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虽然,这两年我过得并不是很快乐,但是,我却很充实地在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来——中国民主的实现,坚定地默默持守着!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当局者必须要记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违。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死性不改,公民社会有了新形态的崛起。普世法律和当下法律、法规为公民社会充分适用,是第一个新形态;人权律师团的核心作用是第二个新形态;公民观察团的法治先锋作用是第三个新形态。
任何试图用某个公权力机构的监督来取代舆论压力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除了法官无法不予理睬从而损害审判独立外,也因为国家机构相互间的监督是可以蜕变为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防止这种蜕变最终还是需要虽然相对软弱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公民的监督。
刑事拘留制度是警察权力肆意扩张的保障与体现,在实践中造成了对公民基本人权侵犯与践踏的现状。该制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原则及中国现行宪法。我们应当予以关注,并呼吁废止。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我们强烈呼吁广东司法当局立刻送郭飞雄到具有良好医疗条件的大医院,给予郭飞雄全面而有效的救治,并尽快依法为郭飞雄办理保外就医!中国决不能再发生第二个曹顺利悲剧了!
一个努力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民因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而蒙冤受难时。那么,脚踏这片大地每个人对于这不公义的审判都背负着道德的枷锁,他们像蝴蝶一样不停地扇动翅膀,为了引起社会变革的飓风
人们常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好像现行宪法付诸实施了,就会有宪政。但是,有此种宪法文本、此种立宪机构在,中国没有宪政的可能性。基於公民承认的政治合法性,和基於暴力流氓逻辑的“枪桿子里出政权”,根本无法相容。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