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和平

但愿你们是最后的英雄,从此世间不再需要英雄,人们平等相爱幸福美好。我们将以最隆重的仪式欢迎最后归来的英雄,届时一定要唱起那首正义律师之歌。
李和平律师被判缓刑,被带离看守所却被国保杂碎们非法关押在秘密的地点,不得不让我强烈担忧他此刻正遭受变态折磨和摧残。因此,709家属们势必为丈夫继续呼吁,坚决揭露真相,直至家人得到真正的自由。
“欧盟承认中国在消除贫困等许多人类发展领域所取得的进展,但同时仍然对维权人士和律师遭到逮捕、关押和定罪以及据报道他们的家人遭到骚扰的情况表示关切。欧盟再次呼吁立即释放所有因人权活动被拘留的人士,特别是刘晓波、伊力哈木∙土赫提、谢阳、江天勇、李和平、王全璋和扎西旺秀等人……”
非常感谢您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发生在2015年7月,持续到今天的中国709大案。此案以大批律师被强迫失踪开始,以剥夺被逮捕律师和公民合法辩护权和被逼自证其罪为特点,历经一年七个月,至今仍有四位律师(谢阳,江天勇,王全璋,李和平)一位公民(吴淦)被关押。尤其最近又爆出来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中国人权 收到“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合写的关于李春富律师的情况通报,获知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李春富律师已于昨日(12日)获取保候审回到家中。王峭岭是李春富的哥哥 李和平 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是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她们的丈夫均在2015年7月当局以律师为主的“大抓捕”中被捕,并一直被拘押至今,与外界失去联系,得不到任何法律援助;他们均被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李春富生于1972年。 后附: 天津市公安局对李春富的取保候审决定书 【李春富律师昨日被取保候审,骨瘦如柴、极度恐惧】 《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一》 昨天,2017年1月12日下午五点,...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于8月初连续几天开庭审理“709”案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但却严加看管并阻止当事人的家属旁听庭审。鉴于此,被关押1年多杳无音信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发出要求旁听申请书,认为从“教育”的角度,法院也应该准许其旁听,并相信作为一个优秀刑诉律师的李和平本人,不会拒绝拦阻他的妻子在审判时旁听;如果李和平本人真的强烈要求妻子不要去旁听,请法院告诉他写封亲笔信解释。 旁听申请书 王峭岭 尊敬的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这几天看了贵院关于709案的审判情况,很是震惊。在连着三天的判决书上,看见了久违的一个名字,李和平,我的丈夫。 我心潮起伏难以平复,自从2015年7月10号,...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709案”当事人李和平、王宇、包龙军、谢远东的四位律师,于1月4日和当事人的家人一起向天津市河西检察院递交了《法律监督申请书》,并到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递交了《法律意见书》。律师指出公安机关的程序严重违法,要求立即撤销案件、释放秘密羁押的全部律师和公民,并要求检察院予以监督。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通知书将“岭”错写为“玲”)收到逮捕通知书:李和平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欲阅读王峭岭撰写的关于李和平的文章,请点击 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da-gui-mo-zhen-ya-wei-quan-lu-shi-he-huo-yue-ren-shi )

页面

订阅 李和平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