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保华:香港警察何以迅速沉沦?

New!
2019年08月28日

反送中运动发生以后,香港警察的表现成为舆论的焦点,在六月十二日枪击民众造成流血事件以后,就被要求对警方的滥权进行独立调查。但是这个要求不但被警方的相关团体警司协会、香港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所反对,也被特首林郑月娥所拒绝。特首不但拒绝,还用包括颁发奖金等手段表明对警方的支持。这也导致尽管警方的滥权一再被谴责,但是他们也更加有恃无恐地滥施暴力,甚至故意对抗议民众进行无差别的“寻衅滋事”,使警民冲突日益恶化。

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团队于六月九日至八月四日,以抽样方式十二次在示威集会现场做问卷调查,要求政府全面撤销修改逃犯条例占了九成五以上;但在元朗七月二十一日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而警察涉嫌纵容包庇后,在七月二十七日元朗游行的受访者中,却有九十八.三%认为“表达对警方处理示威手法不满”,是参与游行非常重要目的,较“政府全面撤销修例”的八十五.一%多约十三个百分点。由此可见警察在市民眼中的形象!

在元朗白衣人殴打民众时间发生后,由于民众反应强烈,官职仅次于特首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七月二十六日会见记者时,指元朗袭击市民的是暴徒,承认警方的处理与公众的期望之间有落差,“我绝对愿意就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然而四个警察团体立即表达不满,有的还要求张建宗退位!而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随即在晚上透过个人脸书发文撑警,声言“政府要站出来表扬警察”!

事后,张建宗表示已与四个警察协会会面、沟通后,已有相互的理解,希望事件就此过去云云。中共有“枪指挥党”还是“党指挥枪”的路线斗争,警察是香港的枪杆子,看来是香港警察在指挥政府了。

梁振英的态度说明了香港警察沉沦的原因。正是中共秘密党员梁振英二○一二年出任特首以后,香港警察发生了质的变化,当时的警务处长叫曾伟雄,其对待抗议者的鹰派作风而头顶半秃被取“秃鹰”的外号。他曾于二○○四年在北京国家行政学院修读进阶国家事务研习课程。二○○五年,曾伟雄获委任为警务处高级助理处长,担任人事及训练处处长。如果他此时被中共吸收入党而控制人事大权,香港警队高层会是什么人物,也就不言而喻了。

由于国务院宣布任命,曾伟雄于二○一一年一月提前接任警务处长职务,到二○一五年卸职,是九七后任职时间最长的警务处长。期间压制雨伞运动并以“暴动罪”强力镇压旺角事件而获梁振英表扬。他在退休后,于今年四月被北京任命出任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六月五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曾伟雄已被中国政府推荐为联合国驻维也纳办事处总干事,兼任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显然,北京在走陈冯富珍控制世界卫生组织的路线,要曾伟雄控制联合国下辖的另一个国际组织。

陈冯富珍仅能控制世界卫生组织,然而联合国驻维也纳却有下列机构。总部位于维也纳的机构有:国际原子能机构、国际反洗钱信息网络、国际麻醉药管制委员会、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联合国工业发展委员会、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办公室、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代表机构则有:保护多瑙河国际委员会、联合国难民署、维也纳联合国信息服务部、联合国办公室项目服务部、联合国内部监督办事处、联合国邮政管理处、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联合国裁军事务办公室。由中国代理人出任上述职务,试想想是多严重的问题。

由于警察是香港的枪杆子,担负香港安全与处理罪案的重任,因此是中共渗透最严重的部门。

一九六一年十月一日,香港警方在罗湖截获一名右腿打上石膏的男子,发现他不但身怀巨款,更发现石膏内还有一卷微型底片,内容与中共特务有关,后经政治部严刑拷问,该男子供出接头人是时任警察训练学校副校长的曾昭科。曾昭科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接触左派思想,毕业后回港,加入香港警察队并屡受重用,曾派往伦敦警察厅受训。他先后任职政治部、九龙刑事侦缉处副处长等要职;一九六一年升任助理警司。曾昭科精通英、日、粤、普通话,因枪法精准而被选为香港总督葛量洪的保镳。他是华裔在当时香港警队中任职最高者,因此被称为“香港第一谍案”。估计他在日本时已经被吸收为中共秘密党员,所以选择加入警队。如果这次没有破案而让他留任到六七暴动,一旦里应外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九七前尚且如此,九七后,中共的渗透更加不言而喻了。现任警务处长卢伟聪在二○○四年也修读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警察主管指挥课程;未来处长大热门而排名第一的副处长邓炳强更读过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及国家行政学院。邓炳强与新界乡绅和黑帮有千丝万缕关系而为人诟病,因此元朗白衣人事件就可想而知了。

总之,所有高层都要到北京接受共产党的教育训练,这里面就有许多可供想象的空间,并且怎么可能不使香港警队迅速“公安化”?他们在中国的同学如果来香港渗入到警队,也不需要有磨合的问题了。这大概就是警队拒绝接受独立调查的最重要理由了。

这样的香港警察高层,期望他们做人民保母,和平对待抗议者,岂不是缘木求鱼?

 

——转自痞客邦(2019-08-1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8期,2019年8月16日—2019年8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