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这是一个热忱的生命,虽无生荣,亦无死哀,但一个不停燃烧了80余年的生命,本身就是奇迹,以其自身的光亮,让我们内心的黑暗无处遁形。
法官怕照相,警察怕照相,只有我们这些人被他们到处照相、录像。进派出所的时候照相、进监狱的时候照相、进拘留所的时候照相。给我们照了多少有损我们人格的照片呀,我们都不怕,你们就怕照相!希望所有的警察不要再继续做亏心事了,正大光明地在人间走一回吧!
中国的民主转型应该把太集中的权力逐步放开,而不是进一步加强。必须对权力实行有效的制衡和监督,也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才能避免新独裁者的出现,才能避免因为一个独裁者丧失理智而把中华民族推入灾难的深渊。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道德和价值观事关重大,并非伦理学家的清谈。如果一个转型中的社会不能重建道德观念、价值观念,这个社会就充满了共产党留下的扭曲的道德、价值观念;即便它走上了民主化、市场化道路,这个国家的转型过程也是艰难曲折的。当我们讨论民主化和市场化的时候,不能仅仅把眼光局限在政治、经济层面,因为民主化和市场化能否顺利,还取决于社会转型的轨迹。
我曾经被公安机关的同志非常信任地保证:现在什么社会,我们长沙的办案机关绝对不可能对谢阳有酷刑!接着从神秘电话、神秘体制内人士、神秘短信、与公检看谈话中的无意泄露等信息中,我确信谢阳曾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
对于这些管选举的领导来说,或许是一个新问题,过去只有组织推荐,指定候选人,或者是借选民推荐的名义来包装一下组织指定的候选人,从未有过选民自由推荐的候选人吧?法律上有的权利,长期不用,也就废了,没有人知道如何使用。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词已改为简单的“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忠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应该质问,为何97前的议会要宣誓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却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还是什么“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大?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