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金亚喜女士于2019年4月9日离世,享年93岁。金亚喜女士的儿子程仁兴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遇难,时年25岁。
“我将无我”这句话出自习近平之口,实在是莫大的讽刺。试看今日中共官媒,无论是报纸、广播,还是网络、屏幕,再加上“学习强国”应用,习近平的名字和图像,充塞耳目,铺天盖地。这并非出自民众的自发自愿,而是出自最高当局的强制推行,是习近平自己给自己吹喇叭抬轿子。
在中国,但凡历史倒退的时代,都具有反智的特点,而反智时代的一个标志性现象则是思想警察盛行,对知识分子以言治罪。人们会记住今天的中国,记住那些出卖师长和灵魂的小丑,更会将那个正在将中国的大学生们推向堕落深渊的思想专制制度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引进孔子学院的决策过程在美国高校是一个灰色地带,可以由校长和校董事会拍板,而不必须通过教授会。但当“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被明确提出来,它就成了校长和教授会都必须认真面对的不能绕开的问题。保护自己的工作环境的自由和清新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从我做起,而且它不难办到。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唐云后注: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文章以羞辱自己为能事,以期换来当权者的半点怜悯或者手下留情,是当今知识分子脊骨被打断之明证!为警示后人,我不避自我再度羞辱,贴出文章,让大家知道,任何和解的路径其实早就堵死了,以自轻自贱的方式依然不可能获得半点认同!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了,总是想起那些我所调查的,死于暴政的冤魂。他们曾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消亡在专制暴政的铁蹄下。下面一男一女,都被万恶的劳教制度吞噬了青春。我写下关于他们的故事,是为不能忘却的纪念。
自习近平上台后,这种不许说话,“不准妄议”,只许按习讲话、官方套数说话的现象愈演愈烈,大有时光倒流、“文革”再来的架势。大幅收缩言论空间,不许人说话,只会扼杀中国进步的生机,埋下改革失败、社会动荡的种子。
一网友说的好:“每一个失去底线失去信仰失去对光明渴望的灵魂。都是一个个微型黑洞。聚集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诚哉斯言!在天朝,人心的黑洞远比宇宙的黑洞可怕的多。它让真知无法逃逸,它让良善无处遁形!
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栏,是一生牧职最崇高的讲坛。在乖谬的时代,在专权的国度,在扭曲的社会,我甘愿成为一个勇敢的敲钟者,唤醒人间昏睡的灵魂。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种籽,已深植人心。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