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给9月28日的我-写在占领一个月之后

2015年01月28日

9月28日的何雪莹:

要是我告诉你,这一个月来我怎麽过,看到甚麽听到甚麽,你準会骂我是个骗子。

那个星期天中午,你赶到金钟。朋友告诉你说人很多,已经迫到出夏慤道。於是你由湾仔告士打道进入,等S前来会合。你告诉他说:「连演艺门外也已经坐满人了。」

由细到大,你都怕迫又怕死。於是你没有挤进金钟道,留在告士打道,相信那边不会有衝击。你还跟S说:「哪里需要增援,我就往反方向走。」

你走上了天桥。电话响起,是Y。「警察在夏慤道已经出催泪弹。」他在湾仔办公室看直播。你放下电话,几分钟後,又是Y。「警察疯了,你认真想想要不要离开,过来我这边暂避。」怕死的你同时间接到母亲的讯息,求你离开。你到达Y的办公室,一起看电视直播。你们知道,不远处的教会晚上八点有个祈祷会,没有信仰的你们一起过去,又遇见S和W。牧师带领低头祈祷之时,你不发一响地为Y递上纸巾。你未想过,这叁个大男人,会有如此感性的一刻。

The rest is history。


2014年9月28日,示威者布满金钟区域,一路延伸到警方较早前施放催泪瓦斯的湾仔区。
中国人权拍摄。

你正在概歎,这场以为会一班人坐著等被捕的占中竟然如此戏剧性收场,也答应不会再去放催泪弹的地方。如果我告诉你,到了今天,整整一个月之後,我还每天在街头,你相信吗?你会相信这个怕污糟的港女可以每晚在地上坐足一个月吗?

你说过香港人好现实,只要在中环放几只蚊咬人占中就会瓦解;只要他们借尿遁去厕所就会顺便返屋企。你错了,你彻底错了。

我告诉你,未来叁天你将会见到香港人把湾仔至中环挤得水洩不通。之後人群稍为散去,你会发现金钟变了露营区和露天美术馆。你最怕跳石壆过马路总是要找天桥,有些人知道你这些港女论尽,就在石壆搭上落扶手和楼梯,令你每天穿长裙亦能上落自如。你将会见到自修室在路中心出现,而且疯狂演化生长。你将会见到有人在金钟种田,在水泥地上种花。


“并肩上:占中打气机”发布的支持“占中”的信息。 照片来源:“并肩上:占中打气机”

但你不只见到,还亲身做到。你认识了一班新朋友,做一个名为「并肩上:占领打气机」的媒体艺术装置,每天在金钟将来自世界各地,支持占领运动的讯息投影在政府总部外。这一个月来累积了近四万个留言,而且想不到很多留言来自越南、乌克兰这些你以为唔关事的地方,你终於知道甚麽是international solidarity,追求民主自由不应该孤立无援。你突然觉得自己不是无所事事,虽然真正在默默工作的,是一班好叻的年青艺术家。你咩都唔识,唯一作用只是派下胶搞下笑。於是这一个月来下班後,毫无例外地怀著兴奋的心情,期待跟打气机小队相遇。各方的友人都知道你每晚在这个角落「老是常出现」,知道往哪里找你聊天。

我说到这里你一定不相信是吧?你以为香港人都是经济动物,只会心里支持民主自由而不愿付上任何代价。不要紧,当你见到金钟出现一个没有金钱交易,只有互相支持的乌托邦,你会跌到一地眼镜碎,而且跌得好开心。

喜欢思考城市的你,一年前逐渐了解占中的构思之开始,就一直想写点甚麽来拓阔占领作为一种空间实验的想像,让大家知道占领不只是静坐等差人拉。你一直对香港公共空间和空间使用的落後深痛欲绝,想提出一些懒先进的观点。我告诉你,经过这一个月後,你会变得非常谦卑。你自以为读了一些理论和先进经验想教化世人,但当占领真正发生了,香港人根本不用读你的甚麽大作,他们自己一手一脚就做到。你这种读书人真是无鬼用的。


2014年10月10日,金钟示威区的列侬墙。中国人权拍摄。

我要跟你告别了,因为经过这一个月的洗礼,我跟你已是彻底不同的人。我终於相信香港人的力量,相信香港人打破他们一直认为自己是现实、功利、自私的定型,相信香港人有自治的能力,相信香港人已经觉醒。我已经不像你般对香港如此悲观绝望,因为希望从来不在於好的政府,而是觉醒了的人民,而是人民意识到自由的代价在於我们要长期对权力保持警惕。

你一直很喜欢哲古华拉的话:「坚强起来,才不致丢失温柔。」经过这一个月,我肯定比你更明白这句话的深义。哲古华拉这样说:

At the risk of seeming ridiculous, let me say that the true revolutionary is guided by a great feeling of love. It is impossible to think of a genuine revolutionary lacking this quality… We must strive every day so that this love of living humanity will be transformed into actual deeds, into acts that serve as examples, as a moving force.

Che Guevera, Man and Socialism in Cuba (1965)

我们信仰爱,信仰和平,分享,诚实,无私,真理;信仰人生而平等,信仰人应该有尊严而活。专制政权最害怕的,就是以上一切一切的温柔。我们反抗,我们不听命令,不是我们暴烈,只为了坚强起来,守护一切的美丽与温柔。

你和我都是读社会科学的,知道我纵使惯了分析事情,却从不作任何政治预测,因为我相信人的主体性,历史钜变从来不是任何人能够预知。所以不时有人问我几时会撤,如何收科,我都答不知道。诚然我有太多不捨,不捨得身边每一个每晚在金钟从不间断地聚在一起的朋友,不捨得香港曾经有一个世上史无前例的例外状态区域。然而我也不断提醒自己,把每晚当成最後一次,睁开眼睛用心感受每一刻。如果今天就是最後一晚,将每一抹美丽的风景和脸孔,牢牢地记在心里。我知道这一个月以来储起的能量,足够我继续走很长很长的路。

相信我,未来一个月你将会过得很圆满。

10月28日的何雪莹

©中国人权版权所有。若转载,请致函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获授权协议。

何雪莹

香港土生土长,专业为社会学。文章散见明报、号外、信报、主场新闻及其他港台报章杂誌。努力学习阅读城市,通常写本地国际社会政治评论、访问及遊记。音乐是我的沉溺。

返回《中国人权论坛》2014年第2期首页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