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玖奌:我们有一万条理由爱香港,却没有一条理由恨香港(图)

2019年08月29日

你爱香港吗?

当然爱!但是香港的美不只是外在的,需要慢慢感受。

今年香港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在关注香港的安危……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内地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我们来慢慢感受香港为什么如此值得去深爱!

 

01

1895年春,孙中山从檀香山回到香港策划反清革命,仅一个多月,于2月12日就在中环士丹顿街13号建立了香港兴中会总机关,并修订《兴中会章程》,起草宣言,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的主张。

从此,香港就成为了晚清革命的大本营。一部辛亥革命史,香港扮演了重要角色。


孙中山先生从17岁至28岁(1883年—1894年)的12年间,在香港前后生活达9年之久,接受新式教育。孙中山说香港是自己的“知识之诞生地”,并认为他的“革命思想完全得之香港”。

革命虽然在内地发生,但发动革命,需要有钱、有人,有枪,你怎么样筹款、怎么样安排革命党人进入内地、怎么样将军械带进内地,接近内地又不受清政府控制的香港便成为了当时最理想的一个地点。

于是,香港便充分利用自由港的优势,从这三方面支援革命:

一是革命精英汇聚香港,策划起义。

二是提供财力支持,来自海外的经费,包括香港民众和海外华侨的捐助,大部分都是经过香港金融系统流入内地。

三是转运武器军械。

说香港是晚清策动革命的一个大本营,是辛亥革命的摇篮并不为过。

 

02

抗战期间,彼时香港虽属英国管辖,但香港民众心系民族安危,竭尽所能支援抗战,表现出了共赴国难的胞泽情谊。

七七事变后,以援助抗战为宗旨的社会团体在香港纷纷成立,总数多达数十个,他们通过义唱、义演、街头卖花卖物等方式,募集捐款范围广泛,募捐资金巨大。企业家们不仅捐献自己的巨额财产,甚至变卖工厂支持内地各方抗战力量;全港的瓜菜小贩、洋货摊主、鲜花店主等纷纷捐资捐款。香港妇女募集了4500多种艺术品,运至纽约、巴黎和伦敦等城市出售支持抗日。

1938年年底,香港九龙新界司机总工会决定捐献前方急需的救护车。他们在36天中,走遍港岛、九龙和新界,筹集4000余港元购买了救护车及药品,开车前往桂林捐献给八路军办事处。

抗日战争时期,香港作为自由贸易港,源源不断为中国内地运进大量战略物资。据香港官方不完全统计,广九铁路的日平均运输数量大致维持在140-400吨之间,仅1938年总计在31周时间内就向内地输送了52835吨军火。

钱,经香港进入内地;军火,从香港进入内地。香港作为一个世界性自由港口,成为抗日战争的“输血”大动脉。

不仅如此,香港民众还直接捐命。许多香港同胞到前线、敌后投身于抗战第一线。

1938年10月下旬,中共东南特委通过香港党组织,在港、澳地区组织大批青年回惠阳参加抗日工作。20天内,有7个救亡工作队从香港前往惠阳,共200余人,到年底又增至500余人。其中,香港组织了15个工作队,这些人成为日后组建抗日游击队的基本队伍。

 

1942年2月3日,东江抗日游击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成立,得到香港民众的广泛支持,他们不但积极援助游击队,许多人还加入部队,投身到抗日救国保卫家乡的战争中。

 

03

本节资料来源:广东人民出版社2011年出版之《大逃港》,作者陈秉安

 

04

对于中国内地的改开成功,香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改开放初期,由于很多外商对于中国缺乏了解和信任,迟迟不敢进入中国内地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港商率先来到内地进行投资,为相关领域经济发展带来了极其重要的“第一桶金”!


港商伍淑清创办内地第一家合资企业

1978年,香港企业家曹光彪出资开办了珠海香洲毛纺厂,这是改开后的外资第一厂。

1980年,香港企业家伍淑清成立中国第一家合资企业;

1983年,由港商霍英东与内地合资的白天鹅宾馆成为内地首家五星级宾馆……之后,西方世界资本家们才紧跟其后,才有了世界工厂之名,创造了“中国式”奇迹。

直到现在,香港仍是内地最大的直接投资来源地。到2018年年底,内地累计使用香港资金超过1万亿美元,占引进境外资本总额的53.1%。

香港是联系内地与国际市场的重要纽带。从改开初期直到现在,香港始终是内地最大的海外筹资中心。从1993年青岛啤酒成为内地第一家到香港上市的企业开始,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超过1000家,首发和增发的总集资额超过5.8万亿港元,占香港市场总市值的66%,占成交额超过70%。

 

05

2008年5月12日,汶川8.0级大地震。近7万人遇难,近2万人失踪,超过37万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达8451亿元。

这是自1949年来中国破坏力最大的地震。

这场灾难,也牵动着距离汶川2200多公里外的七百万港人的心。香港特区政府紧急调拨3.5亿港元,随即又成立了救灾专属基金,拨款90亿港币!再加上赛马会捐出的10亿港币,社会各界募捐的1880万港币,光是港府当年就拨捐了过百亿赈灾!

民间捐款方面,地震后一个月,香港各界向灾区捐款约20亿港元,至地震一周年时,香港民间各界捐款已达130亿港元。

这么算下来,香港当年为汶川地震捐款超过230亿港币,相当于平均每个香港人捐款超过3000港元。

不仅仅是汶川一地,数十年来,香港在对内地慈善捐助方面可谓费心劳神、竭尽全力。

1991年5、6月间,中国华东地区发生罕见的水灾,影响内地1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安徽省,4800万人成为灾民,占全省人口的70%。

香港政府紧急拨款5000万港元赈助灾区。演艺界人士拍摄义演电影《豪门夜宴》,港岛演艺明星几乎全部义务出镜,不取分文。全港掀起捐赠救助的热潮,短短10天时间,香港的赈灾筹款总额已达到4.7亿港元。

1998年中国南方发生特大洪水,包括湖南、湖北等在内的29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受灾。香港向内地捐款6.8亿港元,总额居世界第一。

2002年的非典、2008年的南方雪灾、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每逢危难,不论是灾区救援还是捐款重建,处处可见香港人身影。

多年来,在中国内地接收的境外捐赠尤其是现金捐赠中,来自香港的捐赠所占比例都是最高的。根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的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至2014年的6年间,香港捐赠累计约82.1亿,其中主要来源为个人(包括家族基金会和企业基金会)和向公众筹款的慈善组织。

《求是》杂志曾如此评价:

“香港同胞在大力支持内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热情关心和积极支持国家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和体育事业的发展。……每当内地遭受自然灾害的时刻,香港同胞总是倾力相助。……充分体现了血浓于水的骨肉深情,彰显了中华儿女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的伟大民族精神。”

 

06

有香港在,中国在任何时候都不至于陷入绝对孤立的状态。

上世纪中苏关系破裂后的一段时间,中国在国际上陷入极其被动的状态。而就在这个时候,香港成了新中国与外部世界沟通唯一渠道了,为新中国与其他势力沟通,缓解中国外交冰冻,架起了桥梁。

通过香港的这个当时的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为中国沟通海外关系留下一个气孔,让新中国能够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在外交上有主动斡旋的余地,而不是处处受制于人。

香港对于内地的战略意义是全方位的,作为一个世界级的金融之都、一个世界公认的自由经济体,一个世界认可的单独贸易区,这样的地位是国内的其它任何城市都没有办法比拟的。

目前,中国内地对外最大贸易地区,排名第一的是美国,排名第二的便是中国香港。

2018年,中国内地对外出口商品约为2.48万亿美元,其中出口香港2743.6亿美元,占比大于11%。香港不过七百多万人口,面积一千平方公里,撑破肚皮也消化不了内地11%的出口。

也就是说,香港从内地购入约2743.6亿美元商品,其中只有少部分是香港本地居民消费,大部分是内地借香港通道出口到国外的(这两千多亿美元商品为什么要通过香港进行中转贸易,在以后的文章中会解读)。

香港作为世界性的流量渠道,是中国内地合法合理地绕过各种贸易壁垒的透明通路,为中国的货物进出打开一个新出口,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出口到了美国,而且巧妙地避开了贸易摩擦。

 

07

2010年,香港电视台曾经做过一个关于“爱香港的100个理由”调查,排名第一的是因为香港有张国荣。

包括张国荣在内的港台明星对70、80、90后中国内地青年的影响是深刻的。港剧里义薄云天的大哥教男孩子们什么是江湖,精致漂亮的香港女郎是女孩子们时尚的启蒙。

对于内地的青年来说,香港一度是一个神奇又遥远的世界。在那里,女生幻想自己是衣袂飘飘深情款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绝世美女;男生就意淫自己是风衣墨镜用钞票点火枪林弹雨中穿梭的小马哥。 

还有那些年一起听过的粤语音乐,从黄霑的江湖快意,到李宗盛的人生百味,从陈百强的一生何求,到Beyond的海阔天空……一遍遍听,笑了哭,哭了笑。

孤独的浪子和装酷的文艺女青年,都在最爱的粤语歌里,听到了我们不可丢失的情怀。

◆◇◆

香港近来发生了很多事,于是有人开始抹黑香港,认为香港人已经被“惯坏”了,甚至污蔑全体香港人,将对一小撮坏人的“恨屋及乌”,转化为对香港整体的嫌恶与抵触。

我无法理解这种移情作用。

从历史来看,无论是推翻帝制革命成功,还是驱除日寇抗战胜利,香港均居功至伟。

从经济来看,香港的独特地位为内地经济布局赢得极大转圜空间,其贡献不可替代。

从情谊来说,港人为我同胞,血浓于水。每当内地有难,港人均倾力相助,情深似海。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香港人,我们存感恩之心。对于香港,我们有一千个理由爱她,却找不到一个理由恨她!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与内地命运相连!

祝福香港!

 

——转自当代美学(2019-08-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9期,2019年8月30日—2019年9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