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啟棠第一次會見律師

2015年06月10日

2015年6月10日,劉曉原律師在廣東省佛山市南海看守所先后會見了維權人士陳啟棠(筆名:天理)和蘇昌蘭。這是陳啟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獲准會見律師。劉曉原律師說,陳啟棠還是那麼樂觀,堅持認為自己不涉嫌犯什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對南海分局立案偵辦危害國家安全案件,向檢察院寫了控告信。蘇昌蘭身體仍然不好,患有多種疾病,但看守所以醫療條件有限為由不給她治療。


曉原律師帖:2015年6月10日,我在佛山已呆了兩天,今天下午三時,南海看守所才安排我在3號會見室會見了陳啟棠。這是陳啟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會見律師。

     案件在偵查階段時,我多次申請會見都不允許。陳啟棠還是那麼樂觀,一開口就嘻嘻笑。他堅持認為不涉嫌什麼煽顛覆國家政權犯罪。他說,在逮捕前,警察要他寫保証書,說不要死扛了,可以放他一馬。天理說隻保証不去參與社會維權活動,警方也沒要他的。他說,被抓的起因,是去年11月25日與蘇昌蘭丈夫一起,去見了一個曾和蘇昌蘭同關在看守所的女士,警方監聽了電話,以為蘇昌蘭要他毀滅什麼証據。把他抓了后,則以他寫的文章指控涉嫌尋舋滋事犯罪。針對南海分局立案偵辦危害國家安全案件,他在裡面向檢察院寫了控告信。

       在我進入會見室前,不允許帶公文包和手機,警察用手持安檢儀對我搜身,還坐在走廊監視,提出抗議也無用,會見時間半個小時。天理從監倉出來,走到會見室,與其他羈押人員一樣戴了黑頭套。

      下午,我會見完陳啟棠(天理)后,接著安排我會見蘇昌蘭。在辦理登記時,我向辦事大廳警察提出,會見天理這間會見室牆上電扇不能轉動,隻對著裡面吹,熱得我襯衣全濕透。我要求換間會見室,警察稱其他會見室也是這樣。我說,你們也不會換的,這間會見室裡肯定裝有錄音設備,會見室桌子抽屜拉不開。警察說,那就換一間吧,給了我另一間會見室牌子。從辦事大廳進入會見室后,裡面警察又把我帶到了剛才會見天理的那間會見室。

     蘇昌蘭說,5月27日會見她后,回到監倉被同倉羈押人員搜身,擔心律師給她傳遞信件。她提出抗議,同倉人員說是管教叫她搜的。管教來了,又親自搜身,還搜查蘇昌蘭監倉裡的衣服和食品,搜走了她寫的家信底稿、取保候審申請書、案件進展情況等材料。每次會見完回到監倉,管教要問與律師說了什麼?管教告訴她,你與律師會見談了什麼,會見室裡有錄音錄像的。

       這正如我所預料,昨天我突然來會見,不給及時安排就是因為來不及在會見室安放監聽設備。

      在安排我會見前,有一個女律師排在我前面,她看到先安排我會見,向警察提出異議。警察解釋說我是昨天預約的,女律師很是驚訝,說會見還要預約呀,不是來了就可安排會見嗎?我向她解釋是故意刁難我,讓我多呆兩天,也是為了安裝錄音設備。

      蘇昌蘭身體仍然不好,因患有甲亢,而引起心臟間歇停頓症,頸椎病嚴重,手腳麻木疼痛。看守所以醫療條件有限為由,勸她忍著些。蘇昌蘭很擔心家裡,她丈夫陳德權前些年車禍傷殘,行動不很方便。當她知道兒子今年高考成績還好時,她露出了一點笑容。這次,會見近40分鐘。

     會見完后,我向看守所作了投訴。

 

從我的 iPhone 傳送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