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肖國珍

(一) 與 志永 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朝陽門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由於堵車,我遲到了整整一個小時。打他電話,想告訴他我會晚到,他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到了約定的地點,我一眼就認出了他。他抬頭,溫和而略帶靦腆的微笑。 乍見之下,他像是校園裡的一名在讀研究生,沉靜如水,書卷氣很濃。他一邊專心於電腦上的文字,一邊等我。他說,為了保證專心致志,他工作時不開手機。 我們一見如故,直接進入正題:下一步我們做什麼?他提到幾點:憲政研究、訪民救助、法律援助。我告訴他,我已經在整理現行法律、法規與規章,找出其違憲之處,及下位法對上位法的違反、各種“法”的矛盾與衝突。他建議,由他、滕彪和我三人一起,做憲政研究,...
2013年3月,中國政府開始打壓“新公民運動”,十幾名積極倡導或參與“新公民運動”的中國公民相繼被捕。本文作者以“如果我失去自由”為題撰寫了一系列文章,回憶與這些有追求、有理想、為中國實現民主和自由而身陷囹圄的志士仁人共事的日子,本文即是該系列文章中的一篇,讓讀者從作者的視角看 趙常青 是怎樣的一個人。 請到中國人權雙周刊閱讀全文: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1259 2013年4月13日肖國珍律師為趙常青拍攝的照片
2013年4月13日肖國珍律師為丁家喜拍攝的照片 (一) 得到家喜被捕的消息,我如遭雷擊。 4月17日晚,一如平時,我打開郵箱。 “如果我失去自由”,赫然跳出來這麼一行字——是常青的郵件。預計到危險、有無數次被抓經驗的他,匆忙之下,寥寥數語,對幾位朋友託付他9個月大的幼子。 我立即跟常青聯繫,未果。 很自然地,我給家喜打電話,沒有人接。再打,還是沒有人接——後來從家喜夫人處得知,這是家喜被帶走前“收到”的最後一個電話,當時警察正在抄家。家喜要接我的電話,被警察強行掛斷了。 對家喜、常青的抓捕,是同時進行的;次日,他倆被刑事拘留,“罪名”是“非法集會”。 得知他倆被刑拘的那一刻,我幾乎休克。...
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上帝會給每一個人出不同的考題;撒旦會對人做出種種試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時候,對人鼻孔中吹的那口靈氣,乃是人之為人的共同特性,這就是良知、公義、愛等美好品質。它引導著人與人類前進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嶇。 神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繞著太陽運行。回憶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軌道彎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醫,被當局定性階級成份為“工商業地主”。在毛時代,這對於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親精於琴棋書畫,且略通武藝,卻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輩子農民。在我還剛會走路時,曾親眼看見祖父與父親在台上挨批鬥,那是嚴重缺乏娛樂的鄉親們的保留節目。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訂閱 肖國珍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