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谭敏涛:中国法治之殇,死磕律师成祸害,官派律师受宠爱(图)

2017年07月27日

官派律师之争,引发律师界争议,有律师认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就纳闷了,中国律师本来就是分层和分化的,咋可能是同根生?连律师都分为死磕和官派、圈养和散养、红顶和维权等等,敢问,他们能是同根生吗?所以,律师之间的争论,在所难免,这本身也是中国法治没有形成统一认知和追求的表征。虽然都名为律师,但一些律师是配合演出的,一些律师是有自身角色定位的。并非是律师,就是同根生,要是这样,中国法治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下面,我将再次评论此事。

1、陈有西通过公开会见之事,将这一系列事件公开化,这一点,很值得称道和赞许,否则,在公共舆论层面,这起事件根本不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论,因为,只要争论,就会删帖。当然,官派律师之争也免不了删帖,但争论总是有的,而且,还是激烈的。至于说官派律师之争引发热议,这是好现象,中国特色的环境决定了,特殊的案件,总会有特殊的律师出场,如果律师配合演戏,法治必然打折,但特殊的律师不会认为自己戕害法治,反而会认为,自己是在力促法治,因为,他和官方共同完成了案件呀!

2、因为官派律师之争,我昨天论断,陈律师是官方信任的律师,所以,才能顺利会见。但没有进一步说明,今天,我再次说明下,为何官方信任陈律师,而且,他能顺利会见?其他律师反倒无法会见?陈律师在微博说,是因为王律师的代理律师年检没过,所以无法会见。看到此,我不免忧伤,再不地道,也不能像陈有西这样不地道,这一系列案件的当事人,律师无法会见,到底为何不能会见,只要关注这系列案件,谁不知道不能会见的理由是什么?无非就是权力滥用,严重侵害当事人权益和律师权利,生怕律师会见影响劝服当事人,这么一个明白无误的事实,竟然被陈律师说成是因辩护律师年检没过。看来,陈律师装起傻来,比谁都傻!

3、在这系列案件中,其他律师均无法会见,但陈却可以顺利会见。有人认为,陈律师能会见,其他律师无法会见,这怎么能怪陈律师呢?那咱们转化一下思路。我们一再声称,这一系列案件中,官方侵害律师辩护权,不准会见当事人,但陈律师却可以会见,而且,陈律师还指出,其他律师不能会见的原因是年检不过。这倒好,直接把官方的违法变成了律师的违法,丝毫不提这一系列案件之中,办案机关的违法之处,一心只为办案机关开脱,这样的作为,难道不会让家属怀疑吗?怪不得被陈有西律师说年检不过的两位律师程海和余文生要起诉陈有西律师侵害名誉权。

4、侵害律师权益的板子当然应当打向官方,但是,陈律在家就能得来王律师的辩护权,这难道仅仅是巧合?有人就要说了,陈律师就是在家得到了通知,他没错呀!那我问问,为何陈律会见之后,不仅家属反对,而且,连王律师也反对呢?这可是王律要求陈律会见,怎么又不委托呢?王律想见哪位律师,这是王律的一厢情愿,但王律能见哪位律师,这是官方定夺的。换来换去,终于换来了陈律,至少,相对于纯正的官派律师,陈律还有些死磕(之前),所以,王律不得已委托他,见一下;而相对于死磕律师,陈律师却有些官派(现在),所以,官方同意让陈会见,就这样,陈会见了,但却没达成委托协议。

5、律师死磕有错吗?这不应该成为疑问,但在陈律师这里却成了祸害。因为官派律师之争,陈律在微博再次声称:死磕律师成祸害。其原文如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律师和社会人士明白,死磕律师作为一个失真标签,已经成为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也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

死磕破坏中国律师的形象了吗?至少从陈律师近几年的表现来看,我倒觉得律师的形象在严重下降。而官方将律师列入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竟然成为陈有西律师诋毁死磕派的口实,难道,官方认为死磕律师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就正确吗?再说了,当年不是认定死磕律师,而是维权律师。再者,官方如此认定,这是官方一惯的表现,一直和法治唱反调,非要口口声声说建设法治。没想到,还被陈有西律师拿来做论证,真不知陈有西律师否认自己是官派律师有多少人信?

6、陈有西律师认为:(死磕律师)用非法律的手段鼓动上访、静坐、抱团、示威、送墓碑、点蜡烛、雇水军网上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这不是法律人的本份,不是三大诉讼法的法律框架。

从这一段话中,我充分领略了陈有西律师的“栽赃陷害”功夫了得。死磕律师用非法律手段,那么,他们是非法手段吗?你怎么这么会定义呢?试图以非法手段来说明死磕律师是在以非法手段办案。再者,送墓碑、雇佣水军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这些,陈有西律师能明说是哪些律师所为吗?难不成律师一死磕,就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

7、陈有西律师表示,中国司法现状有很多问题,有严重不公,公检法纪每天都有不少违法的事情发生,律师只能用合法方式,来对抗司法不公和司法违法,不能用非法对违法。你没有梭标红樱枪,你上不了井冈山,只有在法律框架内行动。

这段话,映衬了我上面的分析,陈有西律师说,死磕律师不能用非法对违法,也就是说,陈有西律师认为,死磕律师以非法方式对抗司法不公和司法违法,那么,死磕律师哪里违法了?陈有西上面所列的行为就是违法行为吗?将死磕律师认定为通过非法方式对抗违法,在我看来,这是陈有西律师试图将死磕律师一网打尽,你看,死磕律师都违法了,官方怎么还不处理呢?

8、陈有西律师最后认为:中国有30万律师,那么几十个律师只是极少数,代表不了中国律师主流。网络时代的炒作,放大了这些人和这种歧形的影响,让官方和社会,以为中国30万律师都是这样的,律师的主流方向都是朝这个模式发展的。一些年青律师也已经被误导,以为这才是律师英雄。应该学习这种模式。这导致了官方的怀疑和不断打压。这种严重误导和误解,只会把中国律师业带进沟里,严重破坏中国律师业的未来发展。这个命题会引起大争论和对我的新一轮攻击,但这七年,我一直是这样说,这样在做的,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同行律师和学者、群众理解、明白、清醒。全国律师都应该站出来明辨是非,认真想一想这个问题。

而我一再论断,中国30万律师,冲在前线的不足一万人,甚至于人数更少,那么,更多的律师也在办案。不能说他们不尽责,只能说,他们遇见强大的公权力违法,不一定会抗争。但这能说明抗争的死磕律师就是主流吗?就是炒作吗?

而年青律师被死磕律师吸引,这是年青律师的个人选择,既然能通过和权力媾和而赚钱,还有律师选择死磕,选择不赚权力的钱,这难道不是年青律师的希望吗?怎么在陈有西律师这里就成了误导?难道所有律师和你一样,在诸多案件中顾全大局、给足权力的面子、诋毁律师死磕,就是一位优秀的党员律师吗?

官方怀疑和打压律师,这和律师死磕有关,这一点,我也认可。我常言,律师听话了,打压就少了,那律师怎么听话呢?让你沉默就沉默,让你不发声就装聋作哑,让你解除委托就不代理案件,让你汇报案情就汇报案情,让你怎么辩护就照着做,让你对案件保密就别出声,让你说服家属息诉就尽力撤诉……总之,律师的辩护需建立在官方认可的基础上,这样听话的律师,会被打压吗?当然不会。但这样的律师队伍,就是中国法治的未来走向吗?如是,法治还有希望吗?

我也认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律师和学者、群众理解、明白、清醒,律师死磕,是法治之兴。律师和权力媾和,是法治之殇。而官派律师,在一个权力为大的社会,当然比死磕律师更吃香,这个不容分说。因为,律师为权力效力了,权力怎么会亏待律师呢?现在看来,当权力需要时,总有律师凑上前。当权力作恶时,总有律师尽力配合,你说,这样的律师,怎么会死磕呢?而我之前即说过,死磕,律师不得已之举,法治不彰,才有死磕。法治昌盛之日,便是死磕消亡之际。但这一天,还要等多久呢???

——转自律界评论(2017-07-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4期,2017年7月21日—8月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