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把路让出来吧

New!
2020年05月12日

香港人面对更凶险的形势,更凶恶的强权。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往无前争取自主。如果民主派抛弃过时的老招式,把路让出来,任年轻人去挥洒。承接无大台、无组织、不割席的精神,延续反送中以来包括人链、区选的战绩,以香港的民意趋向,35+就并非难事。


去年反送中走到11月,中港共愚蠢误判形势,导致区选大败,败后中共在政策和人事上作大调整,人事上撤换了港澳办和中联办头头,继续用林郑去贯彻苛政;新苛政更左更强硬,将统战范围收窄,只信任一些支持中央「全面管治权」的人,哪怕是虚情假意;放弃一些守住一国两制分际的社会各界人士。从「再出发联盟」组成和林郑班子的调整可以看到。这一切,包括派钱、派口罩的收集个人资料在内,都是为了应付9月的立法会选举。

香港人面对更凶险的形势,更凶恶的强权。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往无前争取自主。连最支持大中华的人士都被中共指为「港独头子」,就说明香港人即使向强权献身,讲到自己多么爱国,多么反对港独,中共都不会相信了。不是不相信爱国民主派,而是经反送中后,不再相信香港人,只要是香港人就被中国人标签为「独」,至少大多数中国盲众包括中国留学生是这么看的。

9月立法会选举,民主派能否延续区选的胜仗,要看能否延续区选的经验。区选中民主派大获全胜是反送中的成果。因此,区选的经验就是反送中的经验。

反送中的最大特点和成果,就是赢得最广泛的香港人身份的认同,并在这基础上以港人「自主」作为团结所有市民的最大公约数:在现阶段它以回归《中英联合声明》所确定的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为主要诉求,但不排除其他的「自主」诉求,而其他的自主诉求也不排除一国两制下的自主诉求。不割席的主要表现就是不互相指摘,特别是毫无根据的说不同意见者是「鬼」、是「共产党卧底」等等。

反送中是一场青年运动,这是另一特点。所有的成果,包括广设街站动员市民参与6.9和6.16两次大游行;6.12及其后持续抗争迫使修例搁置以至撤回;在国际报章刊广告,推动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组织全港人链风景线;以至区选所作的动员。年轻人付出巨大的牺牲,他们表现出来的正义感、勇气和智慧,感动了绝大多数香港市民。

所有成果都不是有组织的政党带来的。反送中是一场无大台、无领袖、以新世代的方式去组织和动员全港市民的运动。运动有力证明,年轻人不仅是香港的明天,而且就是香港的今天。

反送中运动的本质就是香港人身份的自主运动,青年运动,无大台运动。青年自主意识是主流意识,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潮流。区选中许多年轻素人都能打败建制派的老手,民主派唯一输给建制的是一个民主老人。

面对港共政权无止境的邪恶,年轻人对体制内的抗争并不寄望,区选的动员是为了以公投形式向恶政说不。立法会选举较少这方面的意义。因此,如果仍然以协调、雷动、要年轻从政者让路给一些老面孔,仍以要市民含泪踢走建制的方式去动员,年轻人会觉得自主意识被侵害而可能放弃投票,至少不会积极参与动员。在没有年轻人参与的选战中,民主派获35+的机会不大。选后极可能一切都回到反送中运动前的局面。

前年逝世的日本老演员树木希林在老龄时被问到对年轻人的看法,她说:「伤害这世界的是老人的任性跋扈。时候到了,就收拾好自尊站到旁边,把路让出来吧。」我认同这说法,尽管我很老了。

如果民主派抛弃过时的老招式,把路让出来,任年轻人去挥洒。承接无大台、无组织、不割席的精神,延续反送中以来包括人链、区选的战绩,以香港的民意趋向,35+就并非难事。

——转自李怡面书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