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既然法官就职时宣誓忠于宪法,就应该承担起维护宪法的责任。而判断一部法律是否违反宪法,不应该交由行政和立法部门,而应是联邦各级法院的职责。
要让香港分裂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违拗香港民意、激怒港民情绪。反之,要长久维持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香港民意、尊重港民权利,让香港人心悦诚服地拥护“一国两制”。
普选的本质,就是要实行权力公有制,而这是对中共的权力私有制最严重的挑战。中共坚持香港普选要实行中共一党提名,正是要以权力私有去操纵橡皮图章的假普选。这是权力私有与权力公有的大是大非的决战。香港宁可在法治之下继续争取建立权力公有制,而不能让权力私有假普选之名凌驾现有的法治和自由,最终法治自由被摧毁,香港沦为权力私有、有权就有一切的一国一制。
中共毫無「法」的觀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數,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決定也不算數,一切按黨的權力需要隨時任意搬龍門。「831決定」體現了絕對權力的無法無天,極權者向人民放權的真普選之路是封閉的。其後果是預示這種極權手段將君臨香港,也許吳克儉真箇是一語中的,「831決定」誠如禍國害民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也。 普選特首方案自去年3月喬曉陽宣旨以來,中共港共和建制派都強調政改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按《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對《基本法》只有解釋權,若要修改須依第159條的程序,並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修改權,人大常委沒有修改權。2004年突然冒出個「人大常委決定」,這決定並非對《...
考拉性格刚烈,自然不为监狱所容,会与牢头、恶警产生激烈的冲突;为此她遭受迫害及性侵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媒体上,有关她遭到性侵的信息绝非空穴来风!
请诸位领导明鉴,武汉司法当局此行是不是“依法治国”?是不是“公安执法规范化”?此种司法实践,是否为国法所容忍?有无必要对这类执法犯法的行为予以追究,以儆效尤?
谁知道,就在我们找位置,等面的时候,闯进来两三个协警,靠近我,说:顾义民,跟我们走吧。我见状,忙叫老徐拍照。边说着,边走向取面处,冲捞面师傅喊:有没有菜刀借我用用?
极权国家一面以“秘密”的名义对外封锁一切被它视为“不方便”的真相,一面千方百计地打探每个国民的隐私,不只是为了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想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将之用做要挟、控制的手段,讹诈他们,把他们变为权力统治的顺从帮凶。
如果雷洋案没有舆论关注,这事很可能就公安下个结论,结案了。死的已经死了,哪怕有嫖娼恶名,而生的亲属,不但要日夜流泪思念失去的亲人,还需背负被人嘲弄的恶名。不会如香港一样,会有一个独立的法庭来调查死因。因为,没有这样的制度。
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但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即生命、财产、自由。人类文明进步的基本标志,就在于暴政退出了历史舞台,如果暴政避免不了,人们就有了反抗的必要性。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