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关于三峡溃坝风险的思考(图)

2019年07月17日

在这个多事的夏天,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突然成了大陆舆论关注的中心,但在当局的「紧急应对」之下,这个重大新闻像流星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不难想像的是,涉及如此多人生命和财产安危的新闻如果是发生在一个「正常国家」,一定会引发舆论持续的关注,政府也必须做出很大的努力给公众一个交代,但中国当局竟能这么轻易就把这件事给「打发」掉了,这不禁令我「细思极恐」。

让我深感恐惧的,首先不是三峡溃坝的风险究竟有多大,而是公众和精英对这个问题的普遍麻木,好像这件事与他们毫无关系,或并不重要。事实当然并非如此,三峡大坝果真崩溃,不仅会祸及几乎所有中国人,而且引发的难民危机也将祸及不少国家。那如何解释中国人普遍的麻木呢?是他们真的知道溃坝风险不大吗?或者,是他们确信政府对大坝安全的承诺吗?我认为对许多人来说,冷漠是因为他们知道关心这件事「毫无意义」。首先,关心这件事会让当局认为自己想找麻烦,结果是给自己带来麻烦。其次,如果溃坝真的发生了,自己有可能侥幸躲过此劫,即使躲不过,认命也不难,因为倒霉的人会非常之多。最重要的是,关心这件事情,除了给自己添麻烦,不会改变甚么。

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对自己的国家可能发生的人为大灾难,普遍无奈何乃至无所谓,绝对是一件非常令人恐怖的事情,这其实也是中国对人类威胁的最大根源,是中国专制统治者维系权力最重要的底牌。习近平之所以敢于推翻与特朗普几近达成的贸易协议,底气其实也在于此。我相信习近平本来是有诚意与特朗普达成贸易协议的,但他最后发现,中国内部的危机发展很快,即使达成协议,也不能改变这一趋势。外资该撤的还是会撤,富人能逃的还是会逃。不达成协议,中共反而在管制经济和管制社会方面不受美国太多限制,更有利于应对国内危机的爆发。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寄希望于危机导致政变呢?这种可能性始终都是存在的,但是,即使发生政变,局面变得更坏的可能性也依然很大,因为过去累积的问题太多、太大,三峡水库就是一例。那么,中国的大局是否完全无望、完全不可为了呢?我并不这样看。

近来与中国未来相关的事变不少,除了美中贸易战,还有香港、台湾对大陆强权的抗争,乃至朝鲜、伊朗的控核危机,以及委内瑞拉的政权危机。所有这些与中国未来相关的事变,既反映了冲突风险增大的全球趋势,同时也揭示了一种可能的积极前景,那就是面对各种政治冲突的增加,中国专制统治者不得不接受比过去更高的博弈底线,换言之,他们不敢像毛、邓时代那样杀人流血,或者说,对杀人流血,中国专制统治者有了更多顾忌,也有了更多替代手段的选择。这意味着反专制、争自由的一方也有了更多斗争方式的选择。至少,对香港、台湾和海外华人来说,非暴力、非武力博弈的选择空间是在扩大。

那么,两种趋势是甚么关系呢?我认为新一代政治领袖的不足是中国和世界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冲突风险增大意味着中国和世界还是要出乱子,底线提高带来的希望就是,不再发生一战那样的蠢事,从而不给新的列宁、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泽东以产生的机会。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7-1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5期,2019年7月5日—2019年7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