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中国病毒与美中对抗的新格局

New!
2020年05月12日

中国病毒或中共病毒从根本上改变了美中对抗的大格局,从长远看,新格局对中国非常不利而对美国则相当有利。中国经济下滑失控而带来的社会秩序失控的全球风险在上升,因为中国当局至今拿不出缓解经济危机的思路和办法。


中国病毒或中共病毒从根本上改变了美中对抗的大格局,从长远看,新格局对中国非常不利而对美国则相当有利,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到了。但如果你对比最近两国的国内政治,则不难发现,虽然习近平的日子非常不好过,但随着美国确诊和死亡人数的大幅上升与中国疫情明显得到控制,特朗普的日子似乎比习近平要难过。有报道说,中国国内舆情近期已发生了对习近平有利的转变。在李文亮去世的2月初,主导中国舆情的青年网民对习近平和中共的愤怒曾达到89年以来的最高点,但仅仅两个月,反美情绪就压倒了对中共的不满。

为甚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这一变化对美中对抗的前景意味着甚么?首先必须承认,不能把中国内部舆论的这个转变简单归因于中共宣传的成功,尤其是不能归因于中共「战狼外交」的成功。中国舆情的变化确实反映了不少网民的真实情绪,那就是对中共政府有效控制疫情的自豪以及对特朗普未能及时控制美国疫情的幸灾乐祸,其中包含的民族主义情绪当然和中共洗脑有关,但也与中国文化与社会的弊病有关。

需要强调的就是,中国网民的主流情绪,其实并不能代表中国的整体民意,因为占中国人口多数的所谓「低端人口」,在网上舆论平台上的表达被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极不公平的经济和社会现实,极大地压制住了。中国社会底层不仅很难自主发声,且试图代表他们发声的国内和国际媒体,也遭到中国当局极为严厉和有效的压制。

中国舆情对习近平有利的这一转变,至少可以部分解释为甚么他面对全球要求赔偿的压力不断上升,选择了更加「战狼」化的强硬姿态。不过,我支持这样的判断,那就是习近平更加强硬的姿态,与特朗普面临败选风险上升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习近平看到了特朗普落选的可能性在增大,因此做出了此时不与特朗普紧密合作、不帮助特朗普连任的政治决策。那么,这个选择是否意味着习近平已经做出了与美国决一死战的决定?我相信美国方面并不这样看。

我的理由是,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美国精英已经积累了与他打交道的大量经验,对他的性格、思维方式乃至决策风格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也就是说,美国高层对习近平的了解,其实超过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习近平虽然在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上与美国极端对立,但是他最关注的是保住自己的权位,为此,他不仅不会轻易与美国「搏命」,而且可以做出重大让步,甚至不惜牺牲中国的长远利益。也就是说,习近平是一个「理性」的领导人,或者说是一个自私的领导人。这意味着美国和西方有机会与习近平做交易,但这种交易与当年美国和西方与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做的交易性质上有很大不同,从而有着不同性质的风险。

习近平显然是在看形势,如果特朗普胜算很高,他就很可能对特朗普做出重大让步,包括接受国际调查病毒起源的主张,但如果特朗普很可能输,习就会准备与拜登做交易。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美中对抗全面失控的风险不大呢?我的看法是,美中因擦枪走火而引发战争的风险因中国病毒而减少了,但因中国经济下滑失控而带来的社会秩序失控的全球风险在上升,因为中国当局至今拿不出缓解经济危机的思路和办法。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RFA立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s://www.rfa.org

 

——转自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