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国际人权问题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织、相互依赖并相辅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价值应该成为我们设定目标的出发点和审视问责的归结点。
身后是非谁管得……只要共产党还在台上,他们就不会放过这尊可当神敬的毛像。但谁又能说这种人造的不朽不是暴尸性质的反噬,不是把供人瞻仰的该尸密封水晶棺内,任其在未来的岁月中遗臭下去呢?
从香港目前政治现实看,“港独”的空间非常有限,而民主自决自治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香港人认为对自己更加有利的是切实落实政改,享受一个真正的高度自治环境。
张昆关在一个小牢房。法官和法庭厅长过去找张昆谈话:“好好配合对你有好处。你请律师判得重,不请律师判得轻。公安机关侦查的很多内容我们没有采纳,你的活动我们也没有写上去。”张昆不想跟他们做交易,说:“我们只谈法律。让我充分享有辩护的权利。”
当局背后的用意究竟是什么?他们为何要进行这场“披着法庭外衣的文革批斗会”呢?首先,当局要通过709案的抓捕和审判在全国范围内清除以维权律师为核心的维权运动。其次,当局在大审判中,采取“攻心为上”的策略,重操“文革”中大批判和“自我揭发、认罪”方式,以达到彻底消灭“反对派”的阴险目的。
在人性之弱的泥沼,谁都不免挣扎,人性弱点,甚至人性优长(比如对家人之爱等)一旦成为强权利用和要挟的工具,人的尊严和荣誉不堪一击。信仰的力量和精神的自由可能把人的自然生命引向神圣之域,世界从而不被光明遗弃。但是在强权黑暗下,在非人制度中,请“不要相信我的认罪”,因为它是胁迫使然,是人性的弱点的标志。
廖亦武的谋篇布局与写作手法在海内外中文作家中无出其右。他的怪异思维、明喻、暗喻、隐喻以及意象组合令人叹为观止:“劈面就挨了一枪托,一颗门牙在路灯中划着弧光,戒指一般滚落下地”……
据我所知,张海涛的精神启蒙来自于“六四”的枪声。多年来,无论生活如何艰苦困厄,他始终没有放弃过传承“六四”死难学生和市民所追求的自由民主价值。在这个意义上,他是一名铁骨铮铮的“天安门之子”。
沈元最终因治学命丧黄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仅32岁的他被以所谓的投敌叛国“反革命罪”错误枪决,文革后才平反。这期间,和沈元同被枪决的北大同窗还有:中文系林昭,外语系顾文选,哲学系黄中奇,化学系张锡琨。
中国有12万名律师,勇于承接人权案件的比例并不大,高智晟律师是一颗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对民间疾苦“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设下“三分之一案件要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的原则,先后为当局最敏感的案件辩护……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他因此遭受共产专制的残酷迫害。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