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人们常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好像现行宪法付诸实施了,就会有宪政。但是,有此种宪法文本、此种立宪机构在,中国没有宪政的可能性。基於公民承认的政治合法性,和基於暴力流氓逻辑的“枪桿子里出政权”,根本无法相容。
法治社会不可能一蹴而就,司法权威不可能朝夕确立,但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然《论语》有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郭飞雄、孙德胜案审理过程中,司法部门有些是赤裸裸的违法;有些是变相剥夺律师辩护权、证人出庭作证权、公民旁听权。刑法学教科书不是说通过审判一案件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吗?如果当局对认定郭、孙有罪有信心的话,那么让更多的人去参加旁听不是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吗?何必要动用如此多的警力违法阻止公民旁听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间谍法,对间谍行为的规定模糊、宽泛和笼统,这实际上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大的权力,在反间谍的名义下,让国家安全机关更容易打击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
依法治国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具体地说,恶法治国在当今时代必然带来灾难。只有善法治国,才既有强国功效,又可以确保全民福祉,对国际社会也有益无害。
“法治社会”是指法律在社会系统中居于最高的地位并具有最高的权威,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法治作为一种治国的基本规则,要求法律成为社会主体的普遍原则,不仅要求全体公民一律守法,更重要的在于制约和规范政治权力。
中国迄今没有一部《土地基本法》,其导致政府强征土地带来的大范围的严重的社会冲突,以及浪费土地、免费享用和占有土地及土地收益和提供腐败空间等重大问题。因而要建立土地基本法律体系,约束政府涉土地行为和监督政府土地收益交归国库。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这部只体现极权的狂妄,让各方产生反感的新国安法,无论是于国于民还是从减少国际社会争端,或从中国政府的长远利益来看,让其成为废法是最好的选择。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