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冯正虎两会前被刑事传唤

2016年03月03日

3月2日,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被刑事警察以传唤的方式限制人身自由,不准他去上海市信访办。这是冯正虎涉嫌“拒不执行法院裁决罪”一案第38次被刑事传唤。冯正虎在文中说,按照法规,这是一个废案,而这个废案的承办人还在发传唤证,太荒唐了;若“两会”期间国保警察怕他去,可以亲自告知一声,他会给面子,何必要让两位刑警违法。


冯正虎两会前被刑事传唤
冯正虎

2016年3月2日(周三)10:00许,我出门,在小区通道上受到杨浦区公安局警察卞昕、管春华的阻拦,他们出具一张刑事传唤证,用警车将我传唤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

这两位刑事警察又一次被国保警察利用一下,以传唤的方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准我出门去上海市信访办。每周三上午,上海市信访办的后门(人民公园)聚集上千上海访民,“两会”期间也成了敏感地点。全国“两会”来临,各地政府又要如临大敌草木皆兵,胆颤心惊怕出事,稳至上不顾法律。

近三年,我一般每周三上午10:00都会去这块上海访民的聚居地,听听访民的诉说或给予法律上的几句指导,中午在外聚餐,没有什么事要办,只是去人民公园晒晒太阳、接一下地气而已。几次不去这块地方,根本无关紧要。若“两会”期间国保警察怕我去,可以亲自告知一声,我会给面子,小事一件,何必要让两位刑警违法,又浪费一张传唤证。

或许,国保警察有自己的算盘,非要给我发一个红包,嘉奖一下我最近的工作,我撰写并由九百多上海市民联署致函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捍卫法律,支持司改,保障诉权》一文是否又惹上海个别领导生气了?他们估算的很对,我收到红包,肯定会感恩,公开致谢,他们的上上领导也可以看到,会满意他们对我的严加看管。

我是坐过牢的人,派出所的班房又算什么,传唤多得习以为常,不算行政传唤,今天这张刑事传唤已是第38张。传唤就是到派出所里吃一顿免费午餐,与警察聊天而已。我同情的是,这两位刑事警察真倒霉,揽上了这个违法的活,明知是一件刑事假案,还在不停地发传唤证。每一张传唤证将是他们违法的证据,违法的行为迟早要追究的。

或许他们不知道,最近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该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后,有下列情形之一,且办案机关未依法解除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或者返还财产的,属于国家赔偿法第十八条规定的侵犯财产权:……(四)未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或者逮捕措施,立案后超过两年未移送起诉、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撤销案件的;……。”

冯正虎涉嫌拒不执行法院裁决罪一案于2012年4月立案,并冻结了冯正虎11个账号的钱款,至今三年多未移送起诉、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撤销案件,杨浦区公安局一直在瞎折腾。不用说更多的事实与理由,仅凭上述一条法规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废案。当事人冯正虎已有权提起国家赔偿了,这个废案的承办人还在发传唤证,太荒唐了,真不把法律当一回事。

当日下午,杨浦区国保警察张雷、陆巍峰来五角场派出所讯问室与我谈话,他们是真正的传唤人。我批评他们:你们一个电话可以通知的事,非要发一张传票,害得卞昕他们违法。若你们要发传票,就发自己的,随便搞一个其他罪名。若你们要立功,我一定成全你们,让你们天天发传票把我送进派出所,表现与我斗争坚决,领导可以表扬你们。

其实,你们不要告知我“两会”期间不该什么什么。原本,“两会”期间我就安排好好休息,平时维权也够辛苦的,国家领导人忙着开会,我不会上北京凑热闹,我的政策提议已在会前提交,或在网上可以发表。而且,我历来不会在敏感日子串门走动,更不会闹事,你们的领导不必担心。

下午4:00许,我们谈话结束,张雷请卞昕进来办理结束传唤的手续后,就驱车送我到8号地铁四平路站,我乘地铁去我岳母家。

第二天上午,我与妻子出门去银行办事,在小区通道上又遇见杨浦警察卞昕,管春华坐在警车里。我问卞昕:“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不来了吗?”卞昕问我:“去哪里?”我告诉他:“去银行办事。若你认为不可以出门,我就乘你的警车去派出所。”他请我等一会,立即打手机请示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你可以出门了。我与妻子办完事回家,卞昕、管春华及警车都不在了。

确实,没有必要紧张,信任是相互的。一个国家,一个社团或个人要有一点自信,否则天天草木皆兵、无端生事,最后不是被他人打倒,而是被自己吓死。

2016年3月3日

 

附录:

冯正虎的第38张刑事传唤证(2016年3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