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否定三权分立,表示“行政长官具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就是说中共透过行政长官,将权力凌驾于香港三权之上。
由于中国公民意识的觉醒,各地一旦发生典型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事情,就会有许多热血公民纷纷前往事发地点,现场支持人权,见证司法公正。为了使得集体围观行动能够持续,往往需要有人来组织募捐,以社会资源更长久地支持抗争行动。
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农民,居然都要为驯化你而屡屡付出坐牢的代价,中国政府,中国执政党,你不该面壁思过,不该反思?难道真要等突然虚了脚而跌下万丈深渊的那一天?
隐性权力腐败亦称公共组织权力腐败,其社会危害性之大并不亚于显性权力腐败。为识别和遏制隐性权力腐败,本文简单剖析了它的特征和危害性。
要说习近平打大老虎行动已经大功告成,未免言之过早。如果到头来,当局只是对周永康作党内处分而免于刑责,那么,那不但不是习近平打虎告捷,而是严重受挫。
反腐与腐败方名实综合相比,就处于暂时的不相上下状态。正是这种力量上的相当,使局势变得波谲云诡,当事的双方都无力主导左右局势发展,因此中国社会历史性变局就悄然来临。
兰德公司为中国空气治理提供的能源置换方案,行之于美国或者日本都没有问题(日本司法严厉,向有“法匪”之称),但在中国这种制度环境中,即使被政府接受,实施过程中也会困难重重,最后难免扭曲变形。
由于缺少最起码的自由--首先是言论自由,我们曾经付出无比高昂无比惨重的代价。郑义的中国生态危机报告被封杀十余年这件事则提醒我们,这样高昂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还在付。
今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的客观后果就在于:它力证了当今中共引以自夸的所谓“三自信”的“特色”加“主义”的经济高速,恰恰不是什么最大的“辉煌业绩”,而是最大的执政败绩。
上一世纪末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是,这场惨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惨案的死难者依然含冤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