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齐家贞:澳洲反击中共渗透的枪声响起(图)

2018年02月08日

中共搞改革开放,借“万恶的资本主义”起死回生了濒临崩溃的文革经济。三十年后,西方“栽林养虎,虎大伤人”,习近平公开宣称“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倡导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向世界扩张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事实上,中共早就为此昼伏夜行日进一卒了。

这二三十年里,美国、澳洲等民主国家在“中国崛起”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被貌似有理实则谬误的“政治正确”牵着鼻子走,放弃西方基本价值的坚守,忽视国家长远利益的考虑,模糊是非善恶的楚河汉界,愚蠢地以文明君子的游戏规则与笑里藏刀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打交道。为了政治正确,西方政要们该说的话不敢说,该做的事不敢做,他们隐忍退让,甚至不顾体面丧失国格逢迎讨好中共独裁政权。

对于中共,形势大好,不是小好,特务间谍经过与时俱进的现代包装,在“政治正确”迷雾的掩盖下,大力渗透民主自由国家的经济文化艺术生活等各个领域。地处太平洋区域、离中共很近的澳大利亚首当其冲,灾情严重。

这些年来,澳洲主流媒体并非酣睡不醒,他们对中共的渗透有所察觉披露,比如,报导了2008年奥运前夕,数千中国人主要是留学生在悉尼、墨尔本、堪培拉制造红海洋的事件;比如,2009年报导了当时的澳洲国防部长Joel Fitzgibbon,与中国军界和外交事务开发部关系极深的中国女商人刘海燕(Helen Liu)套住,接受两万澳币的竞选经费,两次免费坐头等舱去中国豪华旅游住五星级餐旅馆等;也数次报导因零八宪章被捕入狱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和刘霞被软禁及刘晓波去世等消息;艾未未来墨尔本举办美展,澳洲知名玩具厂家拒绝接受他的订单,引起澳洲公愤;以及,去年墨尔本几千华人(ABC电视台报导两千多,他们声称五千)上街游行,反对国际科特迪瓦的裁决——澳洲外长已公开表示支持——拥护中国南海造岛的行为等等……。

可是,零零碎碎的报导,形不成气候,澳洲人零零碎碎地张嘴结舌欲言又止,又零零碎碎地复归平静。

直到2017年6月5日,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ABC与费尔法克斯(Fairfax)传媒集团,联合美国联邦调查局、澳洲安全情报局、澳洲联邦内务部及澳洲首席检察官和国防安全专家等,加上国家国土安全的权威机构及专业权威人士等,各方力量形成铁拳之势制作了四角专栏节目(Four Corner Program),其片名就非同凡响一针见血一剑封喉:权利与影响——中共如何渗透澳洲(Power and Influence——How China’s Communist Party is infiltrating Australia)。影片除了提到嫁给澳洲外交官乌瑞恩的美籍华人严雪瑞被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调查外(后来她在美国因贿赂罪被判刑),ASIO还警告澳洲朝野政要,中共可能通过亿万富翁黄向墨和老牌富豪周泽荣的政治献金,收买澳洲政客,干涉澳洲内政。ABC记者尼克∙麦肯齐(Nick McKenzie)报导:“周泽荣博士非凡的慷慨使他能够接触到澳洲的政治精英。过去十年,他向主要政党捐赠了400多万元。ASIO一直在探究‘周泽荣想从他的捐款得到什么’。”片中,几个上钩者一一亮相:与中共关系暧昧丢尽脸面的工党议员Sam Dastyari;为中共渗透强词夺理深度辩护更像中共外交官的澳洲前外长鲍伯·卡尔(Robert John Carr);澳洲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退休后任中国蓝桥集团顾问,年薪88万澳币。记者还采访了中国留学生会的主席,暴露中共幕后指挥操控留学生为其效劳换取好处的事实等等。

Illustration: Dionne Gain
原载悉尼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

这四十七分钟的纪录片,内容翔实观点尖锐结论精准,像重磅炸弹把澳洲总理及朝野议员炸醒,把澳洲老百姓炸醒。过去,大家风闻“老虎要来了”,老虎好像还在千里之外,剎那间,“老虎已经进门”,国家安全千真万确受到严重威胁,需要每个人提高警惕了。

风向突变,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澳洲媒体突破“政治正确”的钳制,顿时热闹非凡,他们高呼:“Enough is Enough(足够了就是足够了)!”

纪录片播出时,适逢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和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访问澳洲。第二天,6月6日,蒂勒森对中共发出响亮的警告:“不允许中共用经济实力摆平一切”!

6月7日,ABC新闻注销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的综合评论,标题是“必须告知中国,停止对澳洲国家事务的干预”。文中提到,“中共尽力说服、操办、规范进而控制我们澳洲。这充分说明此党的势力已大大超出中国国界。”“这简直是悲剧,澳洲华人生活在政治理论家Stein Ringen所描述的控制机制里。我们不能容忍澳洲华人成为独裁体系操控的对象。”“我们的政治家对此再也不可以视而不见了。”

其它媒体跟进报导:“美国国土安全委员会负责人Mike McCaul说,他看到过直接的证据,证明中国正在努力影响其它国家的政治。”他说,“澳大利亚需要尽快改变相关的法律,向美国学习,不允许来自外国的政治捐赠。”

10月10日,《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头版和第六版集中刊登了四篇涉及大量中共渗透澳洲、特别是澳洲华人及华人小区的事实:他们控制了大部分中文媒体、举办或者阻止大学的学术讨论活动,指派心腹成立小区组织,他们已渗透到大部分华人小区,监视掌控收买中国留学生,警告惩治不听话的人,加强对在澳异议华人言行举止全面的监控阻扰。其中一篇文章关于中共对澳洲网络的黑客攻击,技术升级、数量倍增。

文章报导了悉尼知名异议华人学者冯崇义教授和中国民主运动先驱张晓刚博士和钟锦江博士等人被迫害排挤打击的亲身经历。这个受害程度最深、受苦时间最长、对中共渗透最知情最有发言权的群体,终于走进聚光灯在澳洲社会亮相,引起公众重视与同情。我们真正扬眉吐气自由做人的日子来到了。

10月18日澳洲入籍改革法案未被通过,也许它过于严厉。可是,新改革法案明确提出了民主社会的灵魂“尊重澳洲价值”,标志着澳洲的成熟与进步。入籍改革法案正在进行修正,修正案可望于2018年上半年在国会通过,7月1日向全澳百姓宣告。那些入籍澳洲却踮起脚尖向北方狼示爱,两头都有糖吃的华人“澳奸”,日子不会好过了。

11月14日,媒体报导联邦律政部长乔治•布兰迪斯(George Brandis)在议会宣布,“外国势力对澳洲秘密渗透所构成的威胁正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并且愈演愈烈。为了保护澳洲人和澳洲的利益免受间谍活动和外国秘密势力的干扰,政府将对相关法律进行重大修订。”

12月4日,澳洲总理茂肯∙腾布(Malcolm Turnbull)在堪培拉国会讲话:“外国势力前所未有地增强对澳洲和世界政治的渗透。澳洲媒体报导关于中共背地的行动企图影响我们的媒体,影响我们的大学,甚至影响我们国会大厦里选举出来的代表们。对于这些报导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腾布在第二天宣布:“政府对现有法律将有一整套修改,以加强我们对外国干预与间谍活动的法律保护,包括:禁止外国政治捐款以确保只有澳洲人澳洲实体能够参与我们的选举;全面修改间谍法,实现间谍法现代化;增设一项外国干预的新罪行;增强外国对澳洲政策影响的透明度,要求代表外国实体谋求在澳影响的代理人登记注册——《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他说:“政府将继续检视当前的政策设置并考虑进一步的调整。”

同时,腾布在堪培拉告诉记者:“这将是我们数十年来对反间谍,反情报,政治捐赠立法框架方面进行的最重大改革。我们不能天真,外国势力正在进行复杂的尝试来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进程。”他强调关于中国影响力的报导“令人心神不安”,并说:“但是,这些改革不是针对某一个国家而言。”

Mr Turnbull insists the laws are not focused on any one country alone.
澳洲总理Malcolm Turnbull

12月6日,针对澳洲总理誓言禁止外国政治捐款以抑制外国对澳洲内政的干预,堪培拉中国驻澳大使馆指责澳洲“歇斯底里和偏执狂”。

12月8日星期五,中国向澳洲政府正式递交抗议声明,对总理Malcolm Turnbull关于中共干预澳洲内政的评论表示强烈不满。北京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此作了最新最强硬的表态。他说:澳洲总理的评论使他“震惊”、“毫无根据”、“完全不负责任”、“充满反华偏见”、“毒化两国关系”……。耿爽还说:“中国一贯以尊重及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与澳洲交往,……。我们强烈呼吁澳洲的有关人士,唾弃冷战思维和对中国的偏见,立即停止对中国的错误评论,这些评论伤害了双方在政治信任和共同利益上的合作。澳洲应该采取有效的步骤消除这些负面影响。”

12月10日,澳洲总理用尖锐的非同寻常的词句宣布,为了澳洲人民站起来,他将以更加强硬的外国干预法反击北京对他的谴责。他说:“新中国在1949年建立时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国家主权的宣告,是骄傲的宣告。”他用中文说:“我们站起来了。”然后,用英文讲:“所以,我们说澳大利亚人站起来了。”

澳洲总理对北京抗议的强硬反击,被不少人华人报纸广为宣传,骂声四起,纷纷谴责腾布反华。

为此,总理在参加ABC电视“问与答(Q&A)”的专题节目中回答有关问题时说:“指责我以及我的政府反华的说法绝对吓人听闻。任何一个国家有权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现代澳洲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多元文化社会,这里面包括了上百万澳洲华人,我的孙女也在内。一个被孙女叫‘爷爷Ye Ye’(此处他用普通话发音)的人,被指责为反华,这种观点简直难以想象地荒唐(注:腾布的媳妇是香港人)。”

澳洲发行量最大的海螺太阳报(Herald Sun)的“公众谈论”(Your Say)栏目以腾布总理强硬回应中国的指责为“热点议题”。下面摘录部分读者的发言——只有一个叫Dave的人说,应该与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搞好关系,舍弃利益是不智之举。

1,我以为中国是我们的贸易伙伴呢?(Graig)2,2016年10月,我们的前贸易部长加入蓝桥联盟,一个中国公司就被批准租用我们达尔文港口99年了(Tom);3,为什么我们与中国有一个自由贸易协议,最糟糕的是此协议重点倾向于中国受惠(Ian);4,中国政府为中国工作,澳洲政府为澳洲工作。但是,这并不赋予一个国家有权去干涉另外一个国家的内政(Kevin);5,假如现在的总理是托尼∙艾伯特(前总理),他会给习近平一耳光(Paul);6,百分之百同意,我们需要更加严厉地限制外国买主和停止进口那些便宜货(Barry);7,为什么社会主义中国政府对于我们总理的评论如此愤怒,他们的抗议引发更多的问题,而非答案。我们的外交部长,质问中国南海造岛是为了保卫国家时,也遭受如此恶劣的待遇(Michele);8,这个政府出售澳洲农场、公司、水电资源、房屋,几乎出售所有的东西给中国,我们自己还拥有什么东西吗(Josh);9,不要很长时间,堪培拉政府及其机构将有“中小学区”的新名字了。

与此同时,澳洲媒体集中火力对工党议员Sam Dastyari的亲共言行紧追不舍深度挖掘:

1,一年前,他用黄向墨中国公司的捐款付他的私人费用;

2,2016年10月,他与巨商黄向墨(中共党员)秘密约会,告知黄的手机被情报机构监听,应该去外面打电话;

3,他在中国媒体发布会上强调中国南海造岛有理,发表与澳洲工党政策相违背的评论;

4,他曾对工党议员外交事务发言人汤尼娅∙派笠北色珂(Tanya Plibersek)施压,数次电话要她在香港访问时放弃会见香港知名异议学者郑宇硕教授,以免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不高兴;

5,黄向墨入澳籍的申请被澳洲反间谍机构负责人否决,Sam Dastyari连续四次向移民局游说——被移民局举报。

终于,五岁随父母从伊朗移民澳洲,现年三十五岁的工党议员Sam Dastyari,一年前从前排议员退到后排;2017年12月12日,他不得不宣布辞去议员职务,政治生涯到此为止。

IMG_20180114_0004.jpg
“该不是澳洲国会又出个双国籍议员了吧?”(HERALDSUN 2017,11,30.)

这段时间在热闹的澳洲新闻里,需要一提的是11月13日时代报(The Age)头版头条以《被禁声了(Silenced)》的标题,报导澳洲最大的出版社Allen & Unwin决定取消出版Clive Hamilton教授的新书:《暗中的侵略——中国如何把澳洲变成傀儡国家(Silent Invasion: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a Puppet State》,该书收集到大量的事实,评论中国共产党干预澳洲的政治与学术。出版社取消出版的理由是:“惧怕中国政府或者他们的代理采取法律行动。”

出版社总裁Robert Gorman说:“毫无疑问,被取消出版的这本书极为杰出……。”他给Clive的Email里解释,因为此书,他被逼进死角,书和出版社面临从北京来的巨大的潜在威胁。“最严重的威胁莫过于,他们可能对出版社和作者本人提出很有争论的‘毁谤名誉罪’。”

在报纸的第10版上,Clive强调:“他们决定取消本书出版的理由,正是本书需要出版的最重要的理由。”他还说:“我无法阻止外国独裁政权利用我国的毁谤法(来整治我们)。”——这不,据《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报导,富豪周泽荣(Chau Chak Wing)已经起诉澳大利亚ABC广播公司和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毁谤罪。后来,报纸又报导,参与拍片采访的记者也被控告毁谤罪了。

在澳洲,“毁谤罪”很难打赢,官司花费极为昂贵,只有中共打得起。应诉方将以真相及诚实的意见作为抗辩点。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澳洲反击中共渗透打响了第一枪。半年多来,枪声继续这里那里不曾稍停,特别是媒体,他们像鼹鼠那样吃苦耐劳分秒不停挖掘新闻。12月12日,ABC媒体揭出2015年10月5日,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花$55,000澳币,请反对党领导人毕佑∙索腾(Bill Shorten)吃一餐中饭。

匪夷所思大吃一惊的澳洲公众,发现海滨游泳的毕佑∙索腾背上纹了两个中文大字——“金猪”,迫使索腾公开解释这是“Golden Boy黄金少年”的意思,与政治献金和中国政府毫不相关。

这则笑话说明,中共间谍渗透澳洲如入无人之境的日子已成过去。今天,行贿受贿双方草木皆兵,间谍们前景无亮,亲共政客如履薄冰。

澳洲战术策略机构防卫研究专家Malcolm Davis说:“北京尝试威胁我们,要我们承认有关中共渗透和有意玩弄花招控制澳洲政治和政治辩论的行为是合理合法的。”“北京的目标是使澳洲与中国交好,远离并且最终结束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每个人其实早就看清中国是什么。不同之处是,现在我们开始反击他们了。”

不同之处是,现在我们开始反击他们了!

澳洲在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基本价值的认定以及法律体系等多方面存在漏洞,面对着严厉的挑战。可是,“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菌源已经发现,根治还会困难吗?

2018-02-07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8期,2018年2月2日—2月1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