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到今天,我并不真正了解粟异邦的政治观点,我并不知道他的民主党的政治主张和意识形态,但他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却给我留下了比对第一个粟异邦更深的印象,特别是他与我“打电话”时诚恳镇静的声音与他临死前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形成如此强烈的对照。可悲的是,世人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他的民主党的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了。
“土改”,其实说白了就是在当局的煽动、组织下,以农村一帮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痞子为骨干,以“革命”的名义,对他人(即所谓“地主”)合法拥有的土地、房屋、现金、粮食、衣被、金银、钞票……一句话,凡是能吃、能穿、能用,特别是值钱的东西,通通明火执仗地进行抢劫。
现行路线是市场化之下社会力量持续成长的产物,面对新社会力量的崛起,对于体制来说,要么继续冻结,压制到底,要么社会力量爆发,体制被冲决转型。
胡石根看上去没有周世锋和屠夫活跃,但他是“709”被抓的人中最具有领袖意识和思想的,他具有战略头脑和全局观,律师有时过分专业化,跟胡石根这种政治家是不一样的。而且他还有广泛的聚集能力。胡石根因为之前被抓的经验,他已经更加尽量低调,像蚂蚁一样,但中共还是会盯着他这样的人。
在中国,要求民主的活动人士以及他们事业的支持者们只有一个简短的七周处于阳光下的言论自由时期,然后,中国政治局命令以暴力结束了令人惊异的大规模群众抗议。与之形成对比,波兰人历经差不多十年时间争取到了圆桌会议讨论,跨入了民主的门槛之内。
谭蝉雪女士晚年历经十二寒暑,数赴兰州、天水各地搜集资料,终于为《星火》、为兰大学生右派留下一本自己编著的《星火》,一本为历史作证的史料。凤凰涅盘,精神不死!林昭、张春元、杜映华的名字将镌刻在历史上、镌刻在人们心上!《星火》不熄,将永远照亮天地!
中国那些对美国资本主义恨之入骨的“左愤”们,对主张私有制,主张人权的民主自由人士常常漫骂围攻,声势铺天盖地。可你们支持过讨薪工人的罢工吗?富士康出现工人自杀,去砸过郭台铭的场子吗?声援过那些不愿土地被低价征收,却被武警包围起来的农民吗?
不错,蔡英文始终没有说出九二共识。但是我以为,说不说出九二共识并不重要,说不说出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才重要。既然中共也认定,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一个中国”原则,那么,说出“一个中国”原则就等于说出了九二共识;而台湾方面表述的“一个中国”原则只能是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这一点蔡英文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
1979年二月在成都草堂小学举办的民间画展作品,展现了“被那个时代扭曲的人性、在苦闷和痛苦中挣扎的痕迹。”揭示出毛泽东及帮凶的反人类罪行。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今天看来,文革中无论毛泽东还是他率领的红卫兵,其要害就是不将人当“人”对待。
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西藏康区理塘的一位高僧。他为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与宗教传承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却被中共当局扣上了恐怖爆炸案主谋的罪名,遭判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被关押十三年之久后,突然在狱中身亡。流亡至达兰萨拉的仁波切的外甥女尼玛拉姆在接受西藏之声专访时,介绍了仁波切身亡后当局为掩盖真相而强行火化遗体、镇压追问真相者等情况。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