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柱铭:怎样惩罚社会的良心?

2019年04月29日

占中九子案将于今天判刑,行文之时,笔者尚未知悉他们的刑罚,故只打算在此探讨一下,法官量刑时应考虑的一些因素。

首先,按照九子的违法动机,法庭要考虑是否除了监禁以外,有没有其他更合适的惩处方法呢?去年,终审法院就“双学三子”案作出的裁决,指出公民抗命必须是“和平、非暴力”,而且抗命者的动机必须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而非个人私利。而三子作为占中发起人,每次提及占中,总是强调“爱与和平”的原则,而这亦是所有占中参与者所坚守的宗旨。所以说,纵然占中构成了他人不便,却没有造成过度破坏,故绝对是合乎比例的抗争行为。

何况,正如笔者在本栏也曾论及,如非中共和特区政府再三“串谋”拖延特区落实普选之期,香港早已实行了真普选,根本就毋须占中。可见,他们的违法动机,绝对是逼不得已,更是毫无私心,占中只是为了促使香港可依照《基本法》,尽早实行已被拖延多年的普选目标。

其次,由于律政司对九子所提出的起诉,是针对他们在警察于9月28日放催泪弹前的行为,故法官量刑时,亦只应针对九子在这段时间内的行为,对公众所造成的“妨扰”来考虑刑罚,而不能将9月28日警察放催泪弹之后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包括79天占领带来的“妨扰”,以及运动期间曾发生的暴力事件,归咎于九子。

事实上,占中的原订构思是为期三天(其中两天为公众假期)的占领行动,约数千人于中环静坐两天,然后,等待被警方逐一抬走,藉以公告天下,中共又一次违背《基本法》的普选承诺,以及港人仍有争取民主的决心。这个构思完全是合乎比例的抗争行为,后来却因警察无理地施放了87枚催泪弹,以及特区政府彻底无视港人的民主要求,才令运动演变成79天的占领。至于曾发生的暴力事件,更相信是有人收买黑社会故意挑衅,蓄意抹黑。

再者,九子被起诉的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全是古老的普通法罪行。依照过往经验,律政司都只会以非法集结罪对占中发起人/参加者提出起诉,就如“双学三子”案,三位被告因在2014年9月26日晚上发起冲入公民广场被捕,他们及后也仅是被控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而“双学三子”冲入公民广场,正是导致占中提早进行的主因。不过,律政司选择以极含糊、过时的煽惑公众妨扰罪对九子提出起诉,其动机显然是企图促使法庭对九子施以更严厉的惩罚。

量刑该考虑公民抗命动机

然而,法官在量刑时,不得不考虑是次公民抗命的动机,以及人权法的原则。另外,由于已事隔四年多,社会已回复平静,而且自占中结束后,并再没有同类事件发生,故法官根本毋须判出具阻吓性的重刑。

记得在占中举行前,有位资深的退休法官曾跟笔者讨论占中人士究竟会否坐牢。他指出按照占中的构思,抗命者将会被控以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而鉴于三子及其他参加者相信都是初犯,再加上爱与和平、非暴力的坚持,所以他认为占中人士根本不可能会被判实时入狱,以致不能效法甘地,以牺牲个人自由来争取民主。

无论判刑如何,笔者每晚都会点起烛光为九子祷告,直至他们最后一人也出狱为止。

原载:香港《苹果日报》

 

——转自《纵览中国》(2019-04-2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0期,2019年4月26日—2019年5月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