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我的发声不是为了我个人的遭际,针对本人而言,这就是一种政治迫害,是一出闹剧;针对历史来讲,这是一出悲剧。对我来说,本身从事的一份光荣而崇高事业,连死都不足惜,更何况漫漫刑期?
习近平上台以来的一系列作为,充分反映了“太子党”的政治性格,就是这个“横”字。川普,是典型的这种“愣头青”,他不懂国际政治上的一些规矩,也不在乎这些他眼中的“陈规旧矩”。可以预料的是,横的遇上了愣的,以后,习近平的麻烦大了。
克鲁格曼的错误在于,不管经济学理论上多么正确,如果它的政策不能跨越政治现实,那就是不可行的,失败的。特朗普的胜利给经济学家和经济学一个警示:理想的经济学是美丽的,但是现实不是理想的。
中国人的前半生,大多被禽兽校长和黑心政治老师洗了脑。下半辈子,更要认识一些比你呼吸过更多干净空气的人,听他们讲讲外邦的风光和人心,讲如何多快好省地离开这乱世危邦,活出大和谐和大自由。
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可想象或眼见到来的事物。从小以来,我就熟读和吸收了那些值得如此名望的作品:吉卜林,肖伯纳,托马斯∙曼,赛珍珠,阿尔贝∙加缪,海明威。这些文学巨人,他们的作品在教室里传授,收藏于世界各地图书馆,并令人虔诚地谈及,总是给人以深刻印象。我现在加入这样一个名单,真是无以言表。
噢!我青眼的儿,你去过哪?/噢!我年轻的乖,你去过哪?/我在十二座云雾山那边挣扎/我在六条弯曲公路上走和爬/我在七片悲哀的森林中步入/我在一打死去的海洋前逸出/我仍在万里长墓园口内深处/ 而这就是苦,是苦,是苦,就是苦/而这是一场苦雨要落下
陈水淋在我们背后不做声的走动,大家毛骨悚然,忽听一声叫骂:“你要反动,你还敢顽抗、你……你……你!”一阵劈里啪啦打击声猛响,我的肩背像被子弹击中,反而不觉一瞬,随即不由自主下凹低陷,万分剧痛如涛扑跌。
毛泽东亲手培养的“党文化”,给中华民族造成了空前绝后的精神创伤。无论夏桀和殷纣,无论周厉王和秦始皇,也无论汉武帝的罢黜百家和明清两代的文字狱,都比不上“党文化”对整个民族伤害之深,这是精神世界的内伤,它抽掉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脊梁骨,消灭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独立人格。
人类历史证明了,无论在何等黑暗的环境之中,良知和正义都不会完全失去光彩,都会有存在之地。即便中共军警等鹰犬群体之中,亦有德高志远者,良知尚存者,良心发现者,正义未泯者。正是在愈发黑恶的专制群体形象的映衬之下,他们的事迹才愈发光耀。
在台湾维持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法理现状的前提下,美国就是在维持和大陆邦交的同时,又和台湾正式建交,即,对大陆和台湾实行双重承认,即,一个中国两个政府,既然其前提仍是一个中国,所以也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如此说来,如果美国和台湾建交了,中共即便按照它自己的原则,也是可以接受或默许的,其实倒没什么理由和美国断交。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