肉机的绞杀,带着所有的伤痛和屈辱,又站立在那的,如屠夫吴淦、朱承志还有之前的很多良心犯们……难道不该获得我们极大的敬重吗?

他们就像最杰出的艺术家,用自己的行为,给这世界留下温暖的足迹。

王荔蕻

2018年11月14日

 

 

——转自博讯(2018-11-1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8期,2018年11月9日—11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