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告訴律師,她因取用純淨水加鹽洗手腳和身上的濕疹潰爛處而被管教禁止和教訓,管教聲稱要將此事向審判法院書面反應,作為蘇昌蘭案件量刑的參考;看守所不給熱水喝,並從11月下旬開始取消了每天上下午各一個小時的放風時間。為抗議案件久拖不判和司法迫害,蘇昌蘭決定進行定期絕食。 魁明律師會見蘇昌蘭的情況 蘇昌蘭煽顛罪案消息:12.8上午律師會見了蘇昌蘭。對於近況,蘇說到: 10.18日,蘇昌蘭從醫院出來後,取用在風場的純淨水(沒有熱水,在押人員飲用的水)加點鹽來洗手腳和身上的濕疹潰爛處,被管教看見,當場被管教禁止和教訓。第二天管教來到監倉開會,...
山東成思律師所李金星律師,因依法擔任廣州天河法院楊茂東、孫德勝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辯護人,濟南市司法局以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為由於2016年12月2日作出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告知將對其作出停止執業一年的行政處罰。就此,李金星向作為其會員的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提出維權請求,同時請求該會組織專家研討,給刑事辯護律師予以指導,即:假如刑事審判庭被告人席上坐的是聶樹斌、呼格吉勒圖等人,在法庭嚴重不公正甚至足以造成錯殺的嚴重後果下,律師應該怎麼辦?律師是否應當據理力爭?律師如何據理力爭?楊茂東、孫德勝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由天河法院於2014年11月28日第一次開庭審理,...
協助馮正虎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民代表的四名助選志願者徐佩玲、崔福芳、範桂娟、戴中耀,於11月13日在楊浦區第115選區向選民發放《馮正虎向選民拜票》的宣傳單時,遭到楊浦公安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的違法拘留,其手機都被浸泡在水里毀壞。就此,他們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出國家賠償申請,並要求追究相關人員的違法違紀責任。 上海助選志願者徐佩玲等 4 人申請國家賠償 【馮正虎按語】上海助選志願者徐佩玲、崔福芳、範桂娟、鄭培培、戴中耀協助馮正虎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民代表,11月13日在楊浦區第115選區向選民發放馮正虎的宣傳單《馮正虎向選民拜票》,遭到楊浦公安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的違法拘留,...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自11月21日失聯後,其家人及家人委託的律師始終未收到任何關於江天勇的書面通知,而官方媒體卻大肆對江天勇進行抹黑,進行輿論誤導,兩位律師就此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公安部門和媒體的非法行為,並將採取法律行動追究有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覃臣壽、陳進學關於江天勇案的律師聲明 一、江天勇家屬及其委託的律師廣東律成定邦律師事務所律師陳進學、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律師覃臣壽,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江天勇失聯至今,沒有獲得任何關於江天勇的書面通知。 二、至今沒有任何官方機構依法告知家屬及律師有關江天勇涉嫌的罪名、關押地點、偵辦機構及辦案人員姓名和聯繫方式、其人身是否安全、是否遭受酷刑等,...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在羈押期間遭受各種非法對待,包括被單獨秘密關押半年、不准其妻委託的辯護人與其會見、幾天幾夜不讓睡覺、被威脅與恐嚇、被帶上死刑犯的手銬腳鐐、最長兩百多天沒有放過風等,其辯護律師致函天津市檢察院,要求就有關事項進行調查,並對違法單位和人員予以查處。2015年5月20日,吳淦因在南昌抗議江西高院不讓“樂平冤案”的律師閱捲而被拘留,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兩罪批准逮捕。 燕薪律師致天津市檢察院的控告函 控告人: 燕薪,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律師,執業證號:11101200510330274,系,吳淦的辯護人,聯繫電話:15110279280 控告事項:...
江天勇自2016年11月21日失蹤後,至今音訊全無,但其在北京市昌平區曾經居住過的住宅卻遭到公安人員撬門搜查;另外,租賃江天勇的弟弟住房的租客自12月4日被員警帶走失聯至今,住宅被搜查。江天勇的妻子就此強烈譴責北京公安的強迫失蹤、非法搜查,尤其是對案外人員的株連行為。 關於北京市公安局查抄江天勇及其弟弟住所的聲明 金變玲(江天勇之妻) 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失蹤後,至今音訊全無。但是有一些輾轉傳遞的資訊不斷傳來,為慎重起見,本人核實,已確認以下資訊: 1、江天勇在北京市昌平區北部地方曾經居住過的住宅遭到公安人員撬門搜查。 消息人士轉遞告知:12月4日,...
我們都對會承擔的歷史宿命有認識。對未來的時代,他、我還有許許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們都注定是墊腳石、鋪路石。接受這種歷史的卑微,是我們的榮光。
这是来自女权五姐妹取保后对朋友家人和社会各界的感谢信。用吕频一句话:此刻我不想预言女权行动派的未来,但我要断言,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女权主义的普遍兴起。不说离开二字,直到被迫离开之时。未来一切,求仁得仁。 这是来自女权五姐妹取保后对朋友家人和社会各界的感谢信。用吕频一句话:此刻我不想预言女权行动派的未来,但我要断言,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女权主义的普遍兴起。不说离开二字,直到被迫离开之时。未来一切,求仁得仁。 大兔泪目:这一次 你们比我更坚强勇敢 最最亲爱的你们: 你们平时看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定会YY我在里面这38天成为了牢头狱霸或者监狱风云女权倡导者吧?哈哈,...

頁面

訂閱 法律天地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