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喝茶”通常指因為你的言論或你的公民行動被警察、國安約談,其實多數時候是沒有茶喝的,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戰勝“喝茶”恐懼,學會跟專政機器打交道我覺得很有必要,我也是從起初的“喝茶”恐懼到經歷到後來習以為常的。當然這個“喝茶寶典”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經驗與各位即將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況會因為自身和所處的環境不同而異。
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八) 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今年是中國的龍年,民間傳統認為龍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對執政的共產黨來說果然如此。王立軍一腳邁進美國領館後,在北京政壇引起軒然大波,本來有望在十八大進入常委的薄熙來一夜之間淪為階下囚。當局為如何處理薄的問題弄得焦頭爛額,黨內高層內鬥激烈,陷入六四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之中。
在沉寂了近一個月後,胡溫當局終於出手,宣布薄熙來“涉嫌嚴重違紀”,停止其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的職務,立案審查。十八大前中共黨內高層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暫時告一段落。這些天來,北京政局波詭雲譎,各種謠傳紛起,不僅老百姓議論紛紛,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體也攪進來,釋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輿論幾近失控。對此,凡是經歷過文革的,很自然會聯想起“四人幫”垮台前一年那個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滿天飛的原因,恰恰是由於當局處理薄熙來問題黑箱作業,遲遲作不出決定來。難產的原因在於薄的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僅牽涉十八大前太子黨與團派之間的權力博弈,而且涉及黨內意識形態之爭,如何評價薄主導的“重慶模式”...
“兩會”剛剛結束,北京政壇就傳出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的消息。儘管官方報導的用詞很謹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職”,而且還稱為“同志”,但可以說薄已經出局,那個空頭政治局委員的頂戴何時被摘除,恐怕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曾幾何時,薄權傾一方,炙手可熱,現在卻落得有家歸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監視居住,成為刑訴法第73條的頭一個犧牲品,這不能不讓人感嘆歷史的捉弄。 胡溫對薄熙來亮劍,從日前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上的說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軍事件時,專門講了一段話,提到否定文革的歷史決議和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的路線,隱指薄違背黨的路線方針,另搞一套。對黨的高級幹部來說,...
中國的“兩會”早已失去參政議政的功能,淪為當局的橡皮圖章。不僅如此,近年來“兩會”與時俱進,已經不僅限於“人大代表舉舉手,政協代表拍拍手”,而是成為一場奢華的政治版“春晚”,任由富豪炫富。今年則更甚,代表們輕裘寶馬,渾身珠光寶氣,手上戴著24萬元的手錶,腰上繫著價值萬金的腰帶。這與普通民眾日益艱難的生活現狀形成強烈反差,引起民間輿論的強烈抨擊。 當局一面號召民眾學雷鋒,另一面卻放縱奢靡之風,是在自打耳光。不過,當局這樣做實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是營造太平盛世景象,掩蓋已經逼近全面爆發的社會危機;二是轉移民眾視線,緩和王立軍事件對政局的衝擊,穩住十八大的陣腳。為此,官方新聞發言人有意放煙幕彈:...
習近平訪美前夕,後院起火,爆出驚天事件。“打黑英雄” 和操刀手、重慶市原公安局長王立軍日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 “滯留一天”。這不啻是一枚重磅炸彈,給北京政壇造成很大衝擊,問鼎下一屆中央常委的熱門人物薄熙來首當其衝,打亂了十八大原有的人事佈局。而且官場內鬥的醜聞演成國際事件,使當局大失顏面。這正應了那句 “天下未亂蜀先亂” 的老話。 薄熙來是中共太子黨的一員大將、坐鎮重慶的一方諸侯。與中共官場的傳統不同,他雖被外放西南,但不甘寂寞,把 “唱紅打黑” 作為搏取上位的敲門磚,創造了“重慶模式”(唱紅、打黑、民生工程),搞得風生水起,贏得國內左派一片喝彩。但他求官心切,違反了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我想說的主要有兩點,這是根據我自己在管理一個環境政策智庫和我在與大陸的決策者和政府官員——既有在北京中央當局的,也有地方當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學到的經驗來說的。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後毛時代的中共政權,雖然獨裁依舊,但並不狂熱,而是理智的獨裁,越來越精於利益計算。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任何努力都無法緩解中共意識形態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帶來的惟利是圖、普遍腐敗和兩極分化,更使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獨裁化民族主義的煽動,也無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維持政權的主要方式只能乞靈於經濟高增長和利益收買。沒落的帝制傳統、腐朽的拜金主義和垂死的共產獨裁相結合,演化為那種最壞的掠奪型資本主義和現行的灰色統治方式,極端機會主義的統治也使今日中共獨裁呈現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於發佈了《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儘管這是中共掌權後發表的第一份關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但除了白皮書的公佈本身之外,其內容毫無新意。 白皮書的核心內容是關於“國情論”、“黨權論”和“中共英明論”的論證。

頁面

訂閱 政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