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这次国庆还有一个极度夸饰之处,就是各种宣传机器都是开足马力夸张中国的国力,甚至夸张中国的国际影响。在中国成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以後,中国的民族主义本来已经得到满足了,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若不防止极端民族主义而放任它发展,实实在在是十分危险的。
史无前例,无车可鉴——周保松在他为数不多谈论这场运动的文章里如此形容“自由之夏”。今次运动跟五年前的雨伞运动,无论规模以至行动模式,都不可同日而语。这种遍地开花的状态,是整场运动至今最大的成就。
共产党的本质是垄断一切权力和一切资源,对任何自己无法控制的社会力量都不放心。这些政治逻辑正是驱使中央政府当前拿李嘉诚和香港地产商开刀的真正原因。与香港社会的商业精英和普通市民之间现存的矛盾相比,对一个现代的香港公民社会而言,最凶险、最邪恶的敌人是千方百计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中国执政党。
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是美洲和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短短十几年到二十多年。为什么两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在短期内变得民不聊生、一贫如洗?原因可以用12个字来总结:两个伟大领袖、三个爱国大招(国进民退、劫富济贫、闭关锁国)。
仅仅是一根导火索,晚清靠滥发货币催生出来的十年“繁荣盛世”就灰飞烟灭,不但印钱的银行与钱庄全都关门大吉,大好江山也被迫拱手让人。若是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领导稍微懂点中国历史,何至于重蹈大清的覆辙。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反历史潮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公然取消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成果,企图把已经前行了五十年的历史车轮拉回到长夜未央的毛泽东时代去。另一方面,他们更加大掩盖历史真相的力度,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重新制造出种种光怪陆离的革命神话来。
我的故乡成都1949年前寺庙林立,其中昭觉寺,文殊院,青羊宫,武侯祠规模最大。1950年在这昭觉寺旁,更变成了“镇反”运动中的杀人屠场。几个月中先后在这里被杀害的所谓“反革命份子”,多达数千人以上。有时一天就杀了好几十个。最多-天杀了一百多人!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北京的焦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如此不得人心,不仅在青年人中间不占多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也都是少数。北京政府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四面楚歌完全是近些年来倒行逆施的结果。无论香港这一次抗议运动会以甚么方式结束,它已经撕开了北京政府的政治遮羞布。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