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永远记住这一天

New!
2020年06月15日

——一年前这一天,6.9百万人示威。一年历程,我更深刻地认识自由的秘密是勇气,而有了勇气这种特质,其他人类的特质如智慧等也就都具备了。6·12,我在这一天开始觉醒,香港人也在这一天开始觉醒。


6月12日。漫长生命中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我思想历程中重要的一天。

一年前这一天,在经过6.9百万人示威,林郑政权仍表示6·12将送中条例交立法会二读。这之前,警方已在金钟一带密集截查年轻人,严密布防。12日凌晨开始,示威者在立法会外通宵聚集,早上从添马公园冲出,包围立法会及占领附近道路,以阻止条例审议。警方使用强烈而且过份的暴力镇压,80多人受伤。立法会取消当日会议。警方在示威后,开始拘捕行动。6月15日,林郑宣布暂缓修例。6·16出现香港历史上空前的200万人游行,示威者提出“五大要求,缺一不可”口号,并由此展开绵延整年至今未息的反林郑政权、反中国强权、争自由自主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运动。

这一天之前,我不认为在中国强硬、林郑顽固、立法会建制派主导之下,条例会“暂缓”。我在6·9前为文说:“我们走出来不是因为觉得有希望,而是没有希望也要走出来;不是相信人多就可以成功,而是不成功也要走出来。”实际上我是认为没有希望、不会成功的。我们走出来,“只因为我们是人,有尊严的人。猪被杀还会叫几声,人岂能不如猪,默默地任凭恶法宰割?”

这一天之前,我不相信向来懂得保护自己的香港市民,会有这么多人去勇武抗争,也不认为徒手的市民,可以向全副武装的警察冲击,不认为这种勇武行动会带来实际的价值,而不是徒然牺牲。

这一天之后,我甚至认为条例暂缓,已经取得阶段胜利了,当局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推这个条例。示威者应见好就收,避免伤亡牺牲。我没有想到要持续抗争,要当局撤回修例,要“五大要求,缺一不可”。

这些保守想法并没有出现在我的文章中。每天发生的事情,使我不断反省,修正自己的认识,自己的观念。香港的抗争者特别是年轻一代令我刮目相看,重新认识,无法不予以正面的鼓励。

一年历程,我更深刻地认识自由的秘密是勇气,而有了勇气这种特质,其他人类的特质如智慧等也就都具备了。

这场运动,始于反修例,但超越了反修例。中港共强权,逼使运动走向终极抗暴的目标。这目标就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光复香港原有的自由法治的价值,清除一切对香港固有价值的侵凌,是一场对这个可诅咒的堕落的时代的革命,是要从被中国欺压中发出自由的呼唤,是要全世界关注一个弱小但骄傲的自主力量的螳臂挡车的抗争。香港人要强固我们的身份认同,就需要持续的、顽固的、韧性的抗斗,不因为小小的自以为的胜利就满足,不为了苟活而屈服而妥协。

网传希腊古哲人柏拉图说过:“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你认为港独连讲都不要讲,以免引发强权加强压制,那么接下来连自决这种基本人权都不该讲了。言论自由继续后退,连本土也讲不得,自主也讲不得,最后连民主也讲不得,说要真正的港人治港都会变成罪行。然后你颂赞中国、颂唱国歌、宣扬习近平思想被认为不够“真诚”,也是一种罪。这时候,社会上就只有一种声音存在,就是谎言。

国安法来了,如果选择以香港立法和执法作为妥协,那么就如丘吉尔所说:“屈辱过后,你仍得面对战争!”因为极权者只会得寸进尺。

6·12,我在这一天开始觉醒,香港人也在这一天开始觉醒。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