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胡石根:1992年5月底因筹备纪念八九六四三周年活动遭到逮捕,1994年12月,被控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20年有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5年。2005年和2008年获得两次减刑,服刑16年3个月之后于2008年8月底被释放。
“赤壁三君子”案的最终判决不是我们律师所能左右得了的,但是公理自在人心。当局为保政权,不顾事实,肆意揉捏罪名,玩弄法律,将“赤壁三君子”治罪入狱。就此案判决,律师当然不会胜诉,但从另一角度上来讲我们却是赢家。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得知你被处刑七年,我的心在滴血。在一邮件组里,我写道:“痛苦到极点。她将在牢里呆到七十八岁,她能活着出来吗?一个在斯国一如既往地勇敢、坚毅、有担当、有远见的伟大女性,就这么被销声了?”
自从今年7月9号开始,我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着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而且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
认识王全璋多年,眼看着他从青涩青年成长成现在坚定的人权捍卫者、经验丰富的辩护律师和成熟顾家的男人。或许,他自己也体会到维权和成长的艰辛,一次,他照着镜子对我说:“我当年也是一个帅小伙,现在有了这么多白发。”
浦志强律师因为“七条微博,六百余字”,被控两罪——“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衅滋事罪”。社会各界尤其法律界,极其关注。国际社会一直在跟踪本案。本案能否严格依法判决,直接关涉国民对法治的信心和中央依法治国战略的推行,关涉到我国的国际形象。
事务所是律师们抱团取暖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权法治的幼芽据以发育成长的温室。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今天的发展壮大昭示,人权法治在中国将会是欣欣向荣的前景,律师业,是转型期中国的朝阳行业。
“只有在创造了使人人可以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正如享有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公民及政治自由和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等四位维权律师虽然在野蛮的建三江均被殴打致骨折,但从精神品质上讲,他们的硬骨头依然是固若金汤,并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座灯塔上的亮光,照亮了很多人追寻普世价值的路,激励着追求自由的人们勇往直前。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