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今天人类文明的主要危险,主要来自奴役秩序的自我毁灭给自由秩序带来的风险,而“中国之治”正是这种风险最集中的表现。香港治理危机的全面爆发和新疆治理危机的深度暴露,充分揭示了“中国之治”反人类的恶治本质,从而为支持自由秩序的人说服那些仍在自欺欺人的“爱国者”们,提供了重要的契机。
警察进攻中文大学,难道不是一个香港沦陷的信号吗?中国文明不是只剩下香港一个孤岛吗?这个孤岛才有牟宗三、徐复观、钱穆、余英时……。今日西方不救香港,其实也是救不了。所以香港是孤军奋战,香港青年是全世界民主社会的“牺牲”。
给港府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今日香港年轻人不惜牺牲,不惜冒险犯难,就是基于他们对普世价值的信仰,这种信仰如此强烈,以至放弃信仰等如放弃生命。我们希望年轻人安好,希望他们保护好自己,但我们一定要站在他们身后,喝止魔警,为年轻人喝采,我们不要离开他们,他们走多远,我们就跟多远,永不离弃。
美中两国已经进入“无限期的全面竞争”之中,再也回不到以前曾有过或者说曾试过的“和谐接触”状态。美中互为竞争者,长期全面竞争是“新常态”,人们要习惯两件事情:第一,美国对华政策更强硬、会继续;第二,美中之间继续会有摩擦。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香港行政当局会因这一判决提出上诉。但上诉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假以时日,更何况上诉失败后由全国人大出面,以“释法”形式否定香港的司法判决,也还需要一个程序性的过场要走。如此一来,习近平巴西讲话中所谓的“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如何“紧迫”得下去?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香港首富李嘉诚不久前曾经说,香港年轻人是香港未来的主人翁,那么香港的大学生更是未来主人翁的菁英分子。我老早就指出这次的镇压行动是要对香港人进行世代灭绝,香港年轻人必须保存有生力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与牺牲。因为既然中共在布局,我们就应该避免掉入陷阱。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