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聯合國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2017年3月14日、15日 聯合國的主要人權機構——人權理事會於2017年2月27日至3月24日舉行第三十四屆會議,中國並沒有被專門列在理事會的議程上,但各國政府仍可在第四項一般性情況辯論階段就特定國家的人權狀況發言。“中國人權”組織的代表在日內瓦旁聽了部分會議,包括一般性辯論,其中加拿大、捷克共和國、歐盟、法國、德國、英國和美國等政府的代表都在發言中表達了對中國的人權狀況的關切。 下面是 中國人權 翻譯的各國政府的發言(看英文請點擊 這裡 ),按會上發言的先後順序列出。 項目 4: 需要理事會關注的人權情況 (單擊 此處 可聽現場直播) 歐盟, 2017年3月14日 “...
(2017年3月15日發表,中文由 中國人權 翻譯) 主席先生: 本聲明由 國際人權聯盟 與聯盟成員“ 中國人權 ”組織一起發表。中國政府繼續對維權人士和律師採取抹黑宣傳、強迫失踪和認罪、延長審前拘留、酷刑等手段。它還試圖根據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限制國際社會對中國獨立民間社會團體的支持。 中國政府還以“國家安全”為名,正在進一步收緊對互聯網上和網下言論的控制,而且繼續從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加劇對其少數民族、特別是對藏族和維吾爾族人民的壓制。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必須堅定地支持國際人權標準,抵制中國竭力使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說辭合法化的企圖。
我們必須盡我們的全部能力行動。在我們單獨的行動不夠的地方,我們必須敲響警鐘。我們必須支持每個人的權利,包括她或他批評當局的權利。馬丁∙恩納爾斯獎是為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行動者進行宣傳的強有力的榜樣。它提醒我們,雖然我們誰也不能單獨拯救世界,但我們所有人在一起能夠服務於世界,在一起我們就有影響。
維權人士 郭飛雄(楊茂東) 的妻子 張青 致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關注郭飛雄案,並對先後關押郭飛雄的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和廣東省陽春監獄侵犯人權事件進行調查。此前,郭飛雄的姐姐 楊茂平 在微信圈發出到監獄探望郭飛雄情況的帖文,詳細講述了郭飛雄健康狀況惡化的情況。 張青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公開信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 我是中國公民郭飛雄(本名楊茂東)的妻子張青。我今天寫信強烈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關注郭飛雄這起嚴重的人權被侵犯案件。 郭飛雄是法律工作者和作家,是中國維權運動的領軍人物之一。他多年來從事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事業的活動。他參與了多起維權活動,比如,...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傅聰大使今天在人權理事會第31次會議上的發言中,指責“西方國家以人權、人道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義”。他還警告人權理事會不要被用作“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的工具,以免重蹈其前身、信譽掃地的人權委員會的覆轍。(見於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的官方網頁 ) 中國的指責是在人權理事會會議上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緊急關注後作出的。繼上週12國政府罕見地聯合發表的聲明後,國際人權聯盟和中國人權今天發出一份 非政府組織的聲明 ,要求關注自2015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化。12國政府的 聯合聲明 由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哈珀大使宣讀,代表美國、愛爾蘭、英國、澳大利亞、德國、荷蘭、...
11月18日,在聯合國此次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情況的第二天會議上,中國代表團以其慣用的嫺熟方式來回應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專家提出的具體問題:列出長長的、文不對題的統計資料;列舉官方的法律法規;在描述實際做法時大而化之、籠而統之,沒有衡量進展情況的標準或基準;並強調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以此作為其資訊不全或制止酷刑措施不夠的藉口。此外,中國採取一個新的手法是強調文化差異,將其法律中缺乏對酷刑的全面定義歸結為中文的“酷刑”難於與公約中內容廣泛的酷刑的概念相一致。 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多次作出不合情理、有損於其信譽的回答。舉例如下: 單獨關押不是一種處罰措施, “...
河南鄭州民運人士董廣平不堪國內警方對他及家人的迫害和騷擾,攜妻女逃亡到泰國,並獲得聯合國難民保護身份,但10月28日在曼谷被移民局警察抓捕。董廣平的妻子撰文講述丈夫的經歷及家人的遭遇,呼籲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的救援,呼籲泰國政府不要聯合中共作惡遣返其夫。 董廣平妻子谷書花的呼籲 董廣平,中國在押政治犯(CPPC號00156),是我的丈夫,1958年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河南省鄭州市人,曾為警察,民主公益人士,2001年曾因參與民主政治活動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入獄三年,2004年出獄後仍恪守民主理念,要求當局平反“六四”,走民主憲政之路;2014年2月2日,...
今天在日內瓦,40名中國政府的代表面對聯合國獨立專家,就中國執行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情況接受了3個小時的尖銳提問。今天的會議開始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對中國遵守條約義務的第五次審議。 委員會的9名成員深入研究了中國幾乎每個領域履行公約責任的情況,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其他為防止酷刑所採取的措施(根據參加審議的專家不得參與對其所屬國審議的規則,委員會中的第十名成員——一名中國籍成員,被要求棄權)。 委員會專家們的提問,不僅包括酷刑的實施和為有效地防止它所採取的措施,如由於暴力行為在關押中死亡的數字和是否有統計數字顯示禁止酷刑的法律被執行;...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頁面

訂閱 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