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国家安全法的通过会加速其它配套法律的制定,并为相关权力执法部门扩大自身的权力提供了法律根据。在没有政治参与、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的制度下,强势的国家安全机构可能成为专制的制度保障。国家安全因此可能成为国家暴行的托词。
这些法律之外的判决,最终败坏的,是这个国家法制的基石,意味着,检法全然被忽视,司法程序及保护人权、预防错案的防火墙被拆毁,最终倒下的,是整个国家的法制。
2015号8月29日,中共人代会常务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九), 新增的9种行为由行政处罚改为刑事责任条款,其中第120条新增的私藏恐怖主义禁书罪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该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我们从法律条款解读来看看为什么这2个条款会引发极大的舆论反弹。
完善、修正法律本无可非议,但此次刑法修正案却蓄谋已久,目的并非是健全司法、保护公民,而是为了稳固中共日益脆弱的极权统治,操纵舆论,封杀言论,更严厉地控制国民。 习近平先生荣登大位之初,曾放出豪言:一曰“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二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善哉,斯言!一时获得不少好评。不过中国有句俗话叫“听其言而观其行”,习总此语虽堪比金玉,但墨迹未干,言犹在耳,许多意见名人、网络大V、异议者,以及记者、编辑、律师,甚至访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青年,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关押,直至课以重刑。这分明是收缴舆论,将人权关进笼子里,与习的许诺南辕北辙。 显然事情到此,当局仍还不满意。...
中共在1949年建立远超传统专制的极权主义政权之后,在镇反、反右、土改、文革等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把株连做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制造了空前的人间惨祸。文革结束之后,阶级斗争思维、蔑视法治人权的一贯手段并未结束,尤其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株连亲友甚至未成年亲属的做法,数不胜数,进入21世纪后更越演越烈。 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被中共当局从缅甸跨国追捕,抓回内蒙,令中共的政治株连再受关注。一人犯罪,家族成员也受牵连、受惩罚的制度,在中国传统的皇权专制体制下长期盛行。令人愤怒的是,中共近年的株连邪风有越演越烈之势。 秦始皇的《焚书令》中就有“以古非今者族”的规定,“族...
最近中共内部宗教工作会议的主旨,被理解为“北京要汉化宗教”是种误解,这个会议只不过是习近平在民族矛盾、地区冲突、社会认同危机等诸种压力之下,再次重申中共的万法归一原则:不管什么宗教,诸神都受中共领导。 4月25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高规格的党内宗教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的主旨被外媒批评为“北京汉化宗教”。考诸实质,这一批评陷入皮相之论,因为中共所有宗教工作的目的,从来就不在于“汉化”,而在于控制宗教并凌驾于宗教之上。现阶段加强藏疆地区的宗教工作,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政治目的,即防止地区(民族)分裂。 中共控制宗教的目的:消灭一切有组织力量 新华网报道4月22-23日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中国在最近几年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变化的方向却不确定。我们曾说不走资本主义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但中国的变化不是走向资本主义,就是走向封闭僵化。二者必居其一。
奥威尔在《1984》里如此表达过:“没有觉醒,就不会反抗;没有反抗,则无法觉醒。”对刘本琦而言,生活并非别无选择——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觉醒了的刘本琦,对现体制反戈一击:曾经效忠党国的军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线勇士。
政治人物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你就必须要随时随地准备好去面对来自你的对手、或者是你的敌人的各种各样的攻击——抗击打能力是政治公众人物的一项必修课程。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