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文謙

New!
就在世界各國全力抗擊世紀瘟疫之際,香港局勢急遽惡化,中國當局借兩會之機公佈了「香港版國安法」。此前,當局已經打出一套組合拳,為該法造勢掃清障礙。先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出來放風,聲稱在香港回歸後,「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 「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1] 接著,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銘、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中把親民主派立法委員關在門外不許投票,讓親北京的李慧瓊當選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淪陷,「一國兩制」壽終正寢。 中國之所以不顧臉面,悍然踐踏香港法治體系,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精心籌劃,...
僅僅才兩個多月,在習近平的親自指揮部署下,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失控,成為世紀性大瘟疫,肆虐全球,成千上萬的人死於非命。為了抗疫,各國不得不宣佈進入緊急狀態,頒佈居家禁令,正常的社會生活停擺,經濟受到重創,股市大跌,大批企業倒閉,失業人數飆升,整個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儘管沒有人可以預測這場瘟疫什麼時候、以何種方式結束,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瘟疫將成為歷史的轉折點,對世界的衝擊不啻是一場世界大戰,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原有的生活、工作和交往方式,迫使全球政治、經濟格局重新洗牌,國際產業鏈也將重組,去「中國化」的趨勢不可避免。與此同時,各國在經歷了慘烈的劫難後痛定思痛,...
文章梳理了武漢疫情迅猛發展的來龍去脈,指出最大責任者是習近平,是其堅持一黨天下底線思維所造成的人禍。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最新的跡像是北京有可能讓林鄭月娥出面啟動香港緊急法,動用「香港警力」平息事態。這樣既可最大限度避免給國際社會造成中國干預的口實,又可在局勢不利時把責任推給港府。這是習近平的如意算盤,也是一場豪賭。習能否度過命中註定的這一劫,讓我們拭目以待。
六四血腥鎮壓已經過去30年,許多往事已經淡忘了,但6月4日當天親歷的兩個殺人場面卻一直刻骨銘心,揮之不去。現在把它寫出來,以紀念六四國殤日——現代中國歷史上那個令人心悸的日子。
臨近年末,中國正在上演一場擁毛和批毛大戲,官方喉舌和民間輿論兩軍對壘,爭論得非常激烈。對毛的爭論由來已久,這一回合的起因是今年是毛冥辰120週年,中國官方緊鑼密鼓地展開籌備活動,發動輿論攻勢,為毛正名,宣揚毛的“歷史功績”,討伐社會上“非毛化”言論,為紀念活動造勢。 當前,中國社會嚴重撕裂,官民對立,看法兩極,其中一個焦點就是對毛的評價。毛已死多年,但幽魂仍在中國遊蕩,魔咒始終纏繞著國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呢?究其原因:一是鄧小平當年否定毛是採取實用主義的做法,規定“宜粗不宜細”,把毛的罪過遮掩起來,使中國民眾不了解毛的歷史真面目;二是六四鎮壓後,改革已經成為權貴集團的專利,...
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十二) 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中國人權發表高文謙“18大前中國政局觀察”系列新評論: 從王立軍獲刑15年看中共將如何處理薄熙來。 問: 多數媒體報導王立軍被判15年徒刑時認為是輕判了,你的看法呢? 高文謙: 我覺得關鍵是怎麼看,用什麼標準、從什麼角度來看。如果從中國《刑法》量刑的規定來看,王立軍顯然是輕判了。因為根據中國《刑法》,貪污受賄罪最重的,(貪污)10萬元以上就可以判處10年到無期徒刑;而王立軍只判處他9年,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是輕判) 。但是從王立軍的犯罪事實上來看呢,這顯然是重判了。因為王立軍的四項罪名中最重的是受賄罪。為什麼要給他加上受賄罪呢,就因為他收了北京的兩套房子。這個事情就非常怪了。...
在中共準備召開十八大進行權力交接之時,中國政治最高層正在發生什麼?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試圖揭開那個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棄薄保黨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頁面

訂閱 高文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