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在一个从头烂到尾、全方位腐败的社会,一个由贪腐政府领导的国家,航运业不可能独善其身,“东方之星”、“东方之珠”暴露出的监管缺失、唯利是图、职业道德沦丧,以及当局文过饰非的灾难文宣,不过是中国整体溃烂的一个缩影。
一部与国土安全及国民生命安全有关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在制订时就有意设置技术障碍让其流于形式,出台将近十年从未得到实施,其遭遇足以说明中国的“依法治国”只是一部自欺欺人的政治荒诞剧。
言论自由的程度或者边界,要从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目的出发,通过衡量言论的社会价值及其可能产生的危险或者造成的侵害,得出妥当结论。值得宪法保护的言论,不成立犯罪;宪法不保护的言论并不直接构成犯罪,只要同时符合刑法规定的构成要件,且具有违法性与有责性时,才成立犯罪。
法学界对寻衅滋事构成一个“口袋罪”已经是共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可以用这个口袋罪来剥夺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它的后果是导致公权尤其是地方公权的严重滥用。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无论从价值观的优劣对比还是技术手段来看,习近平基于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色”的政治欲望,要把网络自由封杀在国家主权的黑箱里,实在是螳臂挡车,痴人说梦。
我现在很自豪地宣布,我们通过启动一个叫做“领先的互联网自由技术”(LIFT: Leading Internet Freedom Technology)的倡议,正在扩大我们对实现互联网自由的努力。基于风险投资模型,我们希望这项技术将促进创新下一代技术,来绕过互联网的审查制度。我们今年投资1000万美元推出这个“领先的互联网自由技术”项目——这是我们为支持互联网自由的年度经费增加到3300万美元的一部分。
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警察带走羁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关注者多人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捍卫者们的行动。对她们的抓捕、骚扰不仅践踏法律、侵犯人权,更是对人类平等、自由精神的挑衅。
六十年来,学生会民主进程一再停滞,今日的学生会依然是死水一潭,不知何时才能破冰。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中国内地当代学生不走出如此“怪圈”,自身权利被剥夺的同时,其危害甚至影响未来中国的民主进程。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