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南海出重手棄薄保黨——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十二)

2012年09月28日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在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的關頭,如何處理薄熙來,牽連到方方面面,是個高難度的動作,可以說是寬嚴皆誤——出手重了,擔心黨內擁薄派和毛左的反彈;而處理輕了,又無法服人,向國內外交代。這是薄案一拖再拖的原因。

當局這次之所以從重處理薄熙來,我想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與薄的為人有關,權欲熏心,做人沒有底線,外紅里黑,乾了許多壞事,觸目驚心,五毒俱全,在查處出來的事實面前,誰也保不了他。另一個原因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對胡溫和習李兩代領導人來說,黨內軍中保薄的勢力不可小視,重辦薄熙來,會得罪他們。不久前的反日示威中就有人打出“釣魚島是國家的,薄熙來是人民的”的標語。但如果輕輕放過薄,又會背上包庇的罵名,使共產黨的形象雪上加霜。

在兩難之中,當局只好以大局為重,犧牲薄熙來,與他切割,畢竟保住共產黨的臉面更重要。而十八大的召開迫在眉睫,已經不能再拖了,如果不能在會前對薄案有一個交代的話,十八大也無法開場,即使開了也會受到很大干擾。現在,人們對處理薄熙來一事有各種解讀,有的認為這是胡溫打了一個勝仗,有的認為是習近平主導的結果,甚至與前一段“隱身”聯繫起來。我覺得這些解讀未免失之簡單和片面。實際上,目前中共黨內沒有任何一派可以單獨主導大局,從重處理薄是黨內各派的共識。薄熙來已經由“黨的兒子”淪為黨的“棄子”,落到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的境地。

當局這次煞費苦心,竭力把薄熙來與共產黨切割,卻又不想做任何制度性的改變​​,恐怕只是一廂情願。本來,處理薄王事件是歷史給共產黨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重塑自身形象,但當局又一次失去機會。從對谷開來、王立軍的審判就可看出,當局熱衷於政治上的盤算和檯面下的交易,用法律做擋箭牌進行政治切割,自以為得計,其實是因小失大,摧毀了中國司法僅存的一點公信力,法律的尊嚴蕩然無存,加劇了共產黨執政的誠信危機。這種局面將對即將接班的中共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形成嚴峻的挑戰。一旦出現亂局,將陷入困境,對內無法維繫團結,對外無法號令天下,結局可想而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