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化平:为了靠近你,为了自由,我在远航(图)

2019年02月12日

1,

2018年,几十年来成都最冷的冬天。

那天雨下个不停,夜里11点,有司将我从住处带到派出所;第二天早晨,被送进酒店软禁;四天后,被湖南来的熊猫护送,重回故乡。

12.9那个冰凉漆黑的夜晚,在派出所祷告的时候,突然想通了,彼得为何要求将自己倒钉十字架。主啊,我感谢赞美你,感谢你施恩给我这个卑微的罪人,能与你的好牧羊人同受逼迫,实在是好得无比。可是,主啊,我这个卑微的罪人,又如何配得上与你的好牧羊人同负一轭?

2,

36年前,这个来自湘中的少年,独自开始远航。

当年做木工的小哥,专门为少年制作了一个漂亮的大木箱,小哥挑着大木箱,将少年一路护送上火车。去成都的绿皮车,那年月要跑两天两夜。

八十年代有一段充满希望的时光。那年月,各种思潮涌进大学,那个来自湘中的少年,如饥似渴地吞噬西方经典,自选功课也包括晨跑东风渠。

(1983年秋成都地质学院 特别鸣谢Jane)

3,

1987年,他被分配到株洲。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远航大上海。他在这个城市成家立业、生儿育女。2015年他系狱归来,被大上海“礼送出境”,被迫离开这个他服务了几十年的城市。

之前两年(上海市民外滩散步围观“排骨汤”的前一天:2013年3月22日),他的妻子,当时在纽约州康奈尔大学做访问学者的何小莲教授,突然被同济大学开除。复旦历史系博士毕业的何小莲教授,为上海同济大学服务了整整20年(1993年-2013年),没有分毫补偿。

4,

有司非常能干,成功剥夺了他们夫妻十年里唯一的见面机会。

他是在赶往上海,去见远涉重洋归国的妻子途中被捕的:

“(2013年)8月9日,是個什麼樣的日子?二年前的此時,我終於從美國回到了上海。那時,李化平正在警察的追捕中,躲在云南廣西山裡。因為網路信號不暢,再加上他不得不停地換手機,我們的聯繫斷斷續續。他一直認為我選擇了一個最壞的時間回國,他怕我和孩子受到牽累。那時,他說要從廣西往上海方向奔,不能坐飛機火車,要乘汽車,一站一站地靠近上海,再另想辦法在上海周邊什麼地方一聚。他說「特務」在跟蹤,我幾乎不能相信那是真的…那年,從美國回到上海,我最終沒能見到李化平。他在趕往上海途中,于長沙被捕…”《何小蓮:黑暗瀰漫開來,讓人恐懼——為李化平出獄而記》。

5,

十年了,他妻儿在太平洋彼岸相依为命。时至今日,这一家人远隔重洋骨肉分离已是第十年——这样的分离,不止存在现实的伤害,同样面临巨大的伦理困境:

“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与践行“自由、公义、爱”并不矛盾。

换句话说:将公民的身份当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民,与当一个尽职的丈夫(父亲、儿子)都只是尽本分,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问题。悲哀的是,在我们热爱的这片苦难土地上,却成了“鱼与熊掌”的关系。这,正是我要改变的。

遗憾的是:活了大半辈子,为你、为孩子、为社会,我做得太少、太少。” 《公民李化平:狱中与妻书》

6,

“很多年來,李化平總是自豪地以納稅人自居,驕傲於他為社會貢獻了諸多工作崗位,但最終因為持守良知而構罪,被由納稅人供養的國家機器關入監獄。”《何小蓮:黑暗瀰漫開來,讓人恐懼——為李化平出獄而記》。

先行者播撒的种子,开始在远航少年身上结果子。十几年前,他选择遵从灵魂深处呼唤,蹲下身子,服侍这个病入膏肓的社会。

实际上,当他做这项选择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坐牢,会妻离子散,会被迫在自己的国度流亡。

7,

一个几千年未曾有过的全新社群,在成都生根发芽。那些被神呼召的尊贵男子,将自己摆上,坦然接受逼迫;他们美丽的妻子,这个弯曲悖逆世代最美好的贤德妇人,同样在为千万人作美好见证。

“ 对攻击我自己之人沉默如羊… 一生只为福音辩护,绝不为自己辩护…无论未来岁月如何,都绝不参与主内论战,绝不回应和反驳一切对我个人的批判、毁谤和攻击。只愿天天冒死,不为自己伸冤…”(摘录自牧者王yi)

感谢主,感谢牧者。这些年来在成都的被牧养,不只关乎信仰,更关系到一个人生命的翻转。如果没有接受这样的牧养,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量继续远航。

8,

安慰无家可归的人,服侍伤害、侮辱自己的人…设想一下,一个人一个共同体,如果做不到这些,怎么可能成为这个社会的未来与希望?如果没有这样的更新与装备,一个人一个共同体又能走多远?

“有一天会发现,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在黑暗岁月里完成的。”2015年春节,他在看守所寄出这张明信片,收信人是他的恩友他的辩护人张雪忠老师。

9,

“李化平是一个爬山族,身体好,在看守所里遇到牢头欺负,反而能把对方打趴下的(当然要关小黑屋的)。李化平在狱中给我寄了一张新年明信片,一直到4月份(2015)才寄到,上面写着:“我们坚固的人,当担当不坚固人的软弱。”我不敢说自己是坚固者,但很感动…”《斯伟江丨法院的门开一条缝我们就可以挤进去》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两鬓霜。这个文字写完,那个当年独自远航的少年,如今两鬓已霜的男子,将独自重回故乡,陪他87岁的母亲。

(原文标题《李化平:我在远航,重回故乡》,写于2019-02-02)

新公民运动网授权发布

——转自公民运动(2019-02-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4期,2019年2月1日—2019年2月1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