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中共在大概率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夺取了政权,中共在大概率会崩溃的情况下没有崩溃,中共在大概率会向宪政转型的情况下没有转型。中共会向何处去?中国会向何处去?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答案。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7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七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川普胜选固然是民主党的失败,是希拉里的失败,但未必是共和党的胜利,因为川普是太异类的共和党。川普的胜利不但是民主党的失败,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共和党的失败,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建制派的共同失败。
在自然法面前,如果“必不得已而去”,在贾敬龙案中,贾敬龙与何建华、强拆的打手、助纣为虐、黑白勾连的警察、组织推进强拆的官员、谋取拆房抢地的贪官污吏,以及当下这个极权专制、人吃人的体制,“于斯数者孰先?”哪一个最应该死呢?人心自有答案。
“政治正确”有时可能流于形式,有时过分,走到另一极端,造成反向的不公平,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但提出这个命题的进步意义不可磨灭,在嘲笑它之前应先了解它产生的历史环境。根据美国最近发生的情况来看,现在还没有到否定、放弃它的时候。
香港人引以为荣、赖以生存的代议制度、司法独立,正在消失,梁振英连任特首的鼓乐已经奏响,香港沦为党天下的绝望感困扰着越来越多的港人。要与中共抗争,实在有需要多了解、借鉴中共的历史、斗争策略。
以中共暴政之罪恶滔滔罄竹难书,人权侵害、制度灾祸自然无所不在,无奇不有,反抗岂有公式,还击何来套路?在了解事件基本真相的大陆民众多半都被这一事件引发出政治理性,诱发出人性华彩,启发出道义判断,激发出抗争意识之际,以启蒙为己任者若依旧拘于书斋旧论,囿于一孔之见,实在可悲可叹!是直面贾敬龙和一切被奴役者、一切被压迫者的抗争意义的时候了!
我是个受害者,最原始的受害者,是这个世道把我逼得无以为继,走上梁山……我无愧我的良知,我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平民愤,而且警示那些问题村官,这种敲山震虎的影响不矢否认,无形之中存在。在各地,像何建华这样的村霸为之不少,他们再胡作非为之时,心里要打鼓了,特别是不要再有非法拆迁的出现。
川普时代最积极的历史意义在于:此次大选已经启动了一场以青年为主力的社会和文化革命。川普胜选后的美国,则让更多青年人认识到,如果他们没有为自由而牺牲的意志和勇气,自己也会失去自由。
判决书中指控单利华的五大“罪状”,无不是她希冀以自己的行动,改变社会现实中的不公和争取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及基本人权,而这些往往就会触及公权力的权威,成为当局假定的“不稳定因素”……都被冠以“寻衅滋事”予以打压。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