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Article

——“天安門母親”掃墓紀實 丁子霖 去年底,我們恢復自由回到北京家中,難友來看我們時,就與她們約定,明年二月十五日,我們仍在老時間、老地方相聚,去北大未名湖畔為埃德加·斯諾先生掃墓。這是十一年前先生的遺孀路易絲·惠勒·斯諾夫人最後一次來中國時我們對她的承諾。她從此不再來中國掃墓了,我們必須遵守承諾為她盡責。這麼多年來從未中斷過。 近日來,每天晚間我都盯著電視台的天氣預報,唯恐這無常的天氣有變。我們有位難友徐玨女士正忍受著癌症化療,她執意要同去掃墓。我們只能答應她。但願那天的天氣能好一點。 今天晴空無云、無風,氣溫回升到了5°。我們一行六人進入北大校門後徑直往未名湖走去。...
當天在法院門口,只有親屬才可以進去。 五分鐘後,判決結果就出來了。 我對艾老師說,如果聽到歡呼,就是好結果,沒有聲音,一定沒有好結果。 果然,從庭內出來的人,都沉默著,可我還是不相信。 直到田父說,“不公平,判了田喜一年!” 接著,看到田媽媽還不死心地在裡面理論著,罵著新蔡官員的黑暗。 當時,腦子空白了一會兒,實在想不出辦法,我猛然才接受這個事實,對著法庭內大喊著,“我們不服!我們不服!是誰判的!你們憑什麼判田喜有罪?” 審判庭這邊的警察撤走了,只剩下空曠的大樓.沒有人聽得到我的怒吼。 人在法院那邊,我要急急地趕到法院門口,大家都跟過去。 衝著裡面喊了幾聲,當然,我又像一個潑婦一樣,...
今年2月3日春節,也是我結束在東京成田機場92天回國抗爭的一週年紀念日。回國後的一年,我遭遇意料中的各種麻煩,但還是如願以償地實踐護憲維權的理念,繼續從事人權活動,推進憲政民主。 過去的一年裡,我陪伴90歲的母親度過人生最後一段路程,這是我作為兒子的幸福。而且,我能站在祖國的土地上與國內民眾一起為國家的進步效力,這是我作為中國人的幸運。我深深感謝所有支持並幫助“我要回國”行動的不同宗教信仰、政治派別、膚色種族的各國友人,尤其是國內民眾。 我完成了“我要回國”行動,為維護公民回國權利做了示範。我又啟動“我要立案”行動,正在為維護中國人的訴訟權利作奮鬥。訴權喪失,一切公民權利就無法保障。我深信:...
楊慧文 2011年1月13日 我是北京律師楊慧文,自從2009年6月起至今,我一再要求北京司法局和北京律師協會為我的律師證註冊登記,但一直受到非法阻撓;2010年12月21日我所在的北京市安匯律事務所被以整改不合格為由公佈註銷,2011年1月10日,在發現律所被註銷後,先後向東城區司法局、北京律協、市司法局交涉瞭解換所的事,1月13日,北京司法局律管處,讓我重新申請執業,而根據現行規定,如果重新申請我將不可能再獲得北京律師執照。 他們為什麼要置我於死地?對我如此打擊報復?兩年來嚴重影響我執業還不算,還要完全剝奪我的執業權,我到底在哪一方面得罪了北京司法局的某位官僚? 回顧這兩年來,...
今天是公安警察每年一次的110法制宣傳日,警察唆使旅館將倪玉蘭房間單獨鋸斷水管斷水,我們的基本生存權被剝奪。 下午,董繼勤出去辦事剛走,自稱旅館的人就砸門,謊稱水管漏水要進房間修理,我說:這屋裡的水管不漏水。他們就急了,一邊踹門、一邊罵我,他們中間有的人說:讓派出所再來幾個人拆門。 董繼勤回來後就打110報警,但警察卻拖著不出警,請看董繼勤的報警記錄: 電話:81977314
作者按:現在,當地政府已經派出幾十名警察駐在橋上,這幾天就強行通車,村民聲言誓死維護自己的權益,大戰一觸即發!村民希望外界關注。 佛山一環在建南延線,縫經順德、勒流西華標段,新建跨橋存在極大問題,內裡可能隱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跨橋設計。佈局嚴重錯誤! 周邊一帶都是新建路,建橋跨舊路,為什麼西華大道出入口在舊勒良路建橋跨新建一環南延路,該跨橋建成將封倒西華村大道出入口,激起當地群眾民憤。 二、當地官員存在極大的官僚主義,個人主義作風! 如此錯誤的方案都得到當地官員特別是西華村領導的同意興建,這些官員領導有沒有考慮西華村民的出行安全有沒有尊重西華村民的民意。
文章摘要:這種卑鄙的“欲擒故縱”,包含著多麼險惡的用心,顯露著多麼可怕的陰謀!胡錦濤先生和溫家寶先生倘使不甘就此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就該預想到事情可能發展的趨向,就該及時制止他們將迫害延續,對這起事件予以徹查! 因銳評胡錦濤和溫家寶,並拒絕明顯帶有凌辱性質的所謂“傳喚”,荷槍實彈的黨國警察在去年7月3日晚包圍了我的住處,我隨後被“取保候審”至今。在殘酷迫害面前,我被迫沉默著,可即使這樣,迫害也未減緩,反而加劇。 前些天我在自己博客內轉貼了幾篇文章和報導,麻煩又來了。1月4日下午,我夫婦倆從外面回到所在的小區,看到3個便衣警察在我家附近躑躅。我夫婦倆便意識到,別說再寫文章了,...
來源:許志永博客 (2008年9月,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發,3000萬兒童受害,趙連海組織家長推動賠償;2009年11月13日,趙連海被警方帶走;2009年年底,媒體曝光毒奶粉並未被銷毀而是被重新包裝;2010年3月30日,大興法院開庭審理趙連海尋釁滋事,2010年11月10日,趙連海被判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犯罪事實就是他為奶粉受害者和一個被強姦的女孩維權經過。 2008 年9月初,甘肅省報導多例結石患兒,結石寶寶問題浮出水面。後來根據衛生部公佈的數字和溫總理接受網友提問時的回答,有3000萬兒童受害,其中確診結石 的患兒近30萬。這其中有一個結石患兒的父親,名字叫趙連海,2008年9月20日...
(10月31日——11月1日) 10月31日 謝謝大家的關心。被上海國保非法拘禁(被旅遊)的一週,現在我已回家,在家門口攝影留念。 http://twitpic.com/32k055 我10月25日至31日被關在上海最偏僻的小島上,橫沙島的上海天使海灘度假村裡,由6名警察守備,當然是便衣,一起吃喝。 警察送我回家的路途上,突然告訴我,他們接到我母親病危的通知,車子直驅醫院,我看望了母親後才回家,現在又要去醫院守夜。 11月1日 昨晚一夜未睡,在病床邊陪伴母親,我的心與屏幕上顯示母親生命三大體徵的數字一起跳動,默默地為母親祈禱。 謝謝朋友們的關心,我母親的病情暫時平穩。今天我仍去醫院裡盡孝心,...
馮正虎 2010年07月21日 今日上午9:20我剛出樓門,等候門口的張警官告訴我:今天口頭傳喚,要問一下《官逼民反》文章的事。他帶我上了一輛警車,裡面已有兩位穿制服的警察等著我,並由他們帶我去五角場派出所。一場游戲又開始了,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9:50在派出所310室進行筆錄,這是合法傳喚的必要環節。楊浦區國保警察部門領導小李發問,派出所民警老張用電腦記錄,我回答。他問我:你今天為何到派出所來的?我回答:不清楚。他問《官逼民反》怎麼解釋、是否你的真實意思、等等其他幾個問題。我一概回答:不予回答。 我不予回答,是對小李警官與張警官的尊重。他們都是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尤其小李還是讀書人。...

頁面

訂閱 Article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