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709大审判还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其他被羁押者的命运会如何?认罪?缓刑?重判?在视法治为玩物的审判席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该向往常一样去关注、支持为我们每一个人受难的自由战士们,因为虽然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下尊严是不存在的,但自由战士们骨子里持有的那份信念是任何邪恶的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鲁迅笔下的狂人,从千年礼教的煌煌典籍之中,“仁义道德”的字缝之间,好不容易解读出“吃人”二字。那场“光焰无际”思想照耀下的“大革命”,省却了无数繁文缛节,直接张开血盆大口,不但当场吞噬活人,更吞下一代人心。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我当场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去天安门广场,是受李铁映(政治局委员)和阎明复(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委托,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撤回学校。结果却被诬蔑为‘火上浇油’,还要处分。如果中央领导同志委托你们去做这件事,然后又要处分你们,你们能接受吗?”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郭飞雄连续绝食马上要满100天了。莎米拉的绝食曾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际社会更应该持续关注郭飞雄绝食,因为,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要恶劣得多,而郭飞雄是中国恶劣人权状态下的非暴力抗争的英雄。
中共一向是毛泽东所说的无法无天,这个无法无天是1949掌权以后没有改变的。毛泽东是更明显的,甚至在共产党没完全得势,有周恩来在重庆跟国民党谈判、谈宪法的时候毛泽东已经公开表示讲100个宪法也没有用,如果我不同意这个宪法那就是白费。法律在共产党手上根本是一钱不值的。
胡石根如果不认罪,大概也就上不了《焦点访谈》,成不了家喻户晓的大英雄。历史本来就建立在无数意外事件的基础之上。就像《零八宪章》最初其实也不是刘晓波写的,但最终却与刘晓波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
当代中国,是无道中国,所以美国旧金山就有了一个“人道中国”。“人道中国”每营救一位政治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妻子儿女,每救助一位政治异议人士的家庭,都是穿透无道中国的一缕人道之光。海外民运和人权组织之多,不知凡几,但我从没见过有哪个组织,像“人道中国”这样,为了那一缕缕人道之光透进无道中国,如此竭尽全力,如此无私奉献。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