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从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看中共的宣传与做法

2020年02月14日

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继续蔓延和发展,处在抗疫最前沿的地方政府正努力实施越来越严格的措施。例如,就在本周,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下发了关于从2月12日午夜开始在全区实施战时管制的通告(《张湾区全域实施战时管制的紧急通告》),采取的极端措施包括封锁所有建筑物的出入口,禁止居民进出所有建筑物,所有小区、庭院、居民点一律严格封控,除公务车辆外,其它车辆一律禁止出入;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物资由居委会负责定时定量、定品种定价格配送。

与此同时,当日中央媒体CCTV新闻联播播出“生活要继续,我们的建设要继续”的新闻,画面是几名未带口罩的市民在公园散步。

这种不一致令人震惊。一边是居民被囚家中,地方政府官员正在实施战时管制——封门、堵路、截物、罚款、拘留,一边是中央媒体渲染市民悠闲踱步,在继续正常地生活,就好像没有发生这种大规模的混乱。

当然,这是中国政府擅长的策略:创造和采用两套话语,一套用于对外宣传,一套用于对内实施。从各方面来看,各级政府官员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丑陋真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却选择不向公众公开,甚至对数名试图提醒朋友和家人防范病毒的医生进行传唤和训诫。但此事一经披露,特别是最先在微信同学群中发出提醒的李文亮医生因感染病毒去世之后,公众的愤怒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为应对舆论的压力,中央政府很快拉出武汉几个地方政府官员作为替罪羊,以其屡试不爽的策略,直接将其作为责任人予以免职来平息民愤。与此同时,中央政府也寻求利用李医生的牺牲为其进行宣传,排除民众与其相左的表述。这也是中共党国早期和经常采用的政治策略:封锁、审查或抹黑任何未经官方批准的媒体报道。最终结果就是,普通民众被剥夺了获取信息的基本权利,而政府宣传则积极试图引导和误导公众的注意力。

然而,就冠状疫情而言,明显的官方失误可能意味着这种策略也许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奏效。首先,强加于几乎所有公民的严厉措施戳穿了政府的虚假谎言,实际上民众不可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例如,除了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发布实施战时管制的紧急通告外,广州市人大常委会2月11日也通过一项决定,规定“政府可以在必要时”向单位或者个人临时征用疫情防控所需的房屋、场地、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

其次,当局对李文亮医生之死处理不当——最初是让官方媒体怪异地在李文亮死后几个小时制造他还活着的假象,然后是在数百万民众在网上表达愤怒时,对网络言论进行强烈审查和压制——这非但没有压制住、反而更激起广大民众对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权的呼声。这次看起来,牺牲几个地方官员,播放一些宣传视频,根本不能重新点燃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也不足以让民众对未来几个月严峻的生活认命接受。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