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为了“国家安全与社会秩序”而背离普遍性、一般性和持久性原则的所有仓促立法、粗暴执法与简单行政,不但不会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产生持久的良性影响,反而彰显了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知识浅薄、简单愚蠢和野蛮粗暴,最终让立法行政变为恶法暴政,让司法人和执政者变为人世间的恶人、恶霸和恶魔。
在时间的洪流中将痛苦的过往铭记已是对个人意志的严峻考验,带着身体的病痛,将这些记忆反复咀嚼、诉诸笔端更要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身心折磨。高医生将完成这本书当做她的历史使命,这无疑是一个毕生奉献自我的人所再次做出的英雄举动。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虽孤身漂泊天涯,高医生永远无法忘怀于故国。而故国的父老乡亲,同样永远无法忘怀于德高望重的高医生。双方的灵魂,永远牵连在一起,比邻而居,相濡以沫,生死共鸣。这本书,就是他们之间的精神纽带,也是高耀洁老人与所有中外读者之间的精神纽带。
门口有便衣警察、保安站岗,主要通道上站着许多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公室工作人员及其他陌生人,小区里弥漫着恐怖的气氛,要出什么大事了?传闻也流传起来:冯正虎是被监控人,不可以推荐他做人大代表,谁推荐他,要麻烦的,还要被抓起来。
一次,傍晚休息时,我用捉来的青虫在小山沟里钓鲶鱼,听到沟对面的坟场传来一阵哭泣声,我抬头看到几个人披麻戴孝在埋饿死的亲人。由于见惯了当时“新坟叠旧坟”的惨状,我没有在意。突然,一声“打倒共产党!”的呼声把我惊呆了。
来之前,他是中央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可监狱里不管这个,给他分到了施工队。重体力活儿啊。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员的手,用来搬运水泥墩子、水泥块儿--纯属暴殄天物。他们哪儿知道杨秉荪不同凡响的来历呢。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不是民众直接选举出来的,而是由各州派出大选举团,由大选举团投票选出来的。这样的选举格局,两百多年来至今,没有大改大动,但是总统产生的实质在两百年中却悄悄地有了巨大的变化。
卖血行为绝非底层民众的自愿选择,而是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被迫性,其中最主要的是错误政策的诱致性和政治体制的强致性因素。以发展经济为名,由政府动员农民卖血,致使艾滋病长时间大面积传播,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例。
如果要对本次大选做一总结,那就是本届美国人民不含糊,在与政治、经济、媒体三大权力对垒之时,在民主党及媒体对川普高度污名化的攻势之下,仍然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全球化的历史转折关头,为美国的未来成功地扳了一次道岔。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