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剑飘尘:冷战2.0

2018年04月13日

昨天参加一个商业性餐会,中美贸易战是热门话题。但是许多人对于川普的征收关税政策颇不以为然。一家很知名的银行副总裁说,中国自己有很多的问题,对于美国来说,我们只要做自己就好,川普总统操之过急。一家信息咨询公司老总也附和说:苏联不也是自己倒了吗?这种专制国家内部矛盾很多,最终让它们内部断裂。

唉!虽然我是中间仅有的两个华裔之一,我也忍不住表态,对他们说:我们知道石头最终总会风化成为砂,因为石头并非单一材质,而是由不同分子结构的晶体组成,随着时间推移,温差等等自然坏境让晶体之间产生不同应力,最终石头分崩离析。但是,如果有人给块石头消除压力呢?用强力胶把各个不同晶体粘合在一起?

众人大笑:哪里有这样的强力胶,能够渗透到石头中,把各种晶体颗粒完美结合起来。

有!

我掏出一张美元:这就是中国的强力胶,而且是Made in USA的。可以说,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没有美国的支持,中国经济比今天的朝鲜好不到哪里去。至少经济崩溃早已经是完成时。

后续的讨论,并没有争论出统一的答案,这是美国文化的特点,如果不是非常严谨的学术讨论,人们之间的争论都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最终是谁也不会试图去说服谁。

不过,我非常理解他们的观点,一点也不新鲜,这是美苏争霸时代的观点。而结果,也确实是按照这个剧本进行的,也可以说这就是和平演变的基础:守株待兔,只要对方是一只笨的兔子。

但今天的中国,显然不是苏联那样的笨兔。最重要的一点,中国已经和美国以及整个世界的经济对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和苏联时代完全不同,当时的东西方是两套完全不同的经济体系,联系非常少。而这正是最终造成苏联崩溃的经济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中国显然吸取了苏联崩溃的足够教训,把自己的经济体系和西方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就像一个蚂蟥一样,不仅仅是停留在牛的表面,而且钻入了牛的血管之中。所以,那种静等中国崩溃的说法,根本就不靠谱。西方世界每年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相当于一头牛在给蚂蟥吸血,也相当于在石头里面添加强力胶。川普总统的贸易战不是不应该,而是已经太晚了,只能止血而已。如果要想像苏联那样让中国崩溃,需要一场冷战:冷战2.0

冷战结束已经快三十年,恰恰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三十年,也是西方失落的三十年。这三十年间,科技快速进步却并没有给西方社会带来更大的繁荣和兴旺。相反,我们面对更多的威胁和不稳定。自从二战以来,伊斯兰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现代文明的重大威胁,这种威胁并非仅仅停留在中东,而是深入现代文明发源地的欧洲。这点我不在此展开。而世界局势更因为中国的崛起变得充满未知数,这也是为什么昨天一个商业性餐会,中美关系竟然也变成了讨论主题的原因。

想想冷战结束后,Dr Fukuyama欣喜若狂下所写的“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其中断定民主制度是人类社会的终点。而现在,他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了吧?

讨论中美关系如果仅仅停留在贸易战,是完全错误的。这也是从克林顿总统以来,美国历任总统犯下的错误:和Dr Fukuyama一样(作者一剑飘尘,推特:yjpc1989),源于冷战结束而引发的谜之自信,导致了对于中国的藐视。这是今天美国和西方所面对困境之源。

1,制度的优势

提及中国的优势,西方人就会停留在人多、市场大。人口的优势,总会消失的。印度也是人口大国,但是历史上以及今天,曾经有哪个国家担心过印度的崛起吗?没有。所以,我这里要说的是中国制度的优势。

相信许多人看到此处就是不屑一顾,至少觉得中国制度的优势无法和美国制度媲美。当然,我是坚定的民主制度拥护者。但这不是说,民主制度就在所有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碾压其他制度,包括中国制度。

首先我们如何定义中国的制度呢?政治文化方面的专制和经济领域的自由。中国式腐败,正是这两者结合的必然结果。凡是在中美两边都有过生意经历的人,都应该赞同我这句话:中国的经济环境在许多方面,比美国更自由。这恰恰是专制政治体制下的一个优势:人治之下,对于经济行为的随性,给予的一种自由。中国没有工会,没有严苛的限制资本家行为的法律——即使有,也很容易变通。

而我们知道,经济发展推动的主要动力源于资本。作为掌握资本的人,资本家当然是经济发展的推手。给一个政府一万名工人,政府并没有能力让这些工人养活自己,反而要负担他们的生活。更不要说带来经济成长。而给政府一个资本家,他就会为了自己的“小目标”,把当地资源转化成经济活力。

和中国制度相比,西方世界具有几乎完美的法律体系,对政府形成巨大约束,保障了每个人的人权。这也是我推崇民主制度的原因。但是这种制度对于经济发展,不仅不能起到积极推动的作用,反而会形成掣肘。这是为什么我一再主张:西方一定要实行小政府,至少在内政方面。中西政府在经济领域的管理结果的不同,造成一般人头脑里形成一种概念:中国式制度的效率要高于民主制度,这也是现在习近平迷之自信的根源。

当然,我们有许多的根据可以反驳这种说法。但仅仅从一定时期内经济成长和社会建设角度看,这样的说法是有它的道理的。即使在美国,罗斯福的新政,也与中国的这种制度有一定的共同特点:政府掌握巨大资源情况下,刺激投资。

2,高人权的代价

冷战让西方世界失去了最大对手,也在福利社会的道路一去不回头。法律的制定、民权运动的兴旺,都在打击资本家的积极性。我们且不论对错,造成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除了高科技创新等高回报行业,传统产业基本都外流。即使没有中国,这些产业也会流向其他国家。这实际上背离了现代西方价值观:高人权。如果西方国家没有人去做这些看起来低端的产业,又凭什么让其他国家的人民去做呢?当然,这是由经济不对称造成的。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低人工成本,必然会造成产业的转移。人工成本就包括人权成本。

西方对于人权的重视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这极大地提高了资本获利的成本。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国民财富的产生取决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劳动力的技术、技巧和判断力。作为中美两边都做过实业的企业者,我有个粗略的印象:中国单个工人的效率要远远低于美国。显然,自由开放社会的劳动力的技术技巧以及判断力要远远高于专制国家。这是为什么,美国虽然人口只有中国的1/4,却可以创造出更多财富的原因。这也让美国许多当地产品的人工成本,并不比中国的高到非常离谱的地步。因为同样产品的生产,中国需要更多的人工时间完成。我自己2015年就曾经在一个生意项目上核算过,如果加上运输成本的话,该项目美国生产人工成本仅仅比中国高25%左右。可以说,这个差距并不是不可逾越。

但是,如果考虑到美国法律——有的情况下仅仅政治正确的舆论就足够——对资本家们各种限制,而中国生产环境的随意性,那么美国产品的总体成本要远远高于中国。基本上我认识的美国实业资本家,都有过不止一次面对员工起诉的案件。我自己经历过员工控诉的官司(我赢),是完全无中生有的诬告。但是在美国这种高人权环境下,一个员工诬告老板,既无需付出任何成本(律师费都不用付),又不担心官司失败以后被惩处。这种状况,难道就是公平吗?而中国的资本家,多数人都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事。

中国等国家这种低人权的优势,恰恰源于“人治”而不是“法治”(作者一剑飘尘,推特:yjpc1989)。不仅仅是政府习惯了“人治”,包括普通百姓也习惯了这种人治。特别在经济活动中,治人者既有充分的执行权,又存在一定的上级监督。这种治理模式搞经济,降低了资本获利成本,特别是大资本的获利成本。在这样情况下,产业转移就成为必然。西方跨国公司转移产业也就阻挡不住了。

从产业转移中获益的国家,是日本韩国等采取了和欧美世界同样政体的民主国家。他们通过接受西方制造业,改变了自己本国的经济情况,而在民主制度管理之下,也非常好地分配了财富,惠及人民。但是对于那些没有采取民主制度的国家,或者民主制度并不稳定的国家,这种产业转移并没有让那些国家成功。相反,这种产业转移反而加大了这些国家的贫富差异。因为该国的政府并没有很好地分配由此积累的财富,造成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也就是低人权国家失败的原因。

如果说以前,这些国家人口比例太小,没有影响到其他西方国家。那么,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拖垮了这个产业转移的模式。今天中国富豪们已经造成欧美许多国家的房地产市场居高不下,几乎完全改变了欧美国家传统的房地产模式。可以说,世界性贫富差距扩大,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模式造成的。

一方面是西方高人权的政体,一方面是中国低人权的政体。两者之间根本没有调和的余地,偏偏又赶上了全球化的浪潮,高科技让国民之间的交流、信息的交流、资金的交流变得如此容易。油遇到了水,点燃之后必然是噼里啪啦。

我一贯是人权运动的拥护者,也曾经在中国深受人权得不到保障的迫害。但油水相遇的今天,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西方的人权保障,是否已经过头了?成为阻碍社会发展、特别是经济发展的障碍?如果亚当斯密重生,一定会感慨:今天的西方已经不再是自由市场的西方!超过必要的人权保护,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累赘。如果是世界一体大同,全世界都统一标准,我赞成这种人权保护:谁特么不想光吃不干活不可教也呢。但可悲的是,西方世界仅仅是全球1/10不到的人口,被包围在中国、俄罗斯、伊斯兰这样虎视眈眈的狼群之中。我们应该从克林顿时代的迷之自大中清醒了!

3,民穷国强

对于个人主义者来说,民富才是国富。道理很简单,国家是为公民服务的。但是对于集体主义者来说,民穷与否并不重要——虽然他们自己也不愿意过穷日子——国家富强才重要。这其实就是中国过去三十年取得的所谓最了不起的成就:民穷国强。但是当两个国家相对抗的时候,是国家之间的对抗,最直接的就是代表国家的政府之间的对抗。不可能让美国一个家庭去和中国一个家庭对比富裕程度的。从这一点上看,中国政府显然具有美国政府不具备的优势。

那些天然认为美国必赢的自大的 Yankee们,清醒一点吧:一个可以无限印钞的政府,美国政府怎么对抗?一个可以随意增加税收项目的政府,美国政府怎么对抗?一个不需要为失业率发愁的政府,美国政府怎么对抗?一个不需要考虑养老保险的政府、一个不担心物价飞涨的政府、一个不需要顾虑股市跌停的政府、一个连儿童失学都可以不管的政府、一个可以控制媒体的政府、一个可以控制网络的政府、一个可以随意屠杀人民的政府,你们怎么对抗?

这样的政府还能存在?不仅存在,还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政府。看看吧,这个世界有多么不公平!事实就是如此,那些在美国天天嚎叫不公平的人,最好把我这段话打印下来,贴在额头。心中愤愤不平的时候,就拿个镜子对照着看看。

再看看可怜的中国人民,和你们这些遇到一点点鸡毛蒜皮就嚎叫不公平的美国佬不同,他们逆来顺受!遇到权贵,他们会低声下气地讨好。遇上警察,他们会主动约束自己走路姿态。看到不平之事,他们最多叹息一声,更多的是闭目不见。不被逼上梁山,他们连抱怨都不会。这是一个西方人完全理解不了的种族,被一个巨无霸的政府控制着。而且,中美巨大的贸易逆差,就是他们用双手制造出来的。可以说,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给自己建造了一座最现代化的养猪场,还乐在其中。可悲乎?可怕乎!

中国的GDP总量比不上美国,人均GDP也不如美国,中国的军事实力也不如美国,中国的科技实力也不如美国。但是,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资源远远超过美国政府!中国政府可以把军人当动物一样驱使,还有一大批的中国人在美国偷窃技术,传递回中国。这,才是我们必须认清的事实。到底谁占上风?

不要跟我提前苏联的例子,那样的崩溃并非历史的必然!否则,也不会这么短时间内,又冒出一个第二强大的政府来对抗美国了。

4,政策稳定性

毫无疑问,民主制度的一大弱点就是政策缺乏稳定性。像中国这种国家,一个毛时代就能搞三十年的左倾路线,一个邓时代又可以搞三十年的右倾,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总统四年一任,后任总统恨不得把前任的所有政策用橡皮檫擦去,才能够显得自己的牛逼。美国这种制度,对内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无论哪个总统对内的目的都是非常明确的:搞好经济建设。他们的敌人永远都是那一个:经济衰退。

但是在外政方面,除非和强大到足以致命的敌手交锋,比如二战时期的德国日本、冷战时期的苏联,否则美国连完胜一个小国都困难。比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等等。而所有这类战争中,失败的共同原因都是相同的:政策的不连贯。民主制度让国家意志变得脆弱而模糊,每次都随着总统任期的结束而 game over。实际上,还不仅仅是总统四年任期。每个总统还要面对中期选举。所以,像奥巴马那样故意捣乱美国,或者想克林顿那样混日子的话,总统很容易。而如果想在外政上有所作为的话,总统非常难。由此我们也可以明白,川普总统发动这场贸易战,是如何的决绝。

中国和前苏联不同,一方面利用了美国对于中国的善意。美国几乎从来没有把中国当做对手过,历史上就是如此。而中国也似乎从来没有领情过,或者就是假装领情而已。这也是世界政治史上的一大荒诞剧。另一方面,中国完全了解了美国的弱点。所以我们看到,即使布什那样的总统,在竞选时信誓旦旦要遏制中国,最终也被中国磨得没有了脾气。(作者一剑飘尘,推特:yjpc1989)可以说,中国是美国历史上所有竞争对手中,对美国弱点最了解的一个。这三十年,中国对付美国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磨!磨蹭磨蹭,总统也下台了。换了一个总统,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磨蹭磨蹭,又一任。

而中国自己,不要说现在习近平要做终身主席,即使是过去江胡时代,他们在对付美国方面,也是完全一致。所以,中美之间如果有对抗的话,只要不是生死对决,我们都应该押宝:中必赢。

5,贸易战并不能解决问题

单纯从贸易平衡的观点看,这场贸易战美国必赢。就如同川普总统所说:一个每年损失近四千亿美元的国家,没有什么可以再损失的了。但是,中美关系如果仅仅从经济利益分析,就实在肤浅了。这场贸易战的重要性,很可能是决定人类文明未来一百年的发展方向。

中美之间,中国和西方之间,并不是一个贸易平衡的问题,而是两种道路、两种文化冲突的问题。西方相信多元文化,这种信念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中国历史上一直以来,都是单一文化的国家,大一统的国家。200年前,大家还可以各过各的。但是现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密切的人流、信息流的交融,根本就不可能隔离开来。冲突是必然的。以前没有这么明显,只是因为西方太强大,中国不是对手,也根本没有对抗的信心。而今天随着中国经济力量增强,中国传统文化中那种唯我独尊的自信,也必然抬头。习近平上台可以说是一个偶然事件,换另外一个人也许不会像今天这样咄咄逼人。但中国文化中这种几千年下来的“天朝上国”的意识,却总会有爆发的一天。想想韩国吧,一个被北韩蹂躏过的国家,一旦到了两国统一、民族自尊等等话题,就立刻失去理智。这才是真正的东方文化。

现在有人说,中美和美苏不同,没有意识形态之争。但是其实更致命的是,中美之间有文化之争,意识形态本身也只是文化的一个部分而已。如果说苏联文化本质上还是西化的,强调个人主义。而中国文化本质上是东方文化,强调的是集体主义。如果不是西方先进的科技打败了清朝时期的中国,中国人会想到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吗?不会!所以,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爱国青年”,也并非仅仅是政府洗脑的结果。倒是政府利用了东方文化中那种集体主义的骄狂。

本质上来说,中美之间的对抗是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对抗。个人主义追求自由,集体主义讲究传承。到底哪一种是对的,哪一种又是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一种最终会在对抗中获胜?

6,冷战2.0

人是靠理念而生。我们认为对的,也许就是他人心中错的。这倒也并不影响我们的人生。但是如果其中一方一定要致对方与死地,一定要战胜对方,那就一定影响人生了。不会因为退缩就能够逃避对抗。

目前的中国,正是那个蠢蠢欲动、一心要战胜对方的一方。这场抗战看起来由川普的贸易战引发,实际却是因为习近平的雄心勃勃而起。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习近平是一个有远大志向的领袖,只是他的志向根本与现代文明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他的志向是要要做中国历史上那些了不起的帝王:唐太宗、康熙等等。至于在这些帝王统治下人民的疾苦,都是无关紧要的。要想在历史上比肩这类帝王,对抗并战胜美国,当然是最了不起的成就。当然,考虑到现实情况,习近平未必有真正要和美国开战的决心。退而求其次,就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了。这应该是习近平制定的可能目标,或者至少变成前苏联那样,和美国并驾齐驱的另外一极。

中国看起来没有苏联那样的意识形态。但是,它有文化:无所不用其极的实用主义文化,这比苏联的意识形态还要危险。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远远超越了共产主义理想,比之更有生命力。这也是为什么,苏美对抗的时候,苏联人做事似乎还讲诚信。比如古巴导弹危机,苏联人答应不再在古巴安置导弹,就一直没有再做那样的事,即使美国后来换了几任总统。换做现在的中国,答应肯尼迪了,估计到了约翰逊的时候,就会偷偷摸摸把导弹又运进古巴了。WTO 当初的承诺,不就是这样吗?

所以,看起来中美的对抗是军事和经济对抗,实质是文化对抗:人治对抗法治、等级对抗平等、特权对抗人权、虚假对抗诚信;总之,是恶对抗善!

我其实对于西方过分的“善”是不满意的。这种“善”已经到了不伤敌只损己的地步,天下没有纯粹的善,一切的善,都应该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去完成。离开保护自己的前提,在我看来,善即傻。但是如果在“恶”与“傻”之间做选择,我宁愿选择“善”。

即使美国和中国之间实行了贸易平衡,就能够避免这种对抗吗?能够避免未来中国对台湾的统一要求吗?能够避免中国在国际上拉拢腐蚀弱小国家、传播它们这套“恶”文化吗?避免不了。

贸易战,已经算得上被逼上梁山,晚了至少十年。如果到今天为止,都认识不到,仅仅靠贸易战改变不了中美对抗的必然,十年之后,又会面对一个“晚了十年”的感叹!

所以,现在要做的是开启中美之间冷战2.0!

二战刚刚结束的1946年,时任美国驻苏联代办George Kennan向美国国务院发出了著名的“long telegram”,深入分析了苏联内部社会和对外政策,提出了著名的Policy of Containment,成为美国政府对付苏联的长期战略。遏制政策最终成为美国国策。现在谈到 Kennan 的贡献,如何说都不过分。没有遏制政策,就不会有后面的冷战。但美国这样一个政策不稳定的国体,之所以能够几十年一贯制的采用Kennan 的政策,并非他有神一样的影响力,而是苏联的强大,足以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Kennana 只是让美国人认识到苏联的危险性。

事到如今,美国已经至少损失了十年时间。刚刚开启的贸易战(作者一剑飘尘,推特:yjpc1989),也还没有尘埃落定。到底最终是和平收场,还是继续恶化?在于中美两国领导层之间的谈判。但是毫无疑问,美国需要新时代的 Kennana,再发一次long telegram:没有冷战2.0,美国必输无疑!不仅仅是贸易战赢不了的问题,而将是一次人类文明的大倒退!

20180406

——转自作者博客(2018-04-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3期,2018年4月13日—4月2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