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我们有幸生在社会如此深刻变革的“特别时代”,当意识到刑辩律师神圣的职责与使命。刑辩律师最具“法律骑士”之气质,但绝对不应该是“孤独斗士”。我们理当团结起来,抱团取暖,追求光明。——正义等不来,你我当“为权利而斗争”!
冤假错案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位曾经担任过警官学校学生会主席的年轻人叶剑是无辜的。叶剑于2007年10月6日入狱,2009年 1月15日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周强终审枉判为无期徒刑,先在上海监狱,后转到新疆监狱,现在江西省豫章监狱服刑,改造了十年,仍是初心不改,永不认罪。
人们注意到,许多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情绪和情感要比在日常生活中远为夸张、激烈和极端。而且,大多数这类没有自我节制的情绪或情感都是负面的,故意要对他人造成伤害。 带有敌对、仇恨、鄙视、嫉恨情绪的言论经常诉诸尖酸刻薄、恶语伤人和愤世嫉俗的暴力语言,既是粗暴和粗鄙的,也是犬儒主义的。犬儒主义经常借助夸张的情绪宣泄,是一种被情绪性看法左右和摆布的生活态度——看穿一切、看透一切、绝对怀疑、对什么都不再相信,以及由此而来的极端功利主义、道德虚无主义、鄙视是非判断、假面扮相、说一套做一套、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乔恩·埃尔斯特(Jon Elster)在《心灵的炼金术:理性与情感》一书里指出,“情绪”...
根据军地和罗玉瑛三方的材料显示,汪小燚在95964部队于2001年6月28日因请三日丧假未获批准,发牢骚挨了几个耳光后,欲向上级反映部队黑暗情况,进而被打致残、被除名遣返回原籍……
创普非但不对自己的经济与诚信问题拒不认错,反而常常倒打一耙,攻击那些追问他、揭露他的媒体与记者。作为候选人已经如此,如果当上总统,掌握公权力的创普必然竭尽所能地打击媒体对白宫的监督,严重侵蚀美国民主政体基石之一的新闻自由,为后世树立恶劣的样板。
我们都对会承担的历史宿命有认识。对未来的时代,他、我还有许许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们都注定是垫脚石、铺路石。接受这种历史的卑微,是我们的荣光。
中国的历史庶几就是一部野蛮战胜文明史,从最早的炎黄之战,到商周之交;从秦政一统天下到宋元明清。那样的历史在清末民初是革命取代改良,然后是国共相残的草莽打败乡绅。这部历史演变到八十年代,则是那具叫做党天下的僵尸压死了摇篮中的改革。
这就是我的云飞弟兄,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您可曾知道,他帮助过多少公民朋友?您可曾知道,他长年奔波在大江南北,坐绿皮车去过多少地方,探望良心犯家属?您可曾知道,他进过多少派出所(至少39个)被讯问、被变相软禁?您可曾知道,他受过多少伤、挨过多少莫名其妙的殴打……
通常所谓诈骗罪,必须具备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实现途径是虚构事实骗取受害人信任,致使受害人作出错误的财产处分决定,向诈骗人交付财物。而迄今为止,检方罗列的四位受害人,至少在本案发生之前,没人认为自己被骗,也没人认为夏霖想要恶意侵吞他们的财产。既无欺骗,亦无非法占有,怎么诈骗了?
海外民运人士被国内执政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或遣“线人”搅局,或禁止归国回家团圆,更甚竟将人秘密绑架回国投入大狱。中国海外民运就是在种种逆境中艰难生存,他们在斗争中成长,他们与整个中国民运共成长。向海外民运朋友们致敬!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