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美国民主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战

New!
2020年11月19日

——习近平对香港和新疆镇压之决绝,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他对世界问责压力毫不理睬,说明他的权力之旅,进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战他的权力和意志,都会遭到不顾后果的打击。面对内部严重分裂的美国,习近平会对美国民主价值和秩序,发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势。


美国大选出现的复杂局面显然鼓励了习近平向美国和世界展示自己的强硬态度。有人曾预测,为了利用拜登当选获得一个喘息机会,北京当局可能会放缓绞杀香港自由的步子。但事实是,未等美国大选结果的争议尘埃落定,北京就对香港立法会的泛民议员下了重手,迫使所有泛民议员总辞,正式开始了对香港自由和民主的凌迟过程。大批准备移民他乡的港人突然发现,北京现在对他们的态度是,人可以走,但必须把强积金留下,并将很大部分投资大陆A股。

与此同时,北京当局还利用《南华早报》透露了八月发射导弹的细节,非常露骨地警告华盛顿,中国有能力也有决心,以打击美国航母来反制美国在南海采取的军事行动。在经济方面,北京紧急促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签署,以显示美国在经济上孤立中国的战略并不成功,北京对东盟及日韩和南太平洋地区的经济霸权仍不可动摇。

习近平做出的强硬姿态,既是给特朗普看的,也是给拜登看的。他想告诉特朗普,他不会畏惧特朗普离任前采取的任何压力措施,也不会对即将上台的拜登有所期待。他对待美中关系的基本态度将一如既往,那就是如果美国想颠覆他的权力,他会做拼死一搏。事实上,早在习近平与奥巴马第一次会晤时,习近平就清楚地表明了他的这个态度。但我相信,当时的奥巴马和美国菁英很难想象这种威胁的全部分量。毕竟,当时的习近平还没有证明,他能把自己的权力巩固到甚么程度。美国人很自然会想到的问题就是,即使你习近平想拼命,别人也会让你这样做吗?你能让整个中国都为你的选择去拼命吗?更何况,当时大家还相信,中共不可能恢复领导人终身制。

但时至今日,我相信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乃至未来的美国总统,都能充分理解习近平最近表达强硬态度的重大分量。因为今日中国的国力和习近平的个人权力,都非十年前可比,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意味着美国的民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战。

美国立国两百多年,有过重大的外部危机,从1812的“火烧白宫”,到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再到1962的“古巴导弹危机”,美国的民主面临过生死攸关的外部挑战,但都不如这一次习近平的中国带来的挑战。为甚么这样说呢?在核武器出现之前,美国远离欧亚大陆的是非之地。因此,对美国民主真正的外部挑战,是冷战时代的苏联。所幸的是,赫鲁晓夫还有一点人性,不敢与美国同归于尽,而他的“同志们”不仅也不敢打,还把他拉下了马。等到戈尔巴乔夫上台,“社会主义阵营”大势已去,戈尔巴乔夫选择顺应时势,为人类开创千年的和平。谁料到,习近平从戈尔巴乔夫的历史决断,得出了完全不同的教训。更可怕的是,他得到了比戈尔巴乔夫还要重大的历史机遇。

习近平对香港和新疆镇压之决绝,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他对世界问责压力毫不理睬,说明他的权力之旅,进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战他的权力和意志,都会遭到不顾后果的打击。马云只是最新的例子。不难想象,面对内部严重分裂的美国,习近平会对美国民主价值和秩序,发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势。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