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联合国专家:中国政府需要“真正的问责”

2016年08月23日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今日在北京发表声明。声明中说:虽然中国近年来在减缓赤贫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绩,但取得进步的同时,也存在“严重不平等现象”,“十分薄弱的……承认经济和社会权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场精心设计的在法律秩序的名义下进行的钳制运动……显著减少了寻求补救或通过任何法律或行政机制疏导压力的选择”。

这项声明是奥尔斯顿在对中国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访问结束后发表的。这是他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旨在评估中国政府在消除贫困方面的效果以及“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的”。

奥尔斯顿强调, 如果各国政府不把经济和社会权利视作人权,而仅仅将其作为政治雄心或发展目标,那么消除赤贫不可能真正实现。他还主张,要使这些权利受到尊重和保护,一个强有力的框架必须包含三个要素:以国家立法的形式承认这些权利,为促进这些权利的实现提供制度性支持,建立问责机制以确保落实。奥尔斯顿指出,中国的制度在这三个方面都存在严重不足,尤其是在政府问责问题上。对此,他特别提及中国共产党的政法委员会(简称政法委)对法院工作的政治干预,称其为实现司法独立的重大障碍,使得情况“不容乐观”。

除了中国存在结构上和制度上的弊端之外,奥尔斯顿还阐述了近期发生的一种他称作“钳制运动”的现象,即法律威严和警察权力联合起来压制民间社会参与、收窄公民在权利被侵犯时向官员问责的途径,包括对人权律师和劳工权利律师的镇压,这在奥尔斯顿看来,“使律师除了成为政府帮手之外难有作为”。此外,将于2017年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以“国家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的名义对中国境内外的非政府组织(NGO)进行严格限制和刑事制裁。奥尔斯顿认为这两项措辞“存在很多问题,是没有限制和任意的”。

奥尔斯顿警告说,对公民社会参与的压制“将给大规模抗议制造越来越多的压力,抗议一般会遭到镇压措施”,“因此,挑战在于发展相关机制,让声称权利受到侵犯的公民个人可以寻求真正的问责。”

奥尔斯顿在声明中特别提到,由于某些中国官方数据不可靠或不能获取,这对他准确评估赤贫情况造成实质性的障碍,他在执行其使命时也遭遇困难。奥尔斯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局限制他与普通市民会面交谈,令他担忧。他向路透社表示,他提前向中国政府报备了他有意会见的学者名单,但结果“一次会面都没有安排,而且我联系过的许多人都回复说,有人要求他们在这段时间外出度假”。

中国官方的这些限制违反了联合国有关特别报告员对成员国进行调查访问的条款规定。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成员国政府应向特别报告员提供某些保障和便利,如“调查自由,尤其在下列方面……与非政府组织、其它私营机构和新闻媒介的代表的联系(以及) 与证人和包括被剥夺自由者在内的其他个人进行被视为完成特别报告员的任务所必需的秘密和不加监视的联系”。

早在2005年,时任特别报告员已经向中国政府提交了实情调查访问请求,11年后才获得许可。自2010年以来,中国政府只允许过三次联合国专家访华,奥尔斯顿此行是其中一次。目前还有共计12项由其他联合国专家提出的访问请求尚未得到中国政府的回应。

奥尔斯顿将在2017年6月提交他的最后报告。

菲利普·奥尔斯顿声明中提及的法律和规定

权利承认

低保、五保社会救助政策

数据信息获取

信访制度

问责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