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美国大选与美中对抗的新挑战

New!
2020年09月02日

——中共和中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政治问题,将对美国越来越构成一种更加难以对付的挑战,即中国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战。在我看来,无论是美国的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美国的鹰派还是鸽派,事实上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


假如不是临近大选,特朗普会选择如此强硬和凌厉的打击来对付习近平和中共政权吗?恐怕谁也给不出令人信服的答案。那么,特朗普对习近平和中共政权的沉重打击,能为他赢得连任吗?这恐怕也是一个现在无人能答的问题。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特朗普对习近平和中共政权的打击,从根本上改变了美中对抗的态势,也从根本上动摇了习近平的权威和信心。那么,这对今后美中对抗的发展意味着甚么呢?

习近平敢于挑战美国,有两张王牌,一张就是核武威胁,也就是说,习近平相信美国其实不敢和中共进行全面的武力对抗。这就是中共红二代的鹰派最喜欢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我的观察,美国鸽派中,确有不少人不敢想象与中国,甚至北朝鲜进行真正的军事对抗。正是这些人在与中国高层的接触中,不断强化了习近平和他的鹰派伙伴们的自信。但近几个月来,当美军真的摆出求战的姿态之后,中国的鹰派很快就意识到,中国其实并无实力与美国进行真正的军事对抗,更重要的是,中国对自己的核威慑能力也失去了自信。他们发现,美国对中国核威慑的反制能力并非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弱,而中国军队在当下中国内外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下,能否执行投射核武器的命令,也成了一个真问题。也就是说,美国对中国的军事高压,很大程度摧毁了中国核威慑的有效性。

习近平与美国对抗的另一张王牌,当然就是美国和世界对中国的经济的高度依赖。疫情爆发前,美国和世界普遍认为,经济去中国化代价和复杂性之高,难以想象。但中国病毒大流行,完全改变了去中国化的政治和经济考虑的参照系,一方面是因为中共政权害己害人的政治逻辑显露无遗,对政客们来说,与中国脱钩在政治上是有利的,另一方面,则是资本从中国撤出的机会成本大大下降。也就是说,原来人们相信的美中经济有相互摧毁的绝对能力这个假设不再成立。

失去了这两张王牌,习近平也就失去了底气,他知道再也吓唬不住特朗普了。这也是北京方面非常希望特朗普会输掉这次大选最重要的原因。那么,如果拜登胜选,是否意味着习近平就有机会逆转这个形势呢?我的判断是不至于。也就是说,我认为特朗普对习近平和中共的打击对美中对抗带来的新格局是不可逆转的。这也是日本和台湾领导人都坚定选择了不惧怕与中共对抗的新姿态最根本的原因。日本和台湾的领导人不可能不知道,特朗普有败选的可能。

习近平和中共吓不住美国,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大势已去,不再对美国和世界带来威胁和挑战了呢?当然不是这样的。我的看法是,另一种挑战,那就是中共和中国没有能力解决自己的政治问题,将对美国越来越构成一种更加难以对付的挑战,即中国走向全面失序的挑战。在我看来,无论是美国的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美国的鹰派还是鸽派,事实上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目前看来,特朗普和美国鹰派对中共威胁的认知要比拜登及民主党的主流清醒许多,因此我非常期待,未来一段日子,美国民主党能够对未来的对华政策有更加清晰的阐述。否则,不仅会危及拜登的竞选,也将给美国的盟友带来不安和混乱。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08-2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