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化平:点点滴滴许志永

2017年06月19日

还有一个月,许志永博士将走出高牆,结束四年牢狱生活。谨以此文,致敬志永。

《点点滴滴许志永》、《新公民运动:形势与任务》两文写于2013年7月许志永被抓之后,当时作者正在云南广西大山裡流亡,不到一个月后作者亦系狱。

一,

(2013年)7月16日中午,许志永被带走。致电功权核实后(功权兄当时正与许太在一起),我还是不愿相信:志永真的被刑拘了。

几小时前,志永还给我留话:「公民守望工程」你做得很好。7月12日,宋泽失踪。今年以来,宋泽非常低调:一没举过牌;二没上过街;三没有发表过任何文章。同一天失踪的还用北京公民李刚、北京公民李焕君。愈来愈多的信息表明,当局针对公民力量的打压,苗头直指许志永。

二,

(2013年)四月初,声援安妮上学。不约而同,志永和我都去了合肥。8号一大早,志永去河南,挎个双肩包赶火车。那样子,活脱脱一个大男孩。夜裡郑州来电话:许志永被带到派出所,几个小时才出来。当时志永正和朋友一起吃饭。有司很好玩,喜欢从餐桌上抓人;霸蛮从餐桌上带入,可能有快感。反正,在上海我自己就遇到不止一次。

三,

(2013年)4月17日,晚饭后。家喜给我说:志永被软禁在家;过了一会,又轻描谈写加一句:我身边全是狗;然后叮咛我:化平千万小心,我们都很担心你。聊着聊着,人就不见了。

第二天晚上,志永告诉我家喜被刑拘,关在北京三看。它们造了一个「非法集会」的罪名;同一天带走的,还有赵常青。四月份,至少13位活跃公民被刑拘……

四,

(2013年)4月12日之后,许志永被非法软禁在家。期间,不允许离开家门一寸。在大陆中国,被非法软禁的事是经常发发生的;被非法软禁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于公民许志永而言,更是家常便饭。因此,我们都没太当回事。(看来这是错的,我们应该大声声援)

志永给我说过:被非法软禁期间,他会禁食祷告、思考、读书、写文章。这一点,我们是一样的。

五,

(2013年)4.20雅安地震,我和陈云飞奔赴芦山灾区。当时志永已被非法软禁在家不能出门,之前已有北京十君子被刑拘。在这样困境下,志永依然心繫灾区父老,筹款,委託我们救助灾区孤老灾民。期间,我与辛巴发起「公民帐篷幼儿园计划」,帮助灾区孩子早日回到校园。

六,

春节前几天,我和志永形影不离。高铁上,我俩分享了「服务、担当、放下」这个理念,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

春节后在不同城市,我和公民朋友分享最多的就是「服务、担当、放下」这个理念。(2013年)4月23日,被非法软禁在家的公民许志永发表《公民自勉——服务、担当、放下》。文中写道:「…..服务社会、担当责任、放下自我,健康力量自然成长……服务、担当、放下,这是一个不断提升个人修为的过程,也是民主宪政健康力量不断联合\成长的过程。」这个文章,就是春节前我俩高铁上分享的内容。

七,

被非法软禁、传唤,对于我们来说,已是生活的一部分。被非法软禁、传唤期间,我和志永不约而同地选择拒接进食。志永告诉我:我们不要用「绝食」这个词,我们并不是要去死,我们只是「禁食」祷告:这是一个仪式,一种表达,一种拒绝。

八,

「WANGYI恨恨的」。挂了电话,志永一脸困惑。自言自语,一点也不生气。我知道,一些朋友一直木原谅「普交」报告。志永曆时一个多小时给我解析过报告的来龙去脉,他真实地相信自己和团队的调查结论。许志永是一个诚实的人,诚实得有点迂腐。

九,

第二天是除夕。志永要先回故乡看妈妈,再赶回北京过年。朋友坚持要开车送志永回故乡,志永死活都不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自己苛刻,处处严于律己。

十,

去年(2012)6月30日夜,故都北平,记不了名的一间餐馆,那是周六。我和丁家喜、肖国珍、许志永、赵常青等朋友欢聚一堂。饭醉后我们去赶地铁,志永背个包,不紧不慢,看起来,只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据说,第二天有司找许志永讯问了40多小时。期间,志永全程禁食。

十一,

「以前,或许会选择妥协,那是我没有准备好。现在,我不会退。」年前,志永这样告诉我。那个日子我记得:2013年2月7日下午。

志永和我清楚地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人类史上最无道的毒菜集团。纵然我们对任何人都心存善念,纵然我们一直以最温和、理性的方式表达、行动,这并不等于我们不明白自己可能要承担的风险。只是我们太善良:木想到,对公民力量的大规模残酷镇压,会来的这样快。(2013年四月以来至少45位公民被刑拘……)

十二,

夜深人静,想起志永。某个夜晚,我们通宵达旦讨论。印象中的志永:温文尔雅,有点腼腆;那双眼睛,良善清澈;你说的每一个字,他都会仔细听。

十年来,志永一直站在最前面守护良知;身体力行维护公民权利;传播「自由、公义、爱」;倡导「新公民运动」。

我要告诉公民朋友的是:关押公民许志永的实质,是当局已经剥下所有面具,公然对文明与良知宣战——不是有希望我们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

——转自墙外楼(2017/06/1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