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吕朴:中美关系与世界新秩序

2020年08月10日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一般说来,战争是解决争端的最后手段,只要一方还有和平的遏制手段,就不会主动挑起战争。

中美关系近期不大可能发生战争。

在冲突的敏感地区,南海和台海范围的作战方式是以海空作战为主,美方明显占据优势,中方不到万不得已,不到绝处求生的地步,不会主动挑起战争。

从美方的角度来看,只要还有和平遏制中国的有效手段,他也不会主动挑起战争。美国防长访华就又一次说明,美国人现在还不想打仗,还想通过和平手段继续围困中共政权。

对于中美关系前景。

近几年中美关系的战略态势,若以美国参众两院的共同对华“觉醒”立场为界,此前的中美关系以中方挑战为主。是中方以中国模式为力量依据,挑战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以及他们所主导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在此之后转变为中美互相出牌,美方运用其有利的竞争位势,不但动员各国力量,频频出台有威胁力的各种措施,而且还有多种可选择的后续措施,具有明显的对抗优势。相比中方的反制措施既少、又缺乏威慑力,被动态势明显;强硬多是嘴上功夫,只能起到鼓噪国内不知情民众的作用。

今后的中美关系,包括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关系,将会处在长期的磨合过程当中。谁和谁磨合?以中方为代表的封闭社会与以美方为代表的西方开放社会之间关系的磨合。
在这一轮“挑战与觉醒”之前,世界的经济政治秩序是由西方世界主导的,其本质是开放社会的国际关系,可以简称为西式一体化。而上次冷战,发生在西方世界是与以苏联为代表的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之间。自上次冷战结束至今已有三十年,在此期间,中国的封闭社会挟商品经济的经济力量,并钻着西方世界开放社会不设防的空档,成长为具有相当经济规模、相当科技能力的中国模式。而且翻过来对西方世界展开挑战,大有战胜西方世界、主导全球的战略动向。
中美关系就是在这种态势下,先从贸易逆差争执开始,解决不了就深入转为贸易规则的争执,又解决不了就深入转为封闭社会与开放社会关系的层面。这既是美国人对封闭社会觉醒的过程,也是中方战略雄心逐渐受挫的过程。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其经济互补性带来的巨额经贸现实利益是难以违背的,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是难以抗拒的;但是解决在某些领域对于中国的过度依赖,在高端科技和军事应用建立防范制度等。在这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形成各方面的平衡关系,将是今后中美关系中摩擦磨合的长期课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也必然实现双层化。双层化是指开放社会国家交往遵从一种秩序,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交往又是一种秩序。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多数发展中国家会因不同的国际事务而奔走于这两方之间。世界又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吕朴20200728

 

——转自新世纪(2020-07-30)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